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3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光幕上再次出现了大家熟悉的片状白鱼的图案,那鱼的样子和之前胖大叔给的鱼干基本一致。

“按照胖大叔的说法,这些白鱼只有寒夜旅才有,当初的‘我们’专门留下这些底片,是不是就是为了提醒大家去寒夜旅找签名呢?”卫东分析。

此时的光幕上展现的是水中的4条白鱼,因为是侧面朝上的,大家仍然觉得这是4条死鱼。

下一张是单独一条白鱼的特写,实在无法从中发现特别之处。

后面几张仍然是数目不同的白鱼的照片,形状也都大同小异,其中一张与其他的都不同,这上面的鱼是呈柳叶状的,直愣愣地戳在那里,看上去诡异而不自然。

“这些东西是鱼吗?”曹友宁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到底是啥。

“看这种状态实在不像是鱼,怎么会这么硬呢?完全没有游动的灵活感,一点也没有生机,即使是死鱼也不该是这种状态吧。”罗勏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除非这些鱼被冻僵了。”

“既然这些鱼生长在寒夜旅,应该就不惧怕寒冷。”秦赐分析,“其实仔细看的话,这应该也是鱼,两侧好像有一些类似鱼鳍的东西。——要是图像再清楚点就好了。”

麦芃:“假如寒夜旅非常寒冷的话,能把照片拍成这种程度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东子,你把这几幅图都画下来吧,这些东西应该很重要。”柯寻说。

“柯儿说的对,”卫东很快就从自己包裹里拿出了笔,准备画在自己的那本画册上,“正好前几页空白着,我就画前头了啊。”

卫东就从眼前这幅画开始画起,大概看了看结构和布局,就动手快速画起来,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但却将照片的基本全貌都描摹了下来。

画到最后,卫东停下了笔:“我认为这几条细鱼,应该就是前面那几条片状白鱼的侧面,按照形状和结构来看,我觉得没错儿。——确切说是从鱼的背部顶端向下拍的。”

经卫东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很像。

“但我怎么觉得这几条鱼并没有在水里,倒像是被安在山洞的石头缝儿里。”麦芃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你们说,这些照片是他们什么时候照的?”

如果这些白鱼真的来自寒夜旅的话,那么另一个时间线的成员们是什么时间去的寒夜旅呢?

“别的我无法推测,但可以肯定的是,外面的温度至少在零下二三十度,那种温度可以说是滴水成冰,即使能勉强拍照,也绝对不可能洗出胶卷来,”麦芃非常肯定地说,“现在灯旅里的温度,对于洗胶卷来说已经相当困难了,再冷一点就难以完成冲洗。”

“你认为这些胶卷的冲洗质量怎么样?”牧怿然问。

麦芃:“和咱们前两天洗的质量差不多。”

牧怿然:“他们只有7天的时间,如果这些照片真的是他们拍的,那么应该是从寒夜旅赶回灯旅冲洗的这些胶卷。因为时间限制,他们中途没有机会再去其他逆旅。”

朱浩文:“有个问题,他们为什么来到灯旅呢?这里有什么可吸引他们的?如果按照路途远近来计算,他们去相邻的光明旅或者萤石旅,都更近便些。”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说话的是方菲,“两个对角的逆旅之间,有一条肉眼看不见的隧道,这条隧道可以让人们很快到达对岸。虽然到灯旅的实际长度要比去其他二旅长一些,但这条隧道内没有任何阻碍,而去其他二旅的路途中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反而会耽误很多时间。”

“也就是说,他们选择从寒夜旅到灯旅,是为了图快。”秦赐皱了皱眉头,“难道仅仅是为了找到一个温度适宜的逆旅,来洗出这些照片吗?”

“可见这些照片是非常珍贵的,”邵陵说,“而且这些照片并不是成卷状的,而是从胶卷上剪下来的,他们大概是为了防止某些照片被屏蔽消失,连带整个胶卷都跟着消失,于是就一张张剪了下来作为预防。”

罗勏抓了抓脑袋,半天才说:“你们的意思是说,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处的地点是寒夜旅,而我们却是在灯旅?!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出现在灯旅,是因为他们将第7天终结在了灯旅,”邵陵回答,“而他们出现在寒夜旅,则是因为我们要根据留下的这些白鱼胶卷去寒夜旅找线索……难道这是个无限循环?”

“这件事并不复杂,这本身就是两条时间线的磁场相互作用的结果,也谈不上无限循环,因为两条时间线的时间加起来也只有区区的7天。”牧怿然开口道。

“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那么早判断出自己的角色,”柯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刚才我就一直想不通,究竟是什么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处于虚线上的人,怎么就断定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的我们就是实线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