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1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众人瞬间远离了窗子,大家下意识集中在了牧怿然的附近,仿佛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牧怿然:……

“你拍第几张照片发现问题的?”柯寻感觉自己被大块头曹友宁挤出了“队友圈”,此时干脆向拍照者直接发问了,“我怎么听着第一张的‘咔嚓’声,比第二张快?”

麦芃努力维持着镇定:“是的,第一张的快门速度比第二张要快。第一张属于试拍,我就选了常用的1250秒,这种速度适合拍正常行动中的人物,拍的时候觉得自己手上的感觉还不错,于是就打算尝试慢一点儿。其实拍夜景最好用慢速,我就试了试130秒,我认为这个速度应该能勉强承受我手抖带来的误差。”

麦芃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只有拍第一张的时候看到了窗边那两个亮点,第二张虽然换了位置,但窗口还是在取景范围内的,可惜拍的时候感觉很亮,眼睛有些花,什么也没来及看到。”

柯寻想了想,给出一个大胆的提议:“胶卷还剩最后一张,你敢不敢拍外面?”

麦芃:“门外面?”

柯寻站起身来,走到麦芃身边:“对,咱们把门开一条缝,把镜头对准外面走廊拍一张,我陪你。”

麦芃感觉自己拿相机的手出了汗,在棉袍上揩了揩,又重新拿稳相机:“行,我试试。”

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没再说话,即使认为这件事情很冒险,但线索往往是从险中求来的,入画本身就是个冒险的过程。

柯寻陪着麦芃来到屋门的位置,轻轻打开了别着门的插销,外面的黑暗仿佛浓雾,随时都能将整个屋子染黑。

“我顶住门,你尽量别往外探身子,就在门缝拍。”柯寻站在门后方,将门缝控制在一个相机镜头的宽窄,“拍吧。”

麦芃深吸口气,感觉柯寻的语气让自己踏实了很多,他端着相机稳住神,很快就完成了拍摄,或许怕惊扰到外面的人或什么,麦芃并没有开闪光灯。——有些东西即使不开闪光灯应该也能够被拍到。

柯寻将麦芃拉回房间,迅速关上门插上插销:“刚才那张有新发现吗?”

麦芃有些惭愧:“我没敢看,再说外面一团黑,看也看不到什么。我只是调整了合适的光圈距离,怕自己手抖,把速度调在了160秒。”

“刚才挺顺利,”柯寻拉麦芃回到桌旁,发现对方的手已经有些冰凉,“下一步就是洗胶卷了。”

几个新人开始七手八脚为冲洗胶卷做准备,在麦芃和奚盛楠的指挥下,几个新人渐渐分工明确,进行得有条不紊。

老成员们在一旁打着下手,大约一个小时后,这一卷胶卷终于经过了定影,可以从显影罐里取出来了。

所有人都打开了手机照明,心春也瞪着明亮的眼睛凑过来看。

“非常成功,比预想的还要成功。”麦芃将胶卷慢慢展开,专注的目光扫过一格一格的图片,“咱们这里的室温太低,所以图像的颗粒偏大,通过控制水温和时间,也只能保证基本的清晰度。”

杜灵雨忍不住说:“在这种环境下能出这样的负片,已经很逆天了。”

大多数人都不说话,只是凝神望着麦芃手里的胶卷图案,一格一格的,每一格都似一个小小世界,留下了永恒的光影。

因为是陆恒的胶卷,所以他看得格外认真:“前面的是咱们在山上拍的,再往后看,公路,对对,再往后,夕阳,对对,城市夜景,没错儿,我在进画之前拍的就是昨晚的夜景。”

这句话听起来感觉很是凄凉。

大家现在没空儿话凄凉,十四双眼睛(包括心春)都一瞬不瞬盯着徐徐展开的城市夜景,十几张夜景慢慢从眼前划过,最后展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张电视塔大楼夜景图。

“这是最后一张,后来就入画了。”陆恒的声音有些发虚。

下一张图——杜灵雨先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然后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整个人躲在了曹友宁的身后,曹友宁的情况也并不好,胖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这这这是什么啊?天啊……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画面整个是浅灰色,似乎是室内,一个深灰色的女人的影子发着虚,似乎是在奔跑着,因为画面太小,实在无法看得清楚。

方菲盯着画面看了半天:“我认为这就是灯旅的二楼,我们今天去看死者瑕玉的地方,这几个木柱子我记得很清楚,整个格局也基本一致。”

陆恒整个人都不好了,哆哆嗦嗦半天说不成句:“我,对,我,我就是在这个位置拍的,可可可可是,我当时拍的时候有很多人,而且,死者是盖着白布躺在那里的!你们,你们当时都在啊,你们都看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