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画 薛定谔的猫(2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牧怿然起身,坐到了柯寻的身边,伸臂将他揽住,一只手罩在他的头上,“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这世界是由某种力量的意志控制着,而这种力量恰巧又是操控整个入画事件的幕后主使,那么我们所有的抵抗,所有的挣扎,恐怕都将是无用功,最后我们所有人,终将难逃一死。”

说至此处,牧怿然轻轻揉了揉柯寻的一头乱毛,声音轻沉且温和:“昨晚你睡着后,我也搜集了一些资料,有一项发现,或许能够安慰到你。

“所谓的量子,就是一个物理量被分割至不可再分割的基本个体,它是能够表现出某物质或物理量特性的最小单元。那么它为什么能被分割?因为它的能量不是连续性的。

“而经研究发现,人类的意识和物质一样,同样不是连续的,它每隔0.042秒就有一个微小的断开,如此,我们的意识就可以视为以0.042秒为一份的量子化意识。

“所以,柯寻,也许事实真的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意识也是一种物质,也是一种量子现象,‘识子’跟光子、电子、引力子等等这些粒子完全不同,但不意味着它就不是一种另类的粒子或另类的物质。

“也许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意识可以有主观能动性而物质没有,但,柯寻,不要忘记,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的意识就不会离我们而去,如果幕后的力量也是一种意识,那么在意识层面上来较量的话,我们未必就会比它弱。

“有一件事,也许你已经忘记了,但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进入《信仰》那幅画后的第三晚,你独自一人一顶帐篷,没有满足避免死亡的条件,按理,你应该会被黑尸天选中而死亡,但它在你的帐篷顶观察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挑中你。

“事后我们以为那是因为你那时身上揣了正确的祭品紫茉莉,但现在想来,黑尸天为什么要在你的帐篷顶滞留那么久?”

说至此处,见柯寻偏过脸来眨巴着眼睛看他:“也是,既然我有正确的祭品,为啥它不赶紧掉头去找另两个不符合条件的人?”

“说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牧怿然弯了弯唇角,“紫茉莉是供奉善相神的祭品,在当时的作用是为了驱逐恶相神,所以恶相神才无法杀害你,但与此同时,你的精神力却发出了一种信息——你不信神,宁死也不信。

“可这个‘神’里,除了恶相神,也包括着善相神。于是这股强大的意志力同时对抗了本是一体的善相神和恶相神,与紫茉莉的供奉之力形成了势均力敌的抗衡,却也相当于牵制住了善相神的力量。

“善相神被你牵制,恶相神的力量随之增长,于是忽然就在你的帐篷顶上产生了一个BUG——这尊善恶一体神,被这种微妙的‘意志平衡’扯住了,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在你的帐篷外一时滞留了下来。

“现在说起这件事,只是为了让你明白,柯寻,强大的意志力,可以抗衡神魔。只要我们自身的意志强大,未必不是幕后那股力量的对手。怎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强者呢?力大无穷,钢筋铁骨,打遍天下无敌手?不,并不是。

“精神意志,代表内心。内心强大,才是真的强大。”

“怿然——”柯寻转身,一把抱住身边人,将头埋在他的肩颈间,狠狠地吸了一口带着雪松味的淡淡皂香,“怿然,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你希望我能变得多强,我就一定能变得有多强。怿然,我不想再这么被动下去了,接下来就让咱们夫夫联手,把那个只敢躲在幕后作祟的猥琐玩意儿给它做了!”

牧怿然轻轻弯了唇角,握住柯寻的后颈,令他偏过脸来,而后埋头吻了下去。

……

柯寻被V信消息提示音吵醒的时候,全身的肌肉还处在既僵又酸的状态,连在床上翻个身都困难。

睁眼瞥了下身边,已是人去枕空,厨房里传来几声轻微的响动。

划亮手机屏幕,调出“进画论”群聊,见消息嗖嗖地往上顶。

今日最早的第一条消息来自于“西门无忧”。

西门无忧:弟兄们!别睡了!都给我起床!想想办法啊!

小萝卜拔白兔:……姐姐,才四点啊才四点!

西门无忧:萝卜,你心怎么这么大呢?!命都快没了,你还有心情睡觉?!

小萝卜拔白兔:……姐,我总不能这十几天都不睡觉,一直熬到下幅画进画啊……

西门无忧:想想办法啊!

小萝卜拔白兔:我能想出啥,我的办法就是抱紧大腿一路苟下来,要不你跟我一起抱?我让出半条腿给你,我抱大腿你抱小腿。

西门无忧:……萝卜你尊严呢?!告诉我谁的腿比较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