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2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为灯旅的“白昼”时间过短,大家只能分组行动。

“我答应了要给陆恒扶棺的,一会儿就我们几个摄影圈的老朋友去送他吧,”麦芃一面揉着疼痛的脑袋,一面说道,“相信陆恒能够理解,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找签名。”

杜灵雨看了看柯寻,柯寻说:“一会儿我也过去,东子和萝卜留下准备放投影仪,昨晚很多照片还没来及看。”

卫东和罗勏点点头,心春也跟着点头。

“趁着点灯人他们还没过来,我认为咱们现在应该重新清点一下自己的包裹,”说话的是邵陵,“包裹里有很多被我们忽视了的东西,说不定隐藏着重要的信息。”

这句话很有道理,陆恒包裹里的乌木盒子如今成了谜,但大家坚持认为,和大家处于同一时间线上的陆恒是绝不会洞悉到乌木盒子的秘密的——他的死完全是被动的。

此刻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包裹,也不再避嫌,索性全都摊开摆在了桌上。

麦芃把自己的包裹拿出来之后,与牧怿然一个对视,就迅速去公共柜子上拿显影罐:“我现在就把咱们刚来时我在楼梯口拍的那张图片洗出来,那张照片可能挺重要的。”

“再加上昨天剪下来的奚盛楠相机里的胶卷,”牧怿然在一旁搭手帮忙:“这个洗胶卷的过程我基本了解了,一会儿你去扶棺,剩下的工作我来完成。”

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外行说出这样的话,麦芃都会断然拒绝,但此时的牧怿然,却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信任:“我把显影液定影液这些都调配好,牧哥你就按时间加进去,其他也没有很复杂的。”

牧怿然点头:“放心。”

麦芃和牧怿然准备洗胶卷,其他人就清点桌上的包裹物品。

相比其他人,方菲的东西最简单,包裹里只有一个雪白的巫的面具,别无他物。

其他人也纷纷把自己包裹里比较特殊的东西拿出来,比如邵陵的埙,比如卫东手绘的那本《光明旅卫氏画集》,比如杜灵雨的菱花镜,比如柯寻和牧怿然一模一样的木鸭子,比如……

杜灵雨翻着自己包裹里其他的东西:“我这里还有几本香谱,刚来的那天就看到了,但一直没机会翻看,咱们这儿的白天太短了。”

“香谱?”秦赐此时正在研究自己包裹里的两个药盒,“是跟咱们的货品有关?还是……”

“我本身对调香比较感兴趣,”杜灵雨翻阅着手里的几本香谱,查找里面有没有缺页现象,“在现实世界是调配香水,到了这个世界大概就演化成香料熏香之类的了。”

“我真觉得奇怪,你们这里都有书,但奚姐的包裹里反倒没有她写的小说,按理说那个瑕玉和咱们这个世界有很紧密的联系啊。”罗勏的一个小包裹里有很多肉干儿,里面还专门写了个纸条标注:心春热量补给。

罗勏喂了个肉干儿给心春吃,心春欢快地蹦了老高,尾巴转得像个小陀螺。

曹友宁似乎想起什么:“你说的这个我倒是有印象,奚姐经常会在随身的包里带一本儿书,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书。”

杜灵雨也仿佛想起了什么,此时翻开奚盛楠的包裹,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对啊,奚姐都会随身带着那本书的啊!我记得去美术馆的前一晚她还在宾馆翻过那本书的!她肯定是装在书包里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杜灵雨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邵陵问:“你说的是关于瑕玉的那本小说?能不能大概讲一下主要内容,还有,书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内容结构,比如主题思想,甚至出版社,责编,序言,装帧设计,无论哪一方面,想到了都可以说!”

杜灵雨努力让自己静下来,首先说:“很抱歉,这些天太过紧张,我完全忘记了这本书的事情。”

“没什么,奚盛楠自己也没有提过这件事。”邵陵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杜灵雨。

杜灵雨:“书的名字叫《瑕瑜》,写的是一个女孩子的成长,年代有些模糊,叙事用语完全是古风风格,内容却有些偏重于近现代,文中避免描述现代化的东西,没有汽车、电话之类的,但女主却是要出去工作的,而且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得到了爱情和幸福,最后和男主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邵陵不认为这是灰姑娘白雪公主之类童话的美好词汇。

“女主找到了永生之门,”杜灵雨说,“这个,说起来是有些离谱,和整文风格也不符,因为‘永生之门’的这个结局,这个小说在文学网站被读者骂惨了。”

众人听着,也认为小说内容有些离谱了。

“我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身边总带着自己的书?”卫东忍不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