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画 薛定谔的猫(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牧怿然将手覆在柯寻的脚腕上握了一阵,道:“我们先从其中一点考虑,如果我和秦赐进入的第一幅画是上一批人入的最后一幅画,那么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查一查。”

“什么办法?”柯寻忙问。

“可能需要浩文的帮忙。”牧怿然说着放下手里的茶杯,用手机拨通了朱浩文的电话。

“可以黑进美术馆的监控系统么?”牧怿然开门见山地问。

柯寻忙坐起身来,把耳朵凑过去。

“可以,”对面的朱浩文语声平淡,像是在回答“你能否一口气爬到三楼”的简单问题一样。

“时间美术馆,日期是今年三月十三号之前,可以向前推三个月左右,”牧怿然说道,“我需要这一段时间美术馆内所有的监控录像。”

“前提是那家美术馆还保留着那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如果还有,我最晚明天上午给你。”朱浩文那边很干脆地给了回复。

挂断了电话,牧怿然对柯寻道:“或许我们可以从监控录像里找到一些可疑的人。”

“还是你的脑子转的快。”柯寻夸他。

“结果可能不会太乐观,”牧怿然却十分严谨,“我们现在无法确定画的幕后力量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它连监控录像都可以抹去或者更改的话,那我们想要有所突破就更加困难了。”

“走一步查一步,此路不通,还可以走另一条路。”柯寻却格外的乐观,“从你刚才总结的第六点来看,画的幕后力量既想杀掉我们,却又要给我们保留一线生机,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单纯的为了考验我们的通关能力吗?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画的幕后力量既然可以把本来不该建美术馆的地方硬改成美术馆,就说明它是具有思考能力的一种力量,所以它设置这种入画的事件,绝对不是毫无目的的只为了考验我们,这种既想让我们死,又想让我们生的设置,一定具有某种意义和目的。”

牧怿然垂眸沉思:“你说的不错,那么我们就要分析一下这种设置的意义和目的了。其实,《薛定谔的猫》这幅画给了我一些启发。

“大致来看,这幅画是把程式对于现行教育制度的一些批判性的观点,以一种讽刺性的态度展现在画里。

“譬如里面这些类似考试的通关环节,就和学校里通过考试对学生们进行优劣的筛选一样,学习好的学生能够留在优等班,考试不及格的学生,就会被淘汰到普通班或是差等班。

“如果不是经过了这幅画,我或许还不会意识到,也许幕后的那股力量不停地吸纳新人,让入画者们不停地入画经受考验,也是一种筛选?

“于是,现在留下来的老成员里,不说你我,譬如细致如秦赐,理智如浩文,渊博如邵陵,无畏如方菲,以及卫东和罗勏对同伴所付之的完全的信任,这些人在画中所表现出来的特性,与前前后后所有入画的人相比,都属于极为难得的优点。

“新加入的吴悠和何棠,由于两人只经历过了一幅画,其中可能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存在,暂时不好下定义,但如果必须要说的话,两个人的性格都相对比同年龄段的女孩更坚强。

“而在画中世界里,坚强的人不一定能活到最后,但软弱的人,一定比坚强的人更容易死亡。

“由此看来,说画在筛选更强更适合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它似乎总在尽量地寻找有相关专业素质的人。

“而如果它的目的就是为了集齐十三名强者,那么就又产生了两个问题。首先,在吸纳新人的时候,为什么吸纳进来的新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相应的专业素质?

“其次,集齐这十三名强者,目的是什么?为了更快的破局通关?那又何必要给我们设置这些画,让我们不断的冒着死亡的风险呢?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有一个推测。我想,画的幕后力量可能远不如我们所想象的无所不在、甚为强大。它也有力所不能及之处,所以它只能‘尽量’寻找合适的入画人选,而无法‘全部’找到合适的入画人选。

“所以第一个问题的结论就是:画的幕后力量,也是有一定限制的。

“而第二个问题可能就是我们想要知道的终极问题了:幕后的力量让我们入画究竟是为了什么?

“事实上我们从入画这件事上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或者非要说得文艺一些,我们得到的可能只是更多的勇气和胆量,这会是画的真正目的么?我看不是,通过血腥和残忍的杀害,来锻炼一部分人的胆量,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它必然有一个目的。

“那么我们其实可以先按照惯有的认知来推测一下,我们先把画的幕后力量看作是一个富有实体的人物,那么这个人物通过一种筛选的机制,选出了数名在身体条件、心理素质、知识与头脑等方面都较为优秀和突出的人,这些人能被他用来做什么事情呢?”

说到这里,牧怿然低头看向柯寻,柯寻枕在他的腿上,仰脸盯着他的鼻尖想了想,道:“如果按照小说或者电影上的套路,我感觉咱们这些人就像是被有钱有势的大佬筛选出来的雇佣兵,然后他会雇佣我们去为他完成某个具有危险性和困难度的任务,比如夺宝了,杀人了,总之就是一些与这个人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情,当我们顺利完成任务之后,可能会得到一笔佣金,但也有可能会被这个人全部杀死灭口。”

“你的这个想法不无可能,事实上我也有此怀疑,”牧怿然微微点头,“我怀疑在我们最终凑齐了十三个人之后,整个入画的形势会为之改变,向着一个新的局面发展,只是现在无从去推测,那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柯寻觉得有些心惊,伸手握住了牧怿然的手:“这么一说,感觉后面会有更难预测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咱们这些人的命运,到时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不过,说到凑齐十三个人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有一幅画我们将一人无损的破局通关?”

“我想应该是的。”牧怿然点头。

“哈啊……”柯寻叹了一声,抓起牧怿然的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这倒让我不知该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儿到来,还是该盼着它永远不要到来。”

“早一些更好,”牧怿然道,“早点到来,早点结束,不管结局是生是死,都比永无止境地挣扎在生死线上要强得多。”

“说的对。”柯寻觉得这话有些悲凉,跳起身伸了个懒腰,笑道,“我去超市买肉,晚上咱们涮锅,把东子拎过来凑个热闹,怎么样?”

“好。”牧怿然颔首,“我把刚才的推测发到群里。”

次日上午,朱浩文果然弄到了时间美术馆三个月时长的监控录像,进画论的群员们集体行动,每人负责其中一个时间段内的录像,从头到尾细致地观看,并检查录像中有无可疑的人员。

这也是一项需要花费时间的浩大的工程,吴悠甚至辞了职,直接窝在家里,天天对着电脑查看录像。

只是时间不等人,入画的时间很快便到。

从上一幅画出来之后,距L市较近的邵陵就顺路到这家三行诗美术馆踩过点,然后就发现再一次受到了画推的恶意对待——门口大牌子上写着:馆内装修,暂停开放。

至于什么时候才会对外开放,牌子上没有写,但“进画论”的成员们却很清楚,他们进画的那天,就是画馆重新开放的时间。

三行诗美术馆位于当地的中心公园里,尽管天气寒冷,但陆续放了年假的人们仍愿意没事儿到公园里逛逛,其中尤以年轻人居多,一进公园门,放眼望去,公园里四处散布着的多是年轻情侣。

罗勏望着这些人出了一阵子的神,从兜里摸出手机,走到一旁给女朋友打电话:“美女,嘛呢?……是吗,什么色号的?……噢,行,绝壁配你的樱桃小嘴儿。……我啊,可能过几天回吧,你先自己玩儿……我给你买了个包包,保你喜欢,不喜欢我头拧下来给你当手办。……行,晚上盖好被子,别露脚。……替我揉一把豆包、豆丁、豆子的狗头、猫头、鼠头,……啊,行,挂了电话你把你们几个的合影发我手机上,……行,没别的事儿了,mua!……那啥,茵茵,照顾好自己啊。……嗯,拜拜,mua。”

众人只作没看到他泛红的眼圈和鼻子,径直向着远处那座冰冷的建筑走去。

三行诗美术馆造型古朴,外墙被刷成了宣纸的色调和质感,正面进门处的上方,漂亮的行书写着一首三行诗,来自作家寒山石的《云》:

流浪的

何处是归巢

装修过后的美术馆,据说里面展出的画作也全部换上了新作,尽管如此,入画者们还是将馆内以前的展画资料深入了解了一番,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相较于已经渐渐在适应入画这件事的罗勏,第二次进画的吴悠和何棠显然还处于相当排斥和恐惧的新人阶段,吴悠一进门就惨白着脸跑了两趟厕所,何棠更几乎是让方菲给搀进门的。

“我怕得不行……”何棠一边用面巾纸擦着不停涌出的泪,一边颤着声道。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卫东从兜里掏出一包口香糖递给她,“嚼一片儿,能缓减紧张感。方菲也来一片儿吧?”

方菲接过口香糖,给自己和何棠各抽了一片,然后还给卫东。

“准备好了咱们就进了啊。”目标展厅的门口,传来柯寻的声音。

“走吧。”何棠用力嚼了两下嘴里带着薄荷清甜的糖,咬着牙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