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2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下面是属于方菲的一个半小时。

萤石旅的巫大人住在另一座天井围楼里,与成员们的住所隔着两座围楼。

方菲是沿着一道长走廊过去的,这走廊颇有些古代抄手游廊的意思,将前后几进院子通连起来。

巫大人的地址是从旅官大人那里打听到的,方菲手里提着的贵重香料也是秦赐帮着挑选出来的,在方菲的经历里,这种独自提着礼物去拜访长辈的事情似乎还是生平第一次发生。

巫大人住的地方很高,接近顶层,从这里打量整个灯旅,有如昏黄古画。

给方菲开门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她打量了方菲两眼:“姐姐请进。”

方菲将礼物放在桌上,这个房间里没有灯,照明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萤石,冷色调的光往往令人清醒。

“你是来找我祖母的吧,她被请去看双生了。”女孩请方菲坐在椅子上。

“我是来谢谢巫大人提供的珍贵萤石。”方菲礼貌说道。

女孩儿却很不见外的样子:“自古巫人是一家,何必客气。”

方菲想了想这句话,字斟句酌地问道:“这句话我也常听人说,但在咱们的世界,自古能古到什么时候呢?”

“反正就是很久很远。”女孩儿认真回答。

方菲看了看女孩手腕上的古朴手镯,和自己这一只异曲同工,于是便试探地问道:“你也是巫吗?”

女孩儿点点头,坐到方菲身边来看她的镯子,同时将自己的镯子褪下来同方菲的作比较:“我祖母说,再久远的事情也逃不出这个圆圈。”

方菲内心一动,却又没个章法,便也不冒然相问。

幸而这女孩儿生性活泼,起身走向柜子:“我听说你们光明旅的面具是雪白的,是不是?”

方菲见她也拿过一个面具来,那是一个黑色面具,上面有几个不规则的白色形状,就像是一枚枚的萤石。

方菲点头:“对,我的面具是白的。”

“那多好看!”女孩儿还是少女心性。

方菲浅浅一笑,试问:“你戴过了吗?”

“还没呢,”女孩儿吐吐舌头,“又没人请我做巫事,也没机会戴。”

“哦。”

女孩儿又悄悄跟方菲说:“我偷偷戴过,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但就是不一样了。可惜事后还是被祖母觉察到了,以后再也不敢偷偷戴了。”

“听巫大人的总没错。”方菲也不知该怎样往后引话,“对了,你刚才说巫大人去做什么了?大概多久回来?”

多久,说到这两个字方菲有些紧张,这是个明确的时间表述,不知道对方会作何反应。

女孩儿却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我们萤石旅就是这点好,灭灯之后还有萤石可以照明,所以祖母常常会被人请去很久。”

“我很少来灯旅,对这里的规矩了解得不多,灭灯后从来没有出过门。”

“最好别出门,有些命数差的人说不定会在夜里走错路,造成双生,无法圆满。”女孩儿认真说道。

方菲记得刚才女孩儿说过的话,那位巫大人就是去给“看双生”了,这个双生究竟是什么?刚才自己误以为是去给双胞胎除惊之类的,看来并非此意。

方菲:“我们都能看双生吗?”

“都能,不过得过些日子呢!”女孩儿有些遗憾似的。

“过些日子?”方菲把‘日子’二字咬得很重。

女孩儿脸色一红:“我是不是犯忌了?在你们光明旅不就叫日子么?你们那里亮。”

“对,我们那里是叫日子,”方菲不习惯这样旁敲侧击打哑谜,于是索性直接又问:“何为双生,我一直没有完全弄懂。”

女孩儿轻轻一叹:“我也不是很懂,反正就是贪恋世间不肯死的人,永远也无法圆满,就这么在逆旅里荡着,可怕的是,万一在活着的时候就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女孩儿脸色白了白,“越说越怕了。”

“那巫大人怎么治呢?”方菲问。

“不知道,”女孩儿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方菲,“你不已经是巫大人了吗?”

方菲微微低头:“我的经验很少。”

“哦……”女孩儿突然一笑,“没关系,你才这么年轻,对了,你有多少寿数?”

“嗯?”

“你在成为巫的时候没有被算寿数吗?”女孩儿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方菲,越来越弄不懂眼前这个姐姐。

方菲压低声音说:“不要问,犯忌的话还是少说为妙。”

女孩儿脸色一红,轻轻一笑不再作声。

方菲感觉自己再待下去迟早会露馅儿,于是就打算先告辞,谁知这时候女孩儿又说话了:“我猜,另一个你已经是个伟大的巫大人了,她给你提供了不少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