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2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地卵为土所蕴,内中亦有光阴,初道天光生水,水内生白鱼,吐纳成气,化我环旅。

——这是那本《巫则》里的开篇内容,后面讲的是具体实施巫术的一些方法,方菲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读着,希望自己能尽快理解。

显影罐里的胶卷还没有洗出来,牧怿然就和其他人盘点着包裹里的东西,看到邵陵的埙:“这只埙和你以前用过的有什么不同?”

邵陵也已经把这只埙看过很多遍了:“我也很多年不吹埙了,小时候用的是陶埙,是一只九孔埙。这只埙是石埙,是古埙,没有音孔,只有一个吹孔。”

卫东看不明白:“幸亏你懂,要换我肯定都不知道这是个乐器,我还以为是个奇形怪状的小罐子。这个埙没有孔怎么吹得响啊?”

邵陵拿起这只埙,看了看吹孔:“这样的埙恐怕吹不出音律,古人最早是用它来模仿鸟鸣或兽叫的,用以捕捉猎物。在河姆渡和仰韶文化遗址都曾出土过这种只有一个吹孔的古埙,这应该是埙最原始的形态,距今起码有六七千年。”

“六七千年,《上下五千年》我还没来及读呢。”罗勏在一旁感慨着,心春却似乎对这只石埙很感兴趣的样子,一直腾跃着想要够到它。

“我倒觉得,这只埙的形状像个卵,不知道这件东西究竟具有信息价值还是实用价值。”朱浩文说道。

秦赐很快就明白了朱浩文的意思:“只是我们还不明白,那本书里提到的‘地卵’究竟是什么,难道这只埙是对地卵的暗示?”

这句话引起了邵陵的注意,他仔细研究着手里的石埙:“其实埙的标准形状就是平底卵形,这一只的平底不大突出,所以更接近卵的形状。如果这种形状真的是一种暗示的话,的确有迹可循。比如咱们这个世界有很多唐朝风格的建筑和食品,但这只埙一定不是唐风,因为埙自商朝就已经发展到五孔,从此就成为了一种正式乐器,发展到唐朝已经是五孔或六孔,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卫东也跟着动起脑筋来:“这事儿怎么这么费劲啊,如果真要提示咱们‘地卵’,那就直接用个鸡蛋或者鸡蛋形的石头来表示就行了,为什么还弄个埙出来啊?”

邵陵:“有一种可能,地卵本身的形状就是像这只埙一样,在顶端有一个孔。”

朱浩文:“还有一种可能,直接留下一只鸡蛋可能会被画屏蔽。”

“屏蔽?”卫东问。

朱浩文:“对,我们包裹里的东西虽然不是随身带入画的,但却和我们自身有很强的联系,比如这只埙,它就出现在了会吹埙的邵陵的包裹里,而没有出现在别处。如果,这是另一条时间线留下的东西,我认为,有很大一部分给我们提示信息的物品已经被屏蔽了,留下的只能是‘正确物品’,也就是和物主本人有关联的东西。”

“如果真是这样,这些东西很可能是另外的‘我们’给今天的我们发出的信息提示?”秦赐推测,虽然依然一头雾水,但感觉距离真相慢慢近了。

“你们要这样说的话,那我这个画集里也有一些东西,”卫东拿起自己那本《卫氏画集》,“你们看这一页,这是画了一堆复活节彩蛋吧?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一只特别奇怪?”

这一页画面上的确像是一堆彩蛋,每一只鸡蛋上都画着各种漂亮的花纹,唯有角落里的一只,个子比别的鸡蛋要大,但没有花纹,只有一条粗粗的腰线围绕在鸡蛋中段。

罗勏看了半天:“我不觉得啊,这条线就是这只鸡蛋的花纹儿呗。”

“不,我了解自己的绘画习惯,”卫东果断摇头,“我不可能在一堆花彩蛋里画一个这样的鸡蛋,而且鸡蛋中间这条线被我描得特别重,一看就是重点用墨,我认为这是一种提示。”

卫东说着又翻了翻其他页:“还有,我发现画过的这些画页里,有很多空白页,这实在不是我的习惯,而且这也肯定不是粗心导致的隔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空白页上原本是有图的,但因为信息泄露的问题,被画给自然屏蔽了!”

自然屏蔽,大家已经把画的居心叵测看做了一种自然现象。

众人翻着这本画册,渐渐认同了卫东的说法,秦赐道:“所以说,这个鸡蛋的形状是破题的重点,邵陵的埙上有一个孔,东子画的鸡蛋上有一条腰线,很有可能这是‘地卵’同时具备的两个特点。”

对于秦赐的总结,大家都没有异议,此时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牧怿然。

牧怿然已经打开显影罐将两段胶卷取了出来:“先看过这些负片再分析吧。”

卫东和罗勏很快就进入了“投影仪放映员”状态,先将其中一段胶卷经过处理后放入了投影仪中:“这是……麦芃相机里的胶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