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画 薛定谔的猫(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根据入画者们事先对凛冬将至美术馆做的调查,这家展馆内所陈列的多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画家的作品,倒也有一幅名家画作做为镇馆之宝,估价一千八百万,是一幅超写实主义派的人物肖像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两幅较为知名的作品,一幅是水果静物,一幅是花卉。

至于其他的画作,各种流派都有,有古风山水,也有未来幻想。

众人把能查到的画作都做了一番深入了解,虽然以“画”的尿性来看,最后让大家进的多半是以各种理由半道冒出来的新画。

而当那道凭空而生的光,照在这一次要进入的画作上时,老成员们都有些惊讶,因为这一次的画,是馆中本来就有的展品,而大家事先也曾了解过这幅画的内容,和创作出它的画者——

《薛定谔的猫》,画者:程式。

但这并不能令入画的成员们感到一丝安慰或欣喜,因为这幅画,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入画的接引光逐渐消逝后,众人已身处于一间上下和四壁都一片雪白的房间。

房间没有门窗,仿佛一个全密封的雪白盒子,六面白壁上光秃秃一片,没有光源,但房间内却亮堂堂一派光明。

入画者们站在“盒子”的当间,面面相视,久久没有说话。

薛定谔的猫,在密封的盒子里的时候,它的状态既是活的,又是死的。

这是之前在调查这幅画相关信息的时候,牧怿然为学渣们普及的知识。

而现在,入画者们似乎就是盒子里的猫,瞬间可以生,瞬间可以死。

但这幅画的画面内容却和猫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和盒子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一幅更趋近于抽象派的作品,它以黑色打底,画面上布满了白色点状物和波状物,组成了一幅看上去毫无秩序和形状的画面。

“虽然这么说显得我很无知,但我实话实说,我一直都觉得抽象派的画家个个都是疯子,他们眼里的世界和别人不一样,他们的思维方式也和别人不一样,换句话说,他们的脑子结构就和别人不一样。”当时柯寻曾经这样说。

“你有一句话至少说对了,抽象画家眼里的世界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说到了自己专业内的知识,卫东侃侃而谈,“抽象的过程就是提纯的过程,抽象画家拒绝模仿自然——模仿自然是绘画的传统观念。

“而抽象画家抛开自然展现给人的表面现象,靠直觉和想象力去感受自然现象的本质,一句话概括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然后排除掉所有无关紧要、华而不实,充满欺骗性的因素,提取其中最纯粹最干净的东西,最后再用最简单的形式把它体现出来,这就叫抽象。

“所以有人说抽象画家眼中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我们普通人所看到的,都是经过加工粉饰的、不实且虚浮的世界。”

而经过对这幅画相关信息的调查,众人得知画作者程式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他的死亡方式也很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这个人是自杀的,死在了他自己的画室里。

死前,他把这间画室布置成了密封的房间,并且在密室中放置了可致人死亡的挥发性毒气,盛放毒气的容器上方有一把可以破坏容器的锤子——当然,发现他尸体的时候,这把锤子已经砸破了容器释放了毒气。

——这个人把自己当成了薛定谔的猫,把他的画室布置成了关有薛定谔猫的盒子。

而这幅画是他死前的最后一幅作品,本来没有名字,正因为他的死亡方式,最终被命名为了《薛定谔的猫》。

所以当大家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并不明白为什么这幅画要如此命名,显然画面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盒子和猫,卫东当时猜测这大概是在用画家的死亡方式为噱头,来为这幅画增加神秘感和提升艺术价值。

但眼下,当入画者们进入画中,并身处在一个像是密封盒子一样的空间里后,所有人都被这意料之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的事实冲击了一个猝不及防,一时说不出话来。

“……所以这幅画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并不是为了噱头了?”过了好半天,罗勏颤颤巍巍的开口,打破了沉寂。

“……那咱们现在是活的还是死的?”被牧大佬科普过“薛定谔的猫”相关知识的卫东也颤颤巍巍地问。

“当然是活的,但当我们开始破局的时候,就说不准了。”柯寻道。

“关键是这样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能设置什么局给我们呢?难道也会在房间里释放毒气,看谁能活谁能死,然后这七天每天晚上都靠这种方式筛选?”卫东惊溃地挠自己脸。

“真要是这么简单粗暴,那咱们之前进过的所有画又都算是什么?”柯寻摇头,“先静观其变吧,我感觉人到不齐的话是不会出现相关提示或说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