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叫做肖凯的年轻人性格更外向一些,好像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于是将田扬拽到一边去,低声问他:“你认识那俩人啊?”

田扬微微点头。

“跟他们有过节?”肖凯也早看出这三人的神色都不太对了。

田扬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低声道:“你先什么都别问,离开这儿了我再详细跟你说。还有……咱们的关系……先别……先别让他们看出来。”

肖凯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柯寻和卫东,再转回来看向田扬,也把声音压得更低:“我知道了,放心吧。”

“嗯。”田扬似乎心事重重,只浅浅地应了一声。

好在时间没有过去太久,白光终于再一次亮起,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个女孩儿,年龄不太好判断,明明穿着打扮很有些朴素成熟,但眉眼间却又满满的学生气,鼻梁上架一副圆圆的黑边眼镜。

女孩子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我……我穿越了?”

“不,你没有,”吴悠同病相怜地看着她,“你进入画中世界了。”

女孩子瞠目结舌了一阵,转头向着身后看,发现没有来时的路或门,只有一片荒凉的土地,震惊不已地倏地转回头来,神情僵硬地道:“画、画中世界?怎么会?!这不可能——这不科学——这、这解释不通——”

“你叫什么名字?”吴悠叹口气。

“顾、顾青青……”

“好了,人到齐了,我长话短说,”秦赐道,“请几位相信,你们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将要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也许是解说工作做出经验来了——秦赐已经掌握了如何能以最精炼的语言把最重点的信息讲述清楚的方法,所以没有花去多少时间,在三位新人震惊且难以置信的状态中,秦赐讲完收工。

“以上都是真的,”柯寻面无表情地接过话,“不管你们信不信,想要尽量活着离开这儿,就最好配合我们一起行动。时间不等人,咱们现在就行动。”

说着伸手牵住牧怿然的手,迈步便走。

老成员们纷纷跟上,肖凯和田扬落在最后。

田扬的目光从柯寻和牧怿然牵着的手上收回来,垂眸走路,听见肖凯在旁边低声道:“你刚才听清楚了吗,这画里会死人,而且每晚都会死——我觉得咱们必须得和这些人搞好关系,他们说他们已经进过很多幅画了,必定有充足的经验,咱们绝对不能落单,一定要跟紧他们。”

“嗯。”田扬应着。

肖凯看了他一眼,凑过来,用下巴指了指走在最前面的柯寻和牧怿然:“你看他们两个。”

田扬飞快地抬了抬眼皮,又垂下:“别管别人。”

“担心什么,”肖凯说着,忽然伸手握住了田扬的手,“反正他们不也公开了?再说,这画里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恐怖的话,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不知道,干嘛还要遮遮掩掩的?”

田扬有些僵硬地挣脱了他的手:“我现在心里乱得很,你让我静静。”

“别担心,有我呢,”肖凯没再拉他,“就算真的活不成,咱俩死一起也行啊。”

田扬勉强抬眼冲他笑笑,没有再说话。

走进住宅区的范围内,迎面第一座,是一所高大且破旧的尖顶房,柯寻在门外停下脚,扭头看向同伴们:“做好准备了么?”

“等——等一等!”开口的是新人里那个叫顾青青的女孩子,惊慌地扶着脸上的眼镜,指着门下的缝隙,“那是什么?你们看到了吗?那——那好像是血——是血!”

却见外漆剥落的木门下,有一片黑里带红的污渍从门缝内延伸出来,干涸在了门外的台阶上,污渍上躺满了死掉的苍蝇和不知名的小虫。

秦赐从后头走上来,低头在污渍上看了几眼,点头道:“是血,干了很多年,上面的灰尘已经很厚了。”

柯寻走到门边的窗户旁,用手抹掉上面的积灰向里看,房内却仍旧是黑黢黢一片,似乎连光都无法穿透里面的黑暗,以至于连眼神好如柯寻都难以看清里面的任何东西。

“那怎么办?”肖凯道,“还要进去吗?里面不会……不会有一些不能看的东西吧……”

“如果现在不进去,等到晚上不得不进去的时候恐怕更刺激,”柯寻并没有犹豫,“怕的话可以在外面等,我进。”

“我和柯寻先进去探探路,”牧怿然很快接道,“大家先在外面等,确认没有危险后,再一起进去找线索。”

“那我看不如这样,”邵陵道,“其他人也不要在外面干等,先把这片住宅区的地形和居住情况大致了解一下,也许在房子外面也能找到线索。我们来分一下组,大家分头行动。”

众人皆无异议,本着老带新、男女混搭的原则分了四组,朱浩文也愿意进入房子内搜索线索,于是就和柯寻牧怿然结为了一组,邵陵带着吴悠、何棠和田扬,秦赐带着罗勏和顾青青,卫东方菲带着肖凯。

分好组后,众人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房子外面等着柯寻牧怿然和朱浩文进屋,以防出现意外情况好及时营救。

柯寻握住门把手,微微吸了口气,然后用力一拧。

“咔嗒。”

门锁应声而开。

柯寻谨慎且缓慢地将门拉开一道缝,一股浓浊的、腐臭的、带着呛鼻的尘土味的气息瞬间钻扑了出来,柯寻连忙一偏身,顺便拉了牧怿然和朱浩文一把。

失去人为把控的门,发出皱涩的令人牙酸的声音,颤巍巍地慢慢敞开,门外的天光撞进门内的黑暗里去,在光与暗相交的一瞬间,屋子的深处恍惚有什么东西掠着地板,悄无声息地滑了过去。

柯寻屏着呼吸先望向门内的地面,天光照在上面,不算明亮,勉强能看清一些痕迹。

果然有一滩早就干涸发黑了的血渍,顺着木质地板的缝隙四外蔓延开,在地面上形成狰狞可怖的纹路,周围有一些像是在血中打滑造成的擦痕,而再向里面一些的,则是一串凌乱的,血脚印。

“是人的脚印。”柯寻说。

牧怿然走到近前,低头看了一阵,又转脸看了看门的内侧,才道:“这个位置,曾经死过一个人,他从里面走出来,然后摔倒在门边,门内侧有一个血印子,是这人的半张侧脸和右耳,他倒下时脸撞在门上,并且在倒下前,脸上就已经布满了血。

“鉴于门内侧除了这个血印外没有别的血印,可以推定这个人倒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眼下的疑问是,这个人的尸体在哪儿,如果死后被人抬走了,为什么地上的血没有收拾掉。

“当然,如果是超自然力量在作祟,这个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进么?”朱浩文看着两人。

“进。”柯寻仍旧没有任何犹豫,“按惯例来看,白天通常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有一些东西,白天看不到不意味着不存在。”朱浩文淡淡道,“还记得《人学》么?”

“……你提醒我了,”柯寻说着掏出手机,调出摄像头,点开照明功能打光,对着屋内照了一阵,并没有照到什么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可以了,进吧。”

三个人没再耽搁,先冲着外面等着的众人打了个招呼,就头也不回地踏进了门去。

外面的几组人也开始分头行动,各选定一个方向,很快便离开了这所房前,却没人注意到,这扇房门内侧的那半张血脸污渍,唇角的位置,正缓缓地勾起,浮现出一个诡异又扭曲的笑。

柯寻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走在最前。

这所房子进门是个中厅,正对面一架楼梯通往二楼,左右各有两扇门,通往四个房间。

那串血脚印一路延伸到了楼梯口,在脚印的周围,不断洒落着大大小小的血斑。

“这人死前伤得是有多重。”柯寻道,“你们看他的脚印,几乎整个脚掌全都浸着血,一路走到门口都没有减淡的迹象,说明伤口里冒出的血一直不断地大量在往下流。”

“这个人是赤脚走下来的,”牧怿然道,“死之前多半的可能是在床上或浴室里。”

“血量这么大,不像是普通的意外,难道是凶杀?”朱浩文道。

“所以,这是一所凶宅了?”柯寻忽然猛地一转头,把朱浩文吓了一跳。

“怎么?”牧怿然盯向柯寻转头看着的方向,却是一楼楼梯转角处阴暗背光的角落。

“刚才好像有东西爬过去了。”柯寻说。

“你看到了?”朱浩文问。

“没有,”柯寻摇头,“我背对着那边,怎么可能看得到,我只是莫名有这种感觉。”

“你的感觉好像一向挺准,”朱浩文没有把柯寻这种主观性的感受当成无稽之谈,看着他和牧怿然,“那么,我们还要不要继续?”

“继续。”这两个人异口同声,连脸上淡定从容的神情都惊人的相似。

朱浩文垂了垂眸,觉得柯寻手里的手机灯光有些刺眼,于是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照明功能,指了指右手第一间屋子的房门:“节省时间,我去检查这一间。”

柯寻就指着第二间屋:“那我检查这一间。”

牧怿然选择了左手边的屋子,三个人各自上前小心地将房门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