第十二画 Restart(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太姥姥,骨相是什么?”柯寻决定循序渐进地问。

“这儿,就是这儿,”老太太伸出枯皱如橘皮的手,颤巍巍地抚上柯寻的额头,“人外头这身皮子,叫皮相,皮里头的骨头,叫骨相,相人相命,骨相里透着七分。”

卫东在后头悄声嘀咕:“老人家这街头算命法能准么……”

真是宁可她算得不准,宁可她和街头的算命骗子一样……全都是骗人。

朱浩文语无波澜地开口:“据说在科学界,也有着‘可以根据头盖骨的形状判断这个人的性格、适应性和心理机能’的研究和理论。所以凭借头盖骨的形状来相面算命,也不是全无依据。”

卫东:“……你这话让我不知是该感到安慰还是感到惊慌……”

朱浩文没理他,目光继续落在老太太枯瘦的手掌覆盖下的柯寻饱满圆润的额头上。

“您说的骨相是骨头的形状吗?”柯寻正在继续进一步地发问。

老太太却是摇头,手指在柯寻的额心点了一点:“骨头的形状,也叫骨相,可我说的骨相,是骨头的精、气、神。骨为形体之根本,所以发诸面相,人在脸面上表现出来的精气神儿,其实就是骨头的精气神儿。但是啊,有些精气神儿,能透过皮相看到,有些精气神儿,却都在骨子里根固着,我看到的你们的骨相,就是骨子里的根相……可惜啊……我老眼昏花,道行不够,看是能看见,却看不大清,看清了的又不认识……”

“您说的不认识,是指什么?”朱浩文也上前走了几步,立到床边问。

老太太抬眼看了看他,收回了点在柯寻额头上的手,半空里比划了一下:“你们这骨相上啊……有东西,黑糊糊的,都长满了……”

卫东罗勏和吴悠闻言齐齐打了个激凌,“说得我浑身发麻。”罗勏边说边搓着胳膊。

“您的意思是骨头本质黑了,还是骨头的外面有黑的东西?”朱浩文继续问。

“不是外面,”老太太摇头,用昏黄混浊的眼睛细细地盯在柯寻的脸上,“就是骨子里。”

“整个骨头都黑了吗?”柯寻也被老太太盯得浑身不舒服,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脸。

“没有,”老太太继续费力地盯着他,“有些地方没有黑,有些地方黑了。”

“……这种黑和没黑的地方,是像条纹交错,还是其他什么形状?”朱浩文进一步追问。

“间杂着的,”老太太从柯寻脸上收回了目光,用手慢慢地揉着满是皱纹的眼皮和眼角,“唉,老喽,看不清喽……”

“那应该就是斑驳的,”柯寻抬头和朱浩文对了个眼神,“这是什么缘故呢,‘那种事’会让骨头变黑?”

“那种事”当然是入画的事,只是当着老太太不好明说。

“是骨相,傻小子,骨相和骨头不是一回事儿,”老太太在他膝头拍了一下,“我这一辈子也算给人看过不少骨相,像你们这样的还真是头一回见着,祖师爷也没教过这骨相怎么解,唉,可惜了你们几个小年轻儿……”

“那您怎么断定这种骨相的兆头不是好兆头?”吴悠忙问。

老太太叹了口气:“我是头回见着,我师父早先也见过一回,那时候我还小呢,还没拜师,事儿是后来听我师父说起过那么一嘴子,说他就见过这种骨相的人,觉得奇怪,可惜不会解相,结果见着后没两天儿,那几个人就都死了,死得那叫一个惨……”

“这信息量可太大了,”柯寻说,“太姥姥,您慢慢儿来,仔细跟我们说一说,您看,我们这些小年轻儿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您也舍不得我们出事儿是不?您慢慢儿想,慢慢儿说,能想起来多少算多少,好不好?”

“好,好,行,”老太太摆了摆手,和卫东几人道,“你们也别站着了,坐吧,坐。”

卫东几个应着,纷纷找地儿坐下,柯寻就道:“您先说说您师父看见过的那几个人,他们一共几个人呢?”

“说是五六个人,”老太太想了半天,才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反正好几个,不是一两个,我师父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都是这种骨相的,肯定不只一两个人。”

“您知道这些人都多大年纪、是做什么的吗?”朱浩文问。

老太太又想了好久:“记得说是有男有女,有岁数大的也有年轻的,所以我师父才觉得怪,这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都是一种骨相。”

“您师父有说是在哪儿看见的吗?”柯寻问。

老太太这个问题答得倒快:“就在我师父家,那几个人专门儿来找我师父起课的,好像是要去干一件挺危险的事儿,听说我师父的卦准,专门儿大老远儿的来找我师父,我师父这一看哪,就吓了一大跳,寻思这几个人的骨相怎么这么怪哟,从来没见过,祖师爷也没教过,我师父就没敢给他们算骨相,只起了一课卜吉凶,结果是大凶……我师父说啊,从来没见过那么凶的卦象,唬得他好几个月没敢开张,说是要避避这凶气。后头果不然,那几个人就出事儿了。”

“您师父怎么知道那几个人后头出事了呢?”朱浩文敏锐地抓住疑点。

老太太拍了拍自己搭在床沿的腿,叹道:“我师父那人啊,就是好奇心重,那时候又年轻,卜了那么个凶卦,他说一辈子就见过一次,心里头猫抓似的,想知道应在什么事儿上,耳朵里听着那几个人提了一句要去什么什么书斋,就记心上了,后头三天两头往那儿跑,真逮着一天看见那几个人进去了,没过多久又出来了,他就觉得不对劲儿,说那几个人跟中了邪似的,五迷三道,出了书斋就各走各的,结果还没走出多远,就让人乱枪给打死了,身上那血窟窿……”

“等……您等等,”卫东一脸黑线地插嘴,“乱枪打死?敢问那是哪个年代的事儿啊?”

“二几年还是三几年那会儿,”老太太说,“那时候到处都打仗,乱得很。”

卫东心下算了算,这老太太看着八十来岁了,她师父年轻的时候……可不么,那时候正乱呢。

“您师父说跟中了邪似的,具体是什么样的表现您知道吗?”柯寻继续问。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声音缓慢且干哑地答他:“我师父说,那几个人从书斋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魂儿了,跟活死人没啥两样,早晚就是个死。”

这话说得众人禁不住齐齐打了个寒噤。

“那您师父有没有跟您细说过,那几个人的骨相是什么样的?”柯寻终于循序渐进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老太太对这件事似乎记忆犹为深刻,因而没有做太长时间的回忆,抬起枯瘦的手在柯寻的身前比划:“我师父说,就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黑纹儿,那几个人,全身的骨相密密麻麻都长满了。说是看着像是花纹儿,我师父也不认得,你们身上这个,我也不认得……”

“花纹儿的话,您能说一下是什么样的吗?”柯寻追问。

老太太一脸发愁:“说不上来,有弯弯曲曲的,有圈圈拐拐的……”

“您能画出来吗?”吴悠急道,没等老太太反应过来,从自个儿包里胡乱翻出几张面巾纸和一支眉笔,硬塞进老太太手里,“您试着画画。”

老太太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老花镜,一边从镜片上方打量坐在面前的柯寻,一边用颤巍巍的老手拿着眉笔在纸上画,遗憾的是画了半天,满纸都是颤抖的乱纹,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吴悠又去要了正经的笔和纸来请老太太重新画,画出来的图样却仍然是几根像是触了电的乱七八糟的线条。

老太太放下笔,一边摘眼镜一边摇头:“不行喽,老了老了,拿不动笔也看不清人喽……”

老人的年纪确实太大了,平时抬个手都颤抖,更莫说拿笔画画这样相对精细的操作了。

众人倍感无奈,却也实在不能强求,柯寻只得道:“那您记不记得,您师父说过的那几个人去的书斋叫什么名字?”

老太太想了很久,最终摇了摇头:“不记得了,要不就是我师父没说。”

朱浩文道:“您师父之前住在什么地方?是本市吗?”

老太太点了点头:“他老人家祖辈儿都住这儿。”

“他家里现在还有人吗?”柯寻忙问。

老太太却摇头,叹了口气:“我师父没作养下儿女来,他说干我们这个的,泄露的都是天机,都是要遭天谴的,老天让他绝户,怕就是报应……我自打学了这一行,年年三灾八难,好几次差点儿过去了,可不也是报应?”

线索至此,已再难有所进展,柯寻几人又陪着老太太说了些闲话,见老太太精神不大济,就作辞离开。

“那个‘没了魂儿的活死人’……”直到走出这片住宅区,卫东才第一个开口,“你们觉不觉得……有点儿像那些死在画里的人,留在现实世界中的‘皮囊’一样?”

众人一时沉默。

谁也不曾想到过,在近百年前,竟然有着那么一批人,和他们这些人,有过相同的遭遇。

那么,那批人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呢?

是如老太太的师父所见那样,全部惨烈的死去,一个不剩?

还是能有人,有幸地存活下来?

喜欢画怖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