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1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门前堵着大家刚才搬过去的沙发,柯寻的手机光就落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白亮的光将暗黄色木质地板的缝隙和纹理照得清晰可辨,空气里的微生物和灰尘在光照里混乱地团团飞舞。

而就在这片地板上,却正有一滩浓污黑浊的血从沙发后房门下的微小缝隙里缓缓地渗进来,越聚越多,直到这滩血渍渐渐地在地板上汇聚,形成了一块人脸般的污渍。

这张污血形成的面孔上嘴角大大地裂开,由于血渍蜿蜒,以至于看不出它这样的表情是在笑还是在哭,又或者,是在凄厉惨叫。

“卧槽!”柯寻一惊,没想到这门窗堵住了人皮堵不住血,只要有一点缝隙就能被渗入。

柯寻反应很快,一把扯过沙发上的靠垫就扔到地板上的血脸上,然后用脚踩着狠狠在那块血渍上摩擦。

众人:“……”

“注意窗缝。”牧怿然提醒大家,站得离窗户最近的卫东和方菲立刻去检查窗缝,果见已经有丝丝缕缕的血开始往屋内渗透,两人二话不说扯下窗帘团巴了团巴,飞快地擦拭那些血渍。

吴悠何棠和顾青青上去帮忙,牧怿然再次提醒:“注意,皮肤不要接触到这些血迹,以防万一。窗帘很快会被血渗透,不要用太久。”

“这样下去不行,窗帘和靠垫迟早都会被血渗透,”邵陵道,“而咱们能用的东西并不多!”

“还有咱们的衣服可以撑一会儿!”柯寻道。

邵陵:“……”又想骗我脱衣服。

“得赶紧想个办法,肖凯情况不好……”秦赐和田扬一直搀扶着肖凯,而肖凯居然还在呕吐,整个人伛偻成了一只弓背虾,吐得昏天黑地,看着他像是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田扬一边替他拍着后背,一边焦急又茫然地将目光望向柯寻。

然而柯寻根本没注意这厢,还在用脚踩着靠垫在地板上拼命摩擦,那些污血前面被擦掉,后面很快又再次汇聚起来,每一次汇聚成型都是一张诡异扭曲的人的面孔,而越到后来,污血渗入的速度越快,血渍开始渐渐地形成人的肩颈和上肢,一根胳膊拼命地向前伸着,五指屈张,像是想要去抓住柯寻的脚腕。

“都站到茶几上去!”牧怿然提声道。

众人放弃了擦血的无用功,齐齐向着房间中央那张唯一的茶几冲去,然而问题来了,茶几并不大,人却有十三个,就算紧紧抱在一起,也至多站下六七个人。

“怿然秦哥浩文,你们仨站中间,东子萝卜邵总田扬,跟我站边上,面向里,田扬背着肖凯,其余人背女生,怿然你们仨在中间拽着我们的衣服,别让我们失去平衡掉下去。”柯寻迅速做出安排,众人配合也十分默契,飞快地在茶几上站好位置。

万幸的是这茶几不是玻璃的,也不是一块桌面四根细腿的高脚茶几,而是实木带桌肚的矮几,还算结实。

柯寻背起吴悠,卫东背起方菲,罗勏背起顾青青,邵陵背起何棠,依次站上桌去,到了田扬和肖凯这里却出了问题——肖凯已经开始浑身痉挛了,又是抖又是抽,田扬甚至无法把他背到背上去。

“你来背吴悠,我背肖凯!”柯寻就要和田扬换。

田扬看向茶几上挤得满满的众人,有了几秒钟的失神,直到听见柯寻再次叫他,才忽地怅然一笑:“不了,肖凯这个样子,恐怕会连累你们掉下来,我和他上沙发。”

说着不再犹豫,搀扶着肖凯踏上了堵在门前的沙发。

沙发的外面包着棉和布,容易吸收液体,出于保险考虑,牧怿然没有建议大家踩到沙发上去,毕竟谁也无法预料当那些污血大量涌入屋中后会不会发生有违常理的事。

柯寻扔给田扬一支备用的手机:“用它照着点地板,发现情况不对就招呼我们!”

田扬划亮手机,却没有办法稳定地拿着它照向地面,肖凯靠坐在沙发背和门板上,又是吐又是抽搐,田扬不得不用两手拼命地摁住他,以防他抽得摔落到地上去。

见此情形,站在茶几中央的朱浩文蹲下身,划亮自己的手机,从大家的腿间伸出去,照向沙发下的地面。

地面上的血污没了人为的擦拭,正在迅速地重新汇聚成形,诡异的人脸,扭曲的躯干,狰张的四肢,以一种液体涌动的状态从沙发下爬出,在身后留下淅淅拉拉的血渍。

当它爬到沙发与茶几之间的空地处时,它停下了爬动,那张诡异的血脸在地板上缓慢地左右张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它只能以一种液体的平面状态行动。”朱浩文将发现告诉众人。

“——那就奇怪了,”卫东疑惑,“咱们刚才看到的那些人皮,是被这些血卷巴着堆涌起来的,并不是平面状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