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2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另一条时间线上,杜灵雨是唯一的幸存者,其他人都死去了。

其他的十二个人,都已经死去了。

这种无法挣扎的已死的绝望,让每一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我们继续讨论这张图片,”牧怿然的声音有些冰冷,但了解他的人,都能听出这份冰冷是用来遮盖哀伤的冰冷,“关于邵陵提到的负面空间,显然这幅图中也有,就充斥在照片的周围,而且内容有些怪异。”

“是,”邵陵也尽量让自己从刚才的难过中回过神来,“负面空间应该是一片空白或渐渐灰暗的效果,但这张照片的负面空间是黑色的,上面还有白色的斑点,有些像深夜飘着的雪花,但又不像。”

朱浩文也加入了讨论:“我认为,相机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关键的道具,大概和毕笛的摄影家身份有关。我们已经知道相机可以通过快门和速度抓拍到过去和未来的情景,这是一个时间的纵深,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相机的镜头角度是不是可以拍到空间的拓展呢?像这种广角镜头是否能拍到灯旅之外的场景呢?”

这个说法很新奇,大家都不禁点头,邵陵进一步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以这张图片运用广角镜头的程度,拍到的也许不仅仅是灯旅外面的世界。”

“天啊,难道拍到了画外面的世界?!”罗勏惊讶万分。

“那倒不至于,”邵陵急忙说,“我一直在思考四旅的构成,以及四旅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通过那本《巫则》里面的话,以及石埙和卫东的画,我认为四旅应该是环形的构成,这也正好应了那句‘为我环旅’的说法。”

卫东皱着眉头听了半天:“你的意思是说,地卵就像个大鸡蛋,四旅就像一条腰线系在地卵上?”

“对,你表达得很准确。”邵陵点头。

“我认为,四旅不是系在地卵上的,而是环在地卵内部,”这次说话的是朱浩文,“《巫则》开篇说:地卵为土所蕴,内中亦有光阴。我觉得四旅中的人是生活在地卵之中的,依然是以带状分布,但不是像我们生活在地球表面上,而是生活在地卵的内部。”

“不行了,我脑筋彻底不够用了,你们就说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吧?”罗勏看了看点燃的香:“还有两个多小时又该灭灯了,咱们得抓紧时间。”

“除了送葬之外,我让柯寻他们按照包裹里的采买清单去店铺一趟,希望有收获,”牧怿然拿出洗出来的另外一卷胶卷,“现在咱们看奚盛楠相机里的照片。”

罗勏接过胶卷进行简单的投影仪安装:“奚盛楠好像并没有拍照吧,她的相机里应该不会有这个世界的照片。”

“也许另一条时间线上的奚盛楠拍过,那些白鱼的图片至今都不知道是出自谁手。”卫东闲话少说,很快就装好了胶卷,准备“放映”。

“对对,咱们的活儿多着呢,一会儿还得放大那些白鱼图片。”罗勏也很快进入角色,专心致志和卫东配合。

奚盛楠拍的图片一张张闪现在光幕上,拍摄手法和麦芃的迥然不同,奚盛楠似乎更喜欢用微距拍静物,或者叙事风格的人物街景,偶尔还会拍一些动物和美食。

当图片上出现旧站美术馆这座古老建筑的时候,卫东和罗勏的动作不约而同慢了下来,这座熟悉的美术馆,像是一个压抑得无法醒来的梦境,将大家再次拉入暗夜。

“你们说,咱们现在还在旧站美术馆里吗?”罗勏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咱们还在画里,”秦赐接了话茬,“《逆旅》这幅画是陈列在美术馆里的,所以从广义范围来讲,咱们还在旧站美术馆里面。”

“好吧,这个问题和咱们目前的几条时间线的问题一样深奥难解。”罗勏摇摇头,继续展示下一张图。

奚盛楠应该是个热衷于记录生活的摄影者,她将美术馆的大厅也拍了下来,甚至给看门的老大爷拍了一张侧面像,那看似普通的神态竟被拍出了某种悲怆的味道。

之后就是对各个展厅的随手拍摄,很快照片就展示出大家所熟悉的那个展厅,以及那扇熟悉的门。

门里就是作为展厅隔开的另一部分展览,属于毕笛的摄影作品的展览。

后面的照片果然是关于毕笛作品展的拍摄,奚盛楠并没有特意聚焦具体的作品,而是将展厅的布局和窗外的光线形成一种舒适的氛围,为这场未来影展镀上了一层来自仰视者眼中的金。

“停!”几个人不约而同说道。

卫东罗勏也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正在慢慢移动中的这张负片停留在了光幕上。

图片拍的是展厅中的展架,展架上的一排摄影作品形成了纵深效果,毕笛拍摄的照片们被由近及远陈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