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画 薛定谔的猫(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的这个问题忽然让大家陷入了迷茫,用科学理论去解释一个超自然的事件,这似乎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然而这个问题却不能深思,因为细思极恐。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超自然的力量,那么一切科学研究是否还有意义?是否正如那些科学家曾经担心过的那样,宇宙中的事情如果真的全都是随机事件,或不可预测事件,或超出自然规律范畴的事件,科学就成了完全没有用的学问?

想到了这一点的人,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邓林咬了咬牙,说道:“不,尽管我没有办法解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但我仍然相信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不意味着就超出了自然的范畴,很可能仅仅只是因为我们的认知还是太少,我们现有的知识面相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实在小得微不足道,所以对于超出我们知识面的东西,才会把它认为是超自然现象,但我认为一切现象都属于自然现象!”

朱浩文点了点头,说道:“你的看法在某种意义上和爱因斯坦的观点有相似之处,刚才所提到的物理学界两派的争论,根本问题也就在这里。

“正统派,也就是支持随机性的这一派,认为微观世界的物理量都自带一定的随机性,不可精确预测,所有测量出来的结果,都只是一个概率性的结果,正统派认为,我们连单个的粒子的量子状态都无法精确预测,又怎么去预测宏观的物质世界?

“打个比方,这世界上有很多无法精确预测的事情,比如摇彩票的结果,比如风的大小速度,明天的天气情况,以及下一次掷骰子的点数。

“而爱因斯坦却认为,这些事情并不是真正随机的,只不过是因为我们的知识现在有限,我们没有掌握相应的更多的知识去预测这些事情。

“比如彩票摇奖,只要我们知道摇奖球每一点的受力情况和周围空气的流速分布,我们就可以预测出摇奖球的结果。再比如假如我们能够掌握每一个空气分子的运动方式,就可以精准的确定未来的天气。①

“而之所以这些现象现在看起来是随机的,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够掌握它们的知识,以及没有足够大量的数据支撑。因此,在爱因斯坦眼里,世界上没有真正的随机,所谓的随机,只是人们的知识缺欠导致认知不足的体现。”

“所以你的意思是,”邵陵看向朱浩文,“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并不见得是超自然的力量,而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另外一种科学现象,只不过人类尚没有掌握它,和发现与它相关的知识?”

“我并不这么认为,”朱浩文淡淡地道,“爱因斯坦所代表的机械决定论,被一部分人衍生出了宿命论。宿命论者认为,既然爱因斯坦说宇宙中的一切现象都像机械一样,有一定的规律和运行轨迹,上一瞬间决定下一瞬间,那么岂不也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人的命运也都早就被注定了,一切都在按照事先设定好的程序进行着,而我们的生死也早就被注定,所以现在无论我们怎么努力,该死的还是会死?而我不是宿命论者,我不信命。”

“事实上爱因斯坦并没有完全否认量子现象的随机性,”牧怿然道,“他只是认为微观世界的随机现象不能代表整个宇宙的本质,应该试图建立新的理论来解释这些随机性。”

“哥哥们,”罗勏举手,“我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从掷骰子说到了量子什么现象力学之类的话题上来了?你们让我想起了高中时期曾被物理老师支配的恐惧。”

“我认为程式提到‘上帝掷不掷骰子’这句话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疯言疯语,他一定有所用意。”朱浩文道,“毕竟在物理学的历史上,爱因斯坦说完这句著名的话后不久,就诞生了著名的‘薛定谔的猫’的理论。要知道薛定谔的猫这一问题,是与爱因斯坦同为经典派成员的薛定谔提出来的,而这幅画又以此命名,我认为二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

“我不明白这个实验的意义是什么,”邓林皱眉,“猫既是活的又是死的,这种情况在现实世界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说着下意识地向着齐慕欢和董瑶看了一眼,此刻这两个人仍然晕厥在地上,脸上失去了嘴,看上去格外的诡异,在他说到“既是死的又是活的”这句话的时候,这两个人半死不活的状态就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了。

邓林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连忙收回了目光,望向老成员里看起来似乎脾气最好的秦赐。

秦赐则看向朱浩文:“这个问题还是浩文来解释一下吧,我上学时的理科学得也不算太好。”

“意义正在于此,”朱浩文就接着邓林刚才的疑问道,“光具有波粒二象性,这个你总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