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3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行囊都收拾妥当,每个人都吃了熬制好的御寒巫药,当大家推开屋门来到走廊的时候,灯旅仍然是如幻美影片中的灯光如织,众人默默经过走廊,看到墙壁上那7条竖线的时候,忍不住都回眸相看。

“前三条线画得特别直,也特别有力,我觉着是出自同一个人的笔迹……”卫东的话还没说完,灯旅就传来了“灭灯——”的声音,很快楼层各处的灯都次第熄灭了,一切又回到了熟悉的黑暗里。

大家默契地点亮了自己的手机,那一块萤石也带在了身上——因为没有更多时间去和那位提供萤石的巫大人打招呼,于是大家把所有的贵重货物都留给了这位巫大人。

借助着萤石的光亮,大家顺利来到了顶层。

“一想到要从奚姐和陆恒下葬的那个窗口离开,我心里就不舒服……”麦芃的情绪很复杂,既有找到出路的欣喜,又有某些说不清的失落。

“没办法,他们给自己留的时间太少了。”朱浩文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无情,但该说还是要说,“有些决定只在一刹那,但却像蝴蝶效应那样,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麦芃不再言语,有些事情的决定性只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如果当时能咬咬牙多坚持一下,说不定就能改变一生的命运。

顶层的黑暗要稀薄一些,或许是周围那一圈玻璃窗的映照,窗格子外面正是下雪的世界。

众人默默地向着那扇熟悉的窗户靠拢,窗扇被柯寻打开,旋即一股猛烈的风吹进来,夹杂着雪花和冰珠,突如其来的冷让人透不过气。

“没想到外面的天气这么恶劣,这是在下暴风雪吧?”曹友宁缩了缩脖子,虽然吃了避寒的巫药,但也并非完全体会不到冷,只能说这种冷被减轻到了人体能够承受的程度。

杜灵雨站在最后,表情有些怯懦。

方菲仍然带着白面具,此时她站在窗口看了一会儿:“通道就在这里,非常清晰,暴风雪或许可以给我们助力,让我们更快到达寒夜旅。”

方菲回头看了看杜灵雨:“给奚盛楠送葬的那天,你有没有把头伸出窗口?”

“有没有完全伸出去我也记不清了,但我的确在窗口探头了,而且还产生了幻觉……”杜灵雨一步步挪到了窗边,“其实那都不是幻觉,我看到的十二口棺材根本就不是幻觉。”

那十二口棺材里安放的,正是另一条时间线牺牲的成员们。

想到这一点,所有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大家要在“他们”安葬的地方获得新生,真是令人讽刺的向死而生,这一条生的通道,是用另一个自己的身躯做成的桥梁!

方菲的声音依然冷静:“我带了香来,想在这里先祭奠他们一番,再上路。”

大家都没有异议,默默看着方菲点香,将那几支香插在窗边硬实的积雪之上。

每个人都双手合十,告慰着另一个自己的在天之灵。

外面的疾风令香进行了速燃,几分钟就燃尽了。

“心春,准备吧。”方菲拍了拍心春的脑袋,心春瞪着明亮的眸子,认真点了点头。

罗勏有些想把心春重新抱起来的冲动:“这个,这个怎么准备呀?心春究竟要做什么?”

“心春有灵犬的本能,它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只见心春突然腾跃起来,像一道白光划出美丽的弧线,跃出了窗外。

“心春——我的心春——”罗勏像疯了一样趴在窗口上,要不是卫东几个人拉着他,估计整个人就栽出去了。

“你能看见心春吗?”卫东也很担忧。

“怎么好像地面变高了,窗外就是大雪地!”罗勏望着外面的情景,“心春在哪儿呢?心春怎么不见了!”

“那片雪地是心春的背。”方菲说。

“什什什么?你说什么?是心春的什么?”

“是心春的后背。”

“汪汪汪——”一阵犬吠响彻天地。

罗勏感觉自己一阵眩晕,有些虚脱地拉起卫东的手,声音略显哽咽:“真的,东哥,以后就算我儿子考上清华我也不至于这么激动……真的,我的心春……我这辈子都没觉得这么傲过……”

“理解理解。”卫东在一旁说。

“汪汪汪——”心春似乎撒欢儿似的回应着罗勏。

“真奇怪,心春为什么突然会叫了?”秦赐发出疑问。

方菲:“因为隧道属于四旅之外,所以时间是正常的。”

罗勏听了这话急忙将自己的手机探出窗外:“有了有了,有时间了!10:40,现在是10:40!”

众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下一步就是系紧行囊,准备进入隧道。

方菲走向杜灵雨,向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拉紧我的手,我先试试能不能带你穿过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