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陷入黑暗后再度亮起的光,照在一幅色调晦暗的画上,那是一只腐烂了的来自于人类的手,由干涸的土地里伸出,扭曲狰狞地张开着白骨森露的五指,高高地向着顶上颜色混浊难辨的天空抓去。

尽管只是仓促地瞥了一眼,众人仍能感受到整幅画里所透露出的无限的绝望感。

当光芒消失,众人率先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浪,眼前不远处是一片独栋房住宅群,错落地分布在方圆十几里的范围内,在住宅群的后面,是茂密的、十分深广的森林。

明明应是很有烟火气和生活气息的一个地方,展现在众人眼里的,却是一片诡异的死寂。

所有的住宅都门窗紧闭,房子的每一处都积满了灰尘,窗玻璃被积尘蒙住,使得从外面看进去时,屋内黑黢黢的,宛如一个个地狱的入口。

众人沉默着观察了一阵,直到罗勏打了个哆嗦,嗫嚅着道:“感觉这幅画里可能会有不太好的东西呢……”

“有谁看到了这幅画的名字和作者?”吴悠也十分紧张地忙问。

老成员们却早已有了默契,通常负责看画面的是美工卫东、眼神好的柯寻、理智客观的朱浩文,负责看文字注释的是从事文字相关工作的邵陵、细心的秦赐,剩下的罗勏则能看到哪儿就看哪儿,牧怿然负责全局。

所以吴悠问完,邵陵和秦赐已是分别答她:

“画名《Restart》。”

“画者:Abel。”

卫东疑惑:“外国画?”

“不会是入画事件也涉及到国外了吧?”吴悠紧张,“要是这样的话,咱们的线索得查到什么时候去,全球范围可就太大了……”

牧怿然微微摇头:“我让我的人和业内朋友一直注意着一些国外美术馆内的动向,目前并没有发现有相关入画事件的迹象,这幅画暂时也不知是否出自于国外画家之手,就算是,也可能仅是因为这幅画被放在了这家美术馆展出,才具有了拓展出一个画内世界的能力。总之这一点暂时不重要,我们现在不宜分心,入画事件的整体线索先放过一旁,眼前最重要的是先想办法出画。”

“怿然说得对,”柯寻道,“Restart,重启的意思,咱们先从画名和画面上找线索。”

邵陵看向牧怿然:“这幅画及作者你可曾听说过?”

牧怿然简洁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画名和画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朱浩文接过柯寻刚才的话头,“一只腐烂了的手,挣扎着伸向天空,表面看来,像是在拼命求生。”

“但手烂到那种程度的话,应该已经是死人了吧……”罗勏打了个寒颤。

秦赐道:“我也晃了一眼画面,的确,那种程度的溃烂,只有死人才会有。”

“而且手还是从地底下伸出来的,”吴悠道,“肯定是死人了,这该不会是……丧尸吧?!”

说完和罗勏一起哆嗦了一下。

“你们这么分析画面说不定有点儿过于简单粗暴了,”卫东说,“对于画来说,所见并不意味着所得啊,也许腐烂的人手只是一种象征和暗喻,虽然从画风上来看,的确更趋近于现实主义画派,但匆匆一眼也不能确信,说不定是象征主义画派呢。”

“解释一下象征主义。”柯寻说。

“就是采用象征和寓义的手法,在幻想中虚构另外的世界,抒发自己的见解、表达自己的人生哲思或对世界的参悟,”卫东道,“这种画派比较强调主观和个人个性,画面构思带有暗示性和象征性,表现的不见得是真实所见,和写实主义不一样,是通过自己想象出来的画面,来表达自己的观念和精神世界。”

“所以这幅画画面上的那只腐烂的手,也许只是画家某种观念上的象征和暗喻,不见得是真有这么只手,对吧?”柯寻道。

卫东点头:“如果这幅画是象征主义流派,很可能就是这样,但如果是写实主义流派,咱们就自求多福吧……”

“那你们说,这只手向着天空伸出,画名又是‘重启’,会不会重启的按钮在天上?”吴悠努力发散思维。

众人下意识抬头向着天空看了看,灰蒙蒙的天色让人难以断定目前的时间是上午、下午还是傍晚。

柯寻掏出手机,时间显示在上午七点二十分,和大家入画时的时间并不一致。

顺手又试了几个手机功能,发现照明和拍照功能还能用,通讯和上网功能则一如既往地被废掉。

“那么,我们现在是先去那片住宅区内找线索,还是等人到齐了再说?”邵陵征求大家的意见。

“人到齐再说吧,”秦赐道,“按照惯例,人到不齐的话,重要的线索就不会被激发,即便咱们现在去找,恐怕也找不到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