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1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在脑海里一张张翻过那四张负片,按牧怿然的说法,如果最后一张拍的人影是自己,那么其他负片的内容应该也是这个屋子里的人:“吃东西的那一张,应该就是大家吃饭时的场景,我记得心春好像就在那个位置的,大家喂给它好多食物,看起来就是一大堆了。”

这么一解释,就消除了大部分恐怖感,而且还略有那么一丝奇怪的好笑。

或许是因为突然放松的缘故,柯寻竟觉得困了,听着身边牧怿然的呼吸声,对方似乎也在即将入睡的边缘。

黑暗房间里的一切都阒然无声,仿佛活着的只有角落里的袅袅香烟。

这一夜似乎很长很长,长到令人错觉已经睡过了七天七夜。

杜灵雨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已经不似睡前那么黑暗了,而是光线很暗的灰。

房间里依然是老样子,高高的木质天花板,贴墙的大木柜,大桌子,以及自己躺着的大通铺。

居然活着醒过来了,杜灵雨一面暗自庆幸着,一面又隐隐盼望着一切早点结束,假如每天都在这个可怕的房间里醒来,估计自己早晚会被精神折磨死。

也不知睡了多久,杜灵雨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僵,或许是寒冷的缘故,杜灵雨忍着僵痛感,翻了个身,只觉得周围似乎不大对,仿佛一切都陷入了莫名的死寂。

没有来由的,杜灵雨产生了一种灭顶般的恐慌感,甚至不敢挪动自己的视线,于是便任由目光停留在房间木柜的方向,那里有淡淡的烟雾缭绕着,是牧怿然点燃的计时香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自己是否还在画里或画外的世界安好?

杜灵雨鼻腔里闻到的却是另一种香气,这香气和之前的味道不同,虽然也淡淡的,但却有些诱惑的东西在里面,让人想继续闻下去。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是方菲。

杜灵雨感觉这一道声音对于自己简直是一种救赎,此刻松了松筋,慢慢坐起来:“这一觉可真长啊。”

“起床吧,准备洗漱,吃早饭。”方菲的声音略冷。

杜灵雨感觉有些不对劲,明明方菲是睡在自己左侧的,怎么这个声音来自右侧?杜灵雨下意识向声音的方向看去,便见方菲已经穿戴整齐,就隔了一段距离坐在自己右边的位置。

“你已经洗漱好了?”杜灵雨的视线慢慢从方菲向自己这边移动,赫然发现躺在自己身旁一动不动的奚盛楠——奚盛楠悄无声息地躺着,她的脸上盖了一块布,她并不是在睡。

杜灵雨惊诧地忘记了尖叫,她迅速离开了奚盛楠身边,看方菲的样子,奚盛楠脸上的布应该是她盖上的。

杜灵雨佩服方菲的冷静,此时也尽量让自己不再哆嗦:“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奚姐她……”

“她出事了,”方菲的任务似乎是守护着尸体,“他们已经去叫人了。”

杜灵雨这时候才想起看其他同伴,这才发现床上睡着的只剩下曹友宁,陆恒和麦芃此时也在房间里,就站在床铺边上,表情非常难看。

杜灵雨慢慢挪到两个同伴的身边,很小声地说:“为什么不把大家叫醒,曹友宁现在……要不要叫醒他?”

麦芃:“千万别,刚才陆恒把我叫醒,我差点死了。”

“什么?”

“说不清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似的,我的心脏难受得快跳出来了,缓了半天,现在还不舒服。”

“哦,那还是等他自己醒来吧……”杜灵雨感觉自己似乎在有意说着无关话题,因为真的很怕谈论奚盛楠的死,仿佛这个“死”是个秘密,只要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听,就会安全。

杜灵雨突然想起了什么:“哎?麦芃,你的声音,你的声音完全恢复了?你感冒都好啦?”

明明昨天还是极其严重的感冒,今天怎么说好就好了。

陆恒似乎也刚反应过来,但此刻只是无神地看了看麦芃,并没有说什么,目光又重新停留在了躺着的奚盛楠的身上,眼神里是一片绝望死寂。

麦芃:“我也奇怪,我的声音突然就恢复了,鼻塞也好了,只是,我的嗓子特别特别疼,疼得像刀割。”

杜灵雨疑惑,却也解释不出什么,再说此刻心里更大的事是奚盛楠的死亡,她是怎么死的,她昨晚经历了什么?昨晚自己是和她挨在一起睡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昨晚和死神擦肩而过了?

杜灵雨觉得浑身发冷,冷得几乎要被冰封住。

“是哪儿?这间?”外面有了嘈杂的人声。

打开门的是柯寻:“对,我们发现后没有挪动,还保持着原样。”

除了几个老成员之外,还有一个管事人模样的中年人,他的表情很沉着,慢慢走近了床铺边,看到方菲,还微微颔首:“巫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