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画 薛定谔的猫(1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管怎么说,大家还是决定放手一试。

老成员们商量着做了一番部署之后,柯寻睁开了眼睛。

骰子转了一阵,慢慢停了下来,显示为2点。

牧怿然界面上的倒计时开始计数。

他点出了法则书,这一次由他来做试验:“物质与意识的二元论。”

【法则通过。请前往道具箱选择你要使用的道具。】

果然,当“资源”暂时未被占用的时候,是可以进行其他操作的。

牧怿然一字一句地对着道具箱,沉声道:“程式的意识。”

【请求通过。】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意识竟然真的可以做为道具使用!程式的意识,竟然真的可以通过道具箱得到!

但大家很快就知道,自己可能高兴得太早了。

因为当索取道具的请求通过之后,周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意识是看不见的,就算程式的意识此刻就在我们的周围,我们也无法感知他!”卫东反应过来。

“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意识具现化吗?”罗勏问。

“找一具肉|体让他附身?”吴悠说着,转头看向初始房间地板上齐慕欢和董瑶的尸体,然后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我们操控不了他的意识。”邵陵道,“记得么,我们和他的意识不在同一个维度。”

“那怎么办?”邓林急道,“照这么说,把他的意识弄出来也没用啊!不在同一个维度,根本没法沟通啊!”

牧怿然界面上的倒计时已经接近尾声,他再一次点出法则书和道具书,利用柯寻此前用过的量子叠加态和波函数等法则,以骰子为道具,闭上眼睛,将下一次倒计时开始的时间拖住,以提供更多的让大家商量下一步的时间。

因为“程式的意识”这个道具没有被应用,所以不算占用资源,牧怿然可以继续使用法则和道具。

牧怿然拖住时间后,众人抓紧功夫讨论要怎么和存在于另一个维度的程式的意识建立起沟通的桥梁。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进行不同维度之间的连通?”柯寻问朱浩文。

“一个比较大众的说法是,低维生物看不到高维生物,”朱浩文道,“打个比方,假如二维空间有生物的话,在他们的认知里只有长和宽这两种维度,他们无法想象出‘高’这种维度。

“所以即便看到了三维空间的东西,在他们的视觉里,呈现出来的画面仍然是线段或是平面,他们根本无法凭空想象出一个三维的物体。

“与此同理,我们人类也看不到四维空间里的生物,因为我们无法想象出四维空间是什么样,四维生物又是什么样,遑论更高维度的生物。

“鉴于此,大众的说法更偏向于,不同维度之间,无法连通。”

卫东:“……那咱们把程式的意识召唤出来又有啥用?”

“但照你所说,高维生物是可以看到低维生物的对么?”方菲问朱浩文。

“是有这种说法。”朱浩文略一点头。

“也就是说,现在程式的意识可以看到我们,”卫东四下看了一圈,忽然双手合什,“程先生,程哥,程爸爸,如果你能看得到我们,也能听得到我们,就请帮个忙,把你的签名想法子给我们弄过来吧。我们都是好人,家里头上有老下有小,都要养家糊口,我们要是死在这儿的话,家里老小可就没法儿活了。您也是当爸爸的人,比我们都清楚失去孩子的痛苦,我爸我妈,还有我们所有这些人的父母,都正在家里盼着我们回去。我们也想和您一样,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您应该能感同身受吧,帮帮忙,拜托了!”

众人一片安静,目光向着四周打量,然而并没能出现奇迹,周围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就算程式听得到咱们说的话,也愿意帮忙,恐怕也没有办法跨维度地把签名给咱们传输过来。”邵陵微微摇了摇头。

局面陷入了寸步难行的境地,焦躁不安的情绪开始在沉默中蔓延,邓林抓耳挠腮满地乱转,一时火气上来,照着墙狠狠踢了好几脚。

老成员们没人顾得上他,时间紧迫,大家都在拼命地开动着脑筋,想要找出更多的可能。离邓林最近的吴悠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直到听见他开始不停地咒骂,吴悠忽然哧地笑了一声。

邓林听见了这一声,皱眉盯向她:“你笑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神经了吧你!”

吴悠冷哼,眼睛睨着他:“知道么,有本事的男人在想办法,没本事的男人才会迁怒。我是在笑我自己,不进入画里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是有多瞎,怎么就脑一抽看上了你这么个没本事还脚踏两只船的人渣!邓林,现在我就正式通知你,老娘不跟你玩儿了,这一秒起你就已经被老娘甩了,以后你爱死死去,跟老娘没半毛钱关系了!”

说到这儿,吴悠转头看向何棠:“妹子,我奉劝你一句,这玩意儿不是什么好鸟,他现在敢同时踩两条船,将来结了婚他就敢出轨找小三,要本事没本事,要担当没担当,原本我以为至少他还有一张脸能看,现在,呵呵,不说别人,就眼前这几个哥们儿哪个的颜值不能吊打他?!一无是处!你自个儿想清楚吧,我就不奉陪了。”

何棠看了看她,又看向一脸气急败坏的邓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邓林气得面部的肌肉都有些扭曲,满脸讥讽地看着吴悠,凉凉道:“吴悠,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被老子玩儿了两年,还为老子打过胎,破烂儿似的,别说能不能出了这个破画,就算能出去,你以为还有男人稀罕要你,破鞋一只!”

“怎么没男人要?我要!”一道声音忽然插进来,循声望去,却见是一脸冷硬、眼睛里带着掩不住的怒火的卫东,冷冷地将目光从邓林的脸上挪向正气得哆嗦的吴悠,“妹子,我叫卫东,身高178,职业美工,月入五千。家里一老爸一老妈,都普通退休职工,一套三室二厅的房子,不新不旧。平时不抽烟,偶尔喝点酒,喝多了也不撒酒疯,躺下就睡。爱好动漫游戏电影周边,没有其他不良嗜好。人生目标是多攒点钱,让我爸我妈没事儿就出去旅游,养个好身体。然后再买个车,可能这辈子买不了自己的房子了,不过如果我的另一半想要买,我也愿意和她一起努力。你要是觉得我还行,那咱们就以结婚为目的,试着处一处,你要是觉得不合适,我还有好几个单身哥们儿,人都不错,可以介绍给你。”

吴悠颤抖着看着他,眼睛里浮起了一层水气,还没等她努力想要开口说话,就听得那个叫方菲的女孩子忽然开口,却不是要对她说话,而是冷冷地盯向邓林:“你这么一根公用振动棒,用坏了就是不可回收的垃圾,哪儿来的底气在女人面前嚣张?”

众男人:“……”

邓林气怒,冲着方菲破口大骂:“关你个贱货屁事!你——嗷!”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迎面就被飞来一物重重砸在了脸上,直打得眼冒金星鼻酸嘴肿,定睛一看,却见是一只阿迪的鞋子。

“东哥,牛逼!”罗勏竖起拇指,“精准打击!”

“我草你妈——”邓林眼红脖粗,就要不管不顾地冲过去找卫东拼命。

“拦住他!”邵陵喝了一声。

这个人再讨厌再恶心,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送死。如果冲出自己所在房间的范围,很可能就会遭到规则的反噬。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与他同在一个房间范围内的方菲几步追上,一把薅住邓林的后脖领,拎小鸡子一般硬是把他给拽回了原地,邓林还欲挣扎着往那边冲,被方菲直接摁着头,脑门狠狠撞在旁边的墙壁上,整个人顿时就懵逼了。

方菲没再理他,转身走到旁边去,发现老成员们都百感交集地看着她,认为自己应该解释一句:“我说过,我的力气比普通男人要大一些。”

众老成员:……这个是重点吗……

“够了。”柯寻淡淡盯了一眼正擦脸上被撞出来的鼻血的邓林,邓林对上这张满带着古惑仔气场的脸,心头打了个突,没有再吭声。

柯寻转向众人:“没时间再为其他事耽搁了,赶紧想办法。现在我们面临的难题是,要怎么和处在另一个维度的程式的意识沟通,然后让他把他的签名从另一个维度传送到咱们这个维度。”

“传送带?”罗勏说。

“穿越时空的机器?”卫东说,脸上余怒还未消。

“穿越时空是不是就相当于在多个宇宙之间来回穿梭呢?”柯寻问朱浩文。

“可以这么说吧,”朱浩文点头,“但我们没有相关的机器,如果用这个当道具的话,恐怕还会被要求说出所有与机器运作相关的法则。”

众人再度陷入沉思。

柯寻仰头看了看顶上虚无之处,实在感受不到有一个人的意识此刻就漂浮在周围,不由喃喃自语道:“人的意识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呢?就算它决定了物质,可它总该有个产生的源头吧,万事万物不是都该有个起源的吗……”

“目前没有标准、经典的计算模型,能够解释大脑如何产生思维以及意识体验。”朱浩文听见,答道。

“我有了一个可能很荒诞,但也许很大胆的想法。”柯寻说。

“说说看。”久未发言的牧怿然闭着眼睛,唇角轻轻地勾起个温柔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