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2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对于陆恒的死,大家没有急于报官,而是先检查了陆恒的包裹。

当初奚盛楠的包裹里就有瑕玉的首饰,很难说陆恒的包裹里会发现什么。

包裹里大多是些日常用品,唯有一个奇怪的掌心大的乌木盒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秦赐用布巾垫着,打开了这个奇怪的乌木盒,里面放着一些小药丸似的东西,秦赐轻轻嗅了嗅:“应该是润喉糖之类的。”

“也就是说,陆恒的包裹里并没有什么秘密?”曹友宁的眼神中闪烁着恐慌,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经历的第二次死亡事件,而且两次死去的都是和自己非常亲密的朋友。

“看这盒子的外观像是个药盒,在我包裹的医药箱里也有两个类似的盒子,”秦赐说着将这个乌木盒子在耳边晃了晃,“听起来没什么异样,但我总觉得我的药盒容量更大,虽然它们外表看起来差不多大。”

牧怿然将乌木盒子拿过来,仔细观察盒子的侧面和底部,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小抽屉,将里面的机簧打开,这个小抽屉就能拉出来。

“这也太神秘了,我怀疑陆恒都打不开这个小抽屉……”曹友宁的话还未说完,就目瞪口呆地看着牧怿然将抽屉里的一张叠着的纸取了出来。

“是不是那张药方?”牧怿然将那张纸给秦赐看。

秦赐想要点头确定,但为了稳妥还是将那本医书拿过来,将这张纸放在被撕掉的那一页,撕纸的痕迹重合得严丝合缝。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万没想到“毒香”的配方居然被陆恒偷偷撕掉并藏了起来。

秦赐又闻了闻药盒里那个小抽屉里面的气味,表情一沉,眼睛看向杜灵雨:“小杜,你闻着这个气味是否……”

杜灵雨艰难地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气味,奚姐死的时候身上就有那个气味,现在陆恒的遗体……也有这个气味,这个抽屉里的味道更重,但因为放在了乌木盒子里,所以味道被乌木的香气巧妙隔绝开,很难被闻出来。——就好像当初那毒药被下在辣酱里,味道也被辣酱的浓烈味道隔绝开了一样。”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陆恒会私藏这些毒药,我不相信陆恒会吃这些毒药自杀,更不相信陆恒会给奚姐下毒!奚姐可以说是对陆恒最重要的人。”麦芃断断续续说着这些话。

“麦芃,你脸色很不好看。”杜灵雨有些担忧。

“我就是头特别疼,从醒来就是这样了,”麦芃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我还是不信,陆恒会瞒着咱们藏毒!也许这一切是咱们看不到的一个人干的,最后咱们都会被这个人毒死。”

“不,毒药大概一共就这么多,”秦赐回答了麦芃的话,此时,他正将目光从那张配方慢慢移到麦芃的脸上,“我昨天就已经清点过我们所有的香料货品,这些货品和我们的货品总量与出货单相对比少了一部分,而少的这几样香料,恰恰是这种毒香的配方用料。”

“你的意思是……”

“毒药的配方无需过多,我们少的那一部分配料,如果集合在一起,也就顶多装满药盒这一小抽屉吧。”秦赐望着众人,“也就是说,抽屉里是全部的毒药,毒死奚盛楠的辣酱里,放了一小部分,而陆恒昨晚吃掉了剩下的一大部分。”

罗勏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状况弄得摸不清头脑:“这些毒药是不是另一个人配的,然后这个人用这些毒药杀死了陆恒和奚盛楠。”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一次杀掉这两个人,而要分成两次?”说话的是卫东,“如果一次毒死两个人,成功率更大吧。”

朱浩文:“而且还有个前提,这个假想中的凶手需要掌握我们所有人的习惯,最起码了解我们每个人的口味,才会精准地让奚盛楠吃辣酱中毒身亡,并且这个人有能力让陆恒在深夜里独自坐在桌边,平静地饮下这些毒药。”

听到“饮下”这两个字,杜灵雨才发现陆恒遗体趴着的木桌旁有一个水杯,那就是大家惯常用的水杯,只是按照上面的花纹简单分配了各自的主人。

屋门轻轻被推开了,一阵明亮的暖光照进了房间,点灯人探进头来:“各位客官,有需要帮忙的吗?”

牧怿然望着点灯人:“我们这里有死者需要安葬。”

“好,我去叫人帮忙。”点灯人说完这话就礼貌离开了。

现在是点灯时分,也就是牧怿然当初假设的零点,此时到处都充满了明亮的暖光,仿佛有个熬鸡汤的人对你悄悄说:今天又是崭新的一天啊。

杜灵雨蹙着眉头闻了闻自己的衣袖,又闻了闻自己的手腕,眼睛望着门外明亮的走廊,有一种想要逃出去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