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1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整个上午,几人就在住宅区的房子里翻箱倒柜,展开地毯式搜索。

然而毕竟人手太少,即便后来方菲、顾青青和吴悠也加入了进来,仍然速度缓慢。

中午的时候,秦赐卫东和罗勏带着找到的含水植物和两只兔子回来,“兔子是萝卜抓的,”卫东把胡乱弹动挣扎的兔子递给柯寻,“这小子还真行,挖捕猎陷阱相当专业,下午我们再进森林一趟,还有好几个陷阱我们还没去检查,说不定还捕到了别的动物,怕你们担心,我们就先回来了。”

“术业有专攻,”邵陵听见,夸了夸在旁边擦汗的罗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柯寻拎着兔子去处理,扒皮放血掏内脏,罗勏和卫东已经在户外架起火堆来,柯寻把肉拿过去烤。

“肉上的血没办法冲洗,吃起来估计会很腥气,大家先凑合着吧。”柯寻蹲到火堆边,热得汗湿了衣服,索性脱了上衣赤膊上阵。

其他人怕热,都在远处,有的忙着把植物里的水分挤到容器里,有的忙着检查从房子里带出来的可疑物品,有的则用床单和树枝搭建一个临时的遮阳棚——鉴于昨晚发生的惨况,大家暂时谁也不想待在屋子里,哪怕外面很热。

田扬仍然呆坐在昨晚那所房外,卫东给他送了一杯植物汁水过去,看了看他的脸色,心情很是复杂。

他身上沾了那些黑血,目前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可是谁也不敢冒这个险让他和大家接触,他就这样被心照不宣地、沉默地排除在外……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卫东觉得这幅画异常残忍。

不仅仅是死亡方式,这种被自己的同伴们避离的孤独无助和抛弃感,比死亡的滋味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临死前还要遭受这样的心理折磨。

“帮你搭个遮阳棚吧。”卫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田扬道。

田扬有些迟缓地抬头看他一眼,慢慢苦笑了一下:“我不值得你可怜我……你还恨着我呢吧……”

“你当初把柯儿坑得不浅,”卫东说,“他们都骂柯儿是个死同性恋,以为是他对你这个‘直男’死缠烂打,还有十几个傻比自发组织起来,放学后在路上堵柯儿,说要揍得他断子绝孙,反正他是个同性恋。

“知道么,柯儿当时被打得趴地上起不来,从头到尾都没透露一句你也是个同。我那个时候的确恨你恨得要死,但怎么说呢,自从经历了入画这件事,就感觉所有的仇恨和抱怨都变成了特虚无和没用的事儿,自己这条命都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呢,哪有时间和心情老记着那些让自己不爽的事和人。

“再说,你现在也进来了,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除却生死无大事,以前的一切就当成是个屁吧,放了就完事了。眼前呢,你只能和我们一样,学着往前看,千万不要回头看,肖凯已经死了,你再怎么痛苦难过,屁用也不顶,往前看,想尽一切法子活着出去。

“知道吗,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我爸妈,我只要一想着我要是死了,他老两口后半辈子可怎么办,得有多痛苦,谁来养他们,谁来尽欢膝下,我就……”

说到这里,卫东的声音有点哽咽,强压着深深吸了口气,才又道,“你又不是柯儿,你生命里又不只有肖凯一个人,你爸你妈呢?你老婆孩子呢?为着肖凯的死就在这儿半死不活的,肖凯比他们还重要?真这么重要,干嘛不和你老婆离婚和肖凯在一起?行了,我就不跟你灌鸡汤了,反正言尽于此,你看着办吧,你要是怪我们隔离你,那就怪吧,因为在我们这些人心里,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活着,活着出去。”

田扬看着他,嘴唇哆嗦了一阵,也缓缓吸了口气,哑着声喃喃道:“鸡汤好……挺好的……这种地方……没有鸡汤,哪儿来的活下去的信念……”

说着端起杯子,咕咚咚地把里面的汁水灌下腹去,抹了抹嘴,抬头和卫东道:“麻烦你帮忙给我搭个遮阳棚,我现在身上没什么力气……我就不过去和你们在一起了,免得连累你们。”

“行,你等会儿。”卫东转头走了,过不多一会儿和柯寻一起抬着东西过来,柯寻手里还捏着一根烤好的兔子腿。

“吃吧,别挑味道啊。”柯寻把兔腿递给他,然后和卫东一起帮他搭了个遮阳棚。

“你们有需要帮忙的,就给我也分派点任务,”田扬对柯寻道,“多一个人就能多节省点时间。”

“行,”柯寻想了想,“我们上午的时候从这些房子里搜了一些书出来,你帮着检查检查,看看能不能从书里找到点儿线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