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1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卫东、曹友宁、方菲、罗勏和心春,五人一狗结伴儿来到了楼下的店铺和集市。

柯寻给大家简单分成两组:“方菲、东子、曹友宁,你们就在这边的集市转,我和萝卜去那边的店铺,大概一小时后在这个地方集合。”

曹友宁:“手机上没有时间,怎么判断一小时啊,”说着还四处观望,“这个大广场怎么连个钟表都没有啊。”

时间的确是个问题,方菲说:“每一组都尽快打听,先完成任务的组就在这里等待。”

“行吧。”卫东看了看四周,“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咱们顺便把午饭也买了吧,应该到中午了。”

周围都是灯光,窗外又是灰蒙蒙的雾,根本无法判断太阳的方向,也就无法获知大概的时间。

曹友宁立即点头:“快买午饭吧,我早就饿了!”

大家都有点饿了,现在只能靠肠胃消化的程度来判断时间,比原始人还原始人。

分组之后,柯寻和罗勏就向那一排店铺走去。

“哥,你带钱了吗?”罗勏跟在柯寻身后,心春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在后面。

“我从包裹里拿了些钱,”柯寻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这里的货币应该是通用的,账单上显示,我在灯旅花过一些钱。”

“账单?!哥,你还有记账的习惯?”罗勏很吃惊,感觉这个习惯和柯寻的人设完全不符。

“我从不记账,但我的钱袋里有一份简单记录的账单,而且是我的笔迹。”柯寻始终想不明白这一点,打算回去了再和牧怿然说,“回去了你也好好研究一下你包裹里的东西,我感觉画并没有完全摸清咱们每个人的习惯。”

两个人边说边走,前面是一家裁缝店,应该没有两人想买的东西,但柯寻还是进去打听:老板,哪里有卖放大镜的?

“光明旅的商队才会卖那些稀奇货物。”老裁缝低头缝制衣服,半天才抬头看了柯寻一眼,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这个就是从那些商队的商人手里买到的。”

柯寻自己就是光明旅商队的,可惜自己的这支商队只贩卖香料:“老师傅,那些卖放大镜的商队什么时候还来?咱们这儿的店铺有没有可能从他们手里进货?”

老裁缝摘掉眼镜之后,眼睛有些深陷,而且有着很明显的深棕色黑眼圈,此时这双眼睛就死死盯着柯寻,一眨不眨,声音格外阴沉:“什么时候。你说什么时候。你是要犯忌吗。你犯忌。你犯忌了。”

柯寻也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犯了忌’,此时被步步逼近的老裁缝弄得连退了两步。

罗勏早在旁边吓傻了,心春却做出护主的样子,“呜呜呜……”了几声。

老裁缝似乎被狗声唤醒了似的,喘了口气,使劲儿揉了揉眼睛,重新戴上了眼镜:“哦,小伙子,你刚才说什么?”

柯寻:我也不敢说了,不知道哪一句犯忌了……

老裁缝定神想了想:“哦哦,看我这记性,你是说放大镜是吧,咱们灯旅有的店铺是会从商旅手里进货的,前面有家玩具店好像就有放大镜望远镜什么的,你去碰碰运气吧。”

“好好,谢谢。”柯寻和罗勏连连道着谢,赶紧出门了。

“我天啊,哥,刚才吓死我了。”罗勏的腿都软了。

柯寻刚才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你说,我刚才到底哪句话犯忌了?是光明旅吗?可是,光明旅这几个字明明是他自己先说的啊。”

罗勏毕竟只经历过一幅画,此时还是心有余悸:“我想起东哥给我讲过的几个老头NPC了,有一个复读机老头,据说差点儿吞了你们,还有一个穿红背心儿的收发室老头,还有一个广播老头,一直没露面儿,只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不要污染颜色!我靠我觉得这个最怕了。”

柯寻:那好像不是个老头儿吧……

罗勏:“我也算是经历过老头NPC的人了……”

柯寻反倒有些释然了,NPC的突然机械化令人觉得这幅画并非想象中的无懈可击,起码让大家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禁忌,这就离掌握规则不远了。

往前走过几家店铺,果然看到了一家玩具店,可偏偏紧紧关着店门。

两人只好去问邻居——一家卖羊肉饼的:“老板,旁边的玩具店关门了?”

羊肉饼老板:“刚闭店,回去睡觉去了。”

罗勏看了看周围亮闪闪的烛光:“回去睡觉?”

羊肉店老板不以为然:“困了就睡呗。”

柯寻突然发现旁边的一家店铺也正准备关门,心里觉得有些不对:“怎么都要关门?”

“想睡觉了就关门呗,咱们这儿又没规定必须一直开着门。”羊肉店老板发现两人并没有买羊肉饼的意思,就有些不悦。

柯寻看了看老板正在烙的大张羊肉饼,分很多层,炙烤的碎羊肉很新鲜,又铺上胡椒豆豉,味道十分诱人。

“要不咱们中午就来这个?”柯寻说。

罗勏早就饿了,羊肉饼的香味太有诱惑力了:“行啊,就这个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张的羊肉饼!”

“我们古楼子是四旅名吃!来灯旅的人都要尝尝的!”老板很快又热情起来,“这一大张够三个汉子吃的,你们俩要多少,我给你们切!”

柯寻算了算账:“先来四张吧。”

“好嘞!!”老板的声音那叫一个响亮,没想到碰到了这么大的主顾。

柯寻进一步笑道:“咱们这儿开店都挺随意的,说困就困,说打烊就打烊,我们下顿还来您这儿买的话,能买上吗?”

柯寻经过一路琢磨,似乎隐约明白了那个‘禁忌’究竟是什么。

罗勏也急忙道:“是啊老板,要是好吃的话,我们晚饭……”

柯寻使劲儿一拍罗勏,让他立即闭口,此时笑着说:“好吃的话,我们顿顿都吃您这儿的饼!”

老板听了这话,很是高兴:“这个您放心,我们店就只有灭灯才打烊,只要一点灯,立马就开始张罗开店了!我和我兄弟伙开的店,轮班儿做饼也不那么累。”

老板非常利索,已经用刀把四大张羊肉饼切出来了,色泽金黄,透着肉馅儿,看起来十分美味。

柯寻想了想,字斟句酌地又问一句:“我们初来乍到,这会儿是不是快灭灯了?”

老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右手举着刀,左手扶着案上的饼,脸上写满了茫然,仿佛一下子失忆了似的。

罗勏胆儿一颤,拽着柯寻后退几步,很怕NPC突然暴走。

大约半分钟后,老板仿佛才回过神儿来:“看我这人,愣什么神儿呢,古楼子凉了就不好吃了!赶紧给你装!”

柯寻也没再多说,接过老板递过来的一大纸包羊肉饼,付了钱,又问一句:“对了,哪里有卖放大镜的?”

老板想了想:“旁边的玩具店就有,集市上要是有光明旅的贩子,说不定也能买着!”老板说着就看了看柯寻身上的棉袍,“你就是光明旅来的吧,你们手里从不缺那些稀奇玩意儿的。”

柯寻笑道:“可能是丢到哪里找不到了,等我回去再找找。”

罗勏紧跟着柯寻走出了这家店:“我天啊,咱们刚才哪句又犯忌了,那老板差点儿也……”

“是时间。”柯寻低声说,此时周围比较安静,人不太多。

“时间?”

“对,我第一次犯忌是因为问了‘卖放大镜的商队什么时候还来’,这是一个比较明确的时间点,老裁缝后来还重点重复了‘什么时候’这四个字;第二次险些犯忌,是因为问了‘这会儿是不是快灭灯了’,这又是一个时间点,但也许我问得比较随意,所以并没有引起NPC的强烈反应。”柯寻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

罗勏仔细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但是,人们在日常说话的时候总免不了会说到时间吧,比如‘现在几点了’,‘你什么时候来’,‘是不是快灭灯了,’,‘你怎么说睡就睡,你这是睡的什么时候的Jio’……”

“所以,咱们最好避免和NPC说话,遇到非说不可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禁忌用语。”柯寻也没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复杂,和NPC交流居然有这么多的禁忌。

两人回到集合地点的时候,卫东几人已经等在那儿了。

曹友宁一脸欣喜地跑过来:“你们是不是买到好吃的了?!”

罗勏:“你比我还馋呢,一蹦三跳的我刚才还以为你们买到放大镜了。”

曹友宁看到羊肉饼就兴奋地搓搓手,还跟罗勏诉苦:“集市上没啥东西可买,全是些针头线脑,猪羊狗兔。”

“咋还猪羊狗兔?”

“是,有卖活物儿的,”曹友宁点点头,“那些羊咩咩叫得可烦了!”说着又看看柯寻手里的羊肉饼,似乎吃羊肉饼是为了报仇。

等在那里的卫东把话头接过来:“除了猪羊之外,别的动物都不叫。”

“别的?还有啥?”罗勏问。

“兔子。”

“兔子本来就不叫好吗。”

“狗,和心春一样都是哑巴。”卫东说。

方菲也说道:“还有鸡,那些公鸡好像不会打鸣。”

罗勏:难道是传说中的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鸡欧耶?

卫东摊了摊手:“我们觉得稀罕就问了问,那老板说鸡就是这么叫的,咕咕咕,公鸡也这么叫,问多了老板就急了,差点儿当场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