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1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所有人都未想到,居然能从旅官大人那边收益颇丰——除了借到一面珍贵的高倍放大镜之外,还借来了一枚极其明亮的萤石。

“说是看咱们巫大人的面子,萤石旅的一位巫大人亲自提供的。”柯寻将这两件“宝物”放在了桌子上。

卫东则借到了一些木匠用的工具:“大佬,咱们这就开工?”

牧怿然将一只大木盒放在桌面上,体积大概有两个鞋盒子那么大:“这些东西足够了,这块萤石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在牧怿然的指挥下,众人齐动手,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利用这只木盒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放大投影仪。

放大镜被巧妙地镶嵌在木盒的一侧,萤石则被镶嵌在放大镜对面的一侧,另外两侧开了细槽,用于胶卷的移动。

房间的所有灯都被灭掉之后,神奇的投影效果就展现在了墙壁上。

或许是由于这枚萤石奇异的质地和光亮,墙壁上的投影效果居然不输于现代的投影仪,尤其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简直堪称奇迹。

卫东和罗勏两人各站在投影仪的两侧,一个人负责推送胶卷,一个人轻轻收拉胶卷,两人的力量速度保持一致,尽量避免胶卷表面产生划痕。

当墙壁上神奇地展现出一帧帧发亮的图片光幕时,众人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叹。

墙壁上的图片从山水到城市,从黄昏到夜景,当图片定格在那一张熟悉的城市电视塔夜景时,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大家都记得下一张图片是什么。

卫东和罗勏默契地一起停顿了一下,罗勏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卫东,此时他的脸被投影仪的光打出了一种奇异的效果,仿佛他也成了墙壁光幕的一部分。

卫东点了点头,那意思是说:准备送卷儿吧。

罗勏也略微一点头,手里的胶卷轻轻一松,就感受到了卫东那边适当的抻拽力,屏幕上的电视塔渐渐平移进了黑暗,被一幅略显模糊的图片所替代。

因为没有进行照片冲洗,所以,墙壁上的图片依然是负片效果,黑即白,白即黑。

这张负片的整体是灰色,模糊的女人身影,是略深于整体背景的,看来女人穿了一件颜色偏浅的衣服,衣服上有一些大块的花纹。这里面最大的色彩冲突就是女人的头发了,在负片上看,女人的头发几乎就是白色的。

由此看来,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那长长的头发似乎被女人编成了一条粗粗的麻花辫子,自耳畔一侧垂下来,辫梢儿几乎垂到膝盖的位置。

“这是……”杜灵雨惊讶地望着墙壁光幕上的女人,与她一起显现出惊讶神情的是陆恒。

“怎么,你们认识这个人?”邵陵问道。

“从这个女人的发型来看,她应该是瑕玉。”杜灵雨说。

陆恒也点头表示肯定:“盛楠在小说里就是这么描写的:女主角总是将一头浓密的头发编成长长的麻花辫子,从肩膀垂下来直至膝盖……”

柯寻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女人的衣服上,此时他慢慢走近两步,在不挡光的极限下努力辨认着什么:“她的心口好像有东西,那个东西特别白,所以应该不属于衣服,也不属于衣服的花纹。”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女人的心口处,最终秦赐说道:“那个位置是人体的要害部位,如果我推断得没错,负片上那个白色的东西应该是一个黑色的刀柄。”

墙壁上的光幕轻轻颤了一下,是罗勏的手哆嗦了一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心口的那一大片浅色根本就不是衣服上的花纹,那应该是……一片深红色的血迹。”

如果是血迹的话,实在是触目惊心,因为女人的身体上并不止这一处血迹,而是有大大小小很多处。

“从这个女人的动作状态来分析,她是一种踉跄的步态,几乎随时就要倒地。”柯寻说出自己的看法。

难怪这个女人的动作会非常慢,原来这种慢是一种濒死状态下的慢,是奄奄一息的慢。

由于图片效果发虚,无法看清女人的表情,但如果结合她一身的血迹和踉跄的步态来看,她的表情一定十分痛苦。

“我不明白,为什么照片会拍到这个?”麦芃发出了疑问,“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瑕玉已经死了,也就是说,我们用镜头拍到了以前的事情?

“从这张照片来看,唯一正确的只有地点。难道说,我们可以用相机拍到这个地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这件事简直太离谱了,也太神秘了。”

牧怿然站在一个略偏的位置,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墙壁上的光幕,此刻终于开口说道:“如果没有记错,陆恒拍摄这张照片用的速度是116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