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进入的这一间,似乎是个小的起居室,只有一套沙发和一架壁橱,上面积了厚厚的灰尘。

走到沙发边,用手机仔细照着打量,见已经旧得看不出颜色的沙发罩上,还留着被人坐卧过的褶皱,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只茶壶和几只茶杯,杯底落满了灰尘和死掉的小虫,杯壁上沾着一圈茶渍。

柯寻把橱柜打开,里里外外翻查了一遍,都只是一些瓶瓶罐罐,他甚至挪开了沙发,检查过了下面的地板,最后又用手机照着,把天花板和墙壁一寸寸观察过。

从房中走出来,见朱浩文和牧怿然也先后检查完毕重新回到中厅,三个人交流所得。

“如果不考虑门口那滩血和这串血脚印,这个房间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场景。”柯寻道。

“而不知发生了什么,让这种生活状态戛然而止,”牧怿然接道,“就好似一瞬间中止了一切生活进程,让全部的场景停留在了这一刻。”

“离奇的是,”朱浩文道,“在这些生活场景里,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或者说是人的尸体,感觉像是被橡皮擦从画面中抹去了一般。当然,如果在二楼有所发现,就当我没说。”

“那咱们,上二楼?”柯寻目光询问两人是否已做好了准备。

那串流血量让人感到恐怖的血脚印,就来自二楼。

“上。”两个男人道。

于是柯寻惯例地走在最前,牧怿然居中,朱浩文在后,三个人之间隔了两三步的距离,既不过于贴近,也不过于远离,保持着随时可以伸援手,又随时可以放开架势逃跑的身位,鱼贯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

“嘎吱——”“嘎吱——”

老旧的楼梯哪怕在三人极其谨慎和尽量放轻的踩踏下,也一样会发出破朽的声响,并且余音幽长,当脚步离开它时,尾音就拖出一长串“咯咯咯咯”的钝响。

像是一个喉咙里被塞满了木屑,拼命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的人,发出垂死的呻吟。

楼梯台阶上的血脚印显得十分踉跄,在旁边的墙壁上还有擦蹭到的血痕,这些血痕里有手印,有喷溅到的血滴,也有侧脸蹭上去的印痕。

“这个人究竟是流了多少血?”柯寻再一次惊叹,在墙壁上一个较为完整的人形血印前停住了脚,指给牧怿然和朱浩文看,“你们看这印子,这个人几乎全身都是血。”

“一个男人,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体型壮硕,四肢发达,”牧怿然打量着这血印,“如果排除掉偷袭的可能,普通人想要把这样一种身体条件的男人打成这种程度的重伤,并不容易。”

“这么大的出血范围,说他是被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朱浩文道。

“你快别吓我了。”柯寻转头继续往上走。

朱浩文:“……”你好歹也做个被吓到的样子出来。

二楼同样有四个房间,房门紧闭,中厅里两扇窗覆满了灰,使得眼前一片晦暗。

柯寻立在楼梯口,用手机四下照了一阵,然后和身后两人道:“用衣服把头蒙住吧,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灰尘。”

三人用早就脱下的外衣蒙住头脸和手,只剩一双眼睛在外,柯寻照了照地板上的血脚印,见一直通往大约是主卧的房间:“咱们直接进这间。”

另两人没有异议,柯寻小心地用裹着衣服的手拨开面前横纵交织的落满灰尘的蛛网,慢慢走上前去,并在主卧的门前停下脚。

用手机光照了照脚下,浓黑的血渍从门缝内蔓延出来,甚至比楼下大门内的那一滩血还要多,还要浓。

柯寻伸手握住门把手,未待用力,这门却忽然“吱呀……”地一声,开了。

一大片黑且混乱的东西兜头罩脸地扑来,柯寻反应极为迅速,向后一退步一闪身,并及时地一手一个拽着牧怿然和朱浩文向着门边避开。

“嗡——”地嘈杂声响伴着那片黑压压混乱飞舞的东西瞬间冲出房门,在半空中爆散开来,并纷纷撞上了蛛网,激起了漫屋扬尘。

“苍蝇。”朱浩文皱眉,扯了扯罩在脸上的衣服,把自己裹得更严实了些。

“这特么得有上万只苍蝇了吧。”柯寻挥手驱赶着面前混乱飞舞的苍蝇,另一只手捏住鼻子,阻挡跟随着苍蝇一起从屋中钻出的那股熏人欲呕的极度恶臭的味道。

“你俩在外头等等,我先进去?”柯寻说。

这些可怕的苍蝇和味道,预示着房间里的情形一定不会好看。

“不必,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朱浩文说着,就要迈步从门边转出来,率先往屋里去,被柯寻一把拉了回来。

“你咋这么实诚呢?”柯寻边说边划开了手机的摄像头,然后探臂到门内,对着房间一阵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