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黑色的圆形罐子,上面还有一个造型诡异的黑色盖子,严严实实地盖在罐子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罐子上,罗勏的反应最强烈,抱着心春一步步后退,把身体死死抵住门框,随时准备逃离。

奚盛楠的表情却并不惊慌,只是有几分讶异。

坐在旁边的陆恒也并不惊慌,甚至伸手碰了碰那个罐子。

其他几个新成员也都立起身来,朝那个黑罐子走过去,他们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目光里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虔诚光亮。

仿佛这黑罐子是个举世无双的宝物。

罗勏:卧槽卧槽,邪恶罐子开始发挥威力了,第一步就是将新人们吸引进去,全部化为脓水……

曹友宁走上前来拍了拍罐子,稍微犹豫一下,又拿起来掂了掂。

柯寻低声问身边的牧怿然:“能给菜鸟普及一下知识吗?”

牧怿然:“……我也不认识。”

柯寻吃了一惊,牧大佬除了没看过动画片,还不认识这个黑罐子,当然,大部分伙伴都不认识这个黑罐子。

“谁能给说一下,这里头到底是什么?”卫东也很疑惑:看曹友宁抱着罐子的样子,就像是曾经饥饿的自己抱着一桶刚泡好的方便面……

“现在还不知道里头是什么。”曹友宁说着还晃了晃罐子,“感觉里面有东西,有点儿沉。”

“卧槽你别瞎晃,万一炸了怎么办?!”罗勏差点儿夺门而出,心春也跟着瞪大眼睛乍了乍毛。

罗勏眼看着曹友宁准备打开那个诡秘黑盖子,瞬间就喊破了喉咙:“千万别打开!你就能保证里头是满满一罐金手指吗?!”

众人:“……”

或许是罗勏的话提醒了陆恒,他一把夺下了曹友宁手里的罐子:“别擅自打开!有暗袋吗?用暗袋。”

“对对,暗袋!”奚盛楠开始继续翻自己的包裹,几个新成员也开始七手八脚帮她找。

卫东双眼成了直线:“你们真是摄影师?你们确定你们不是混黑社会的摄影师?暗袋儿?这是什么黑道名词儿?浩文儿你知道吗?”

朱浩文的双眼也是直线:“……”

“找到了!暗袋!!”杜灵雨从一叠衣服的最下面找到了一叠黑布似的东西,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件黑衣,打开却是一个厚厚的造型奇怪的黑色口袋,杜灵雨拿起口袋向灯笼的方向照了半天,“双层的,涂了胶,一点儿不透光!”

听见这话,牧怿然微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似乎明白了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几个新人将黑色罐子放进了暗袋里,互相看了看,最终把一切交给了麦芃。

麦芃揉了揉因为感冒而发痒的鼻子,将暗袋的口封死,两只手找到暗袋上两个像袖口似的东西,伸了进去。

卫东:“我了个槽的,还能再诡异点儿不……”

“用不用把灯熄灭?”牧怿然说。

麦芃顿了顿:“熄灭了更保险。”

或许是因为牧怿然的态度,老成员们虽然没想太明白,但还是配合熄灭了房间里的几盏纱罩灯,站在门口的罗勏也乖乖抱着狗关门进来,房间里一时陷入灰暗,窗帘一拉,几乎就是全黑。

“麦芃,你胆子真大哈,”罗勏的声音在黑暗中发抖,“在这么黑的房间里,你就敢把手伸进黑袋子,还要打开里面的黑骨灰……哦不,黑罐子……”

“别怕,我们经常做这些事的,刚踏入摄影行的时候,这些都是最基础的活儿。”曹友宁安慰罗勏。

“摄影行?”好几个人在发问。

“对啊,你们这些不接触摄影的人不知道,那个黑色罐子是一个标准的显影罐,是冲洗胶卷用的。”曹友宁说。

“啊?”卫东十分惊讶,“一个罐子就能冲洗胶卷儿?!”

陆恒的声音也响起来:“对,可以的,这是纯手工冲洗,如果有经验的话,冲洗出来的效果比冲印店的还要好。”

“真不敢相信……”

“当然,除了显影罐,还需要显影液定影液之类的东西,希望这个世界能给我们提供这些。”陆恒说。

黑暗中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打开罐子的声音,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因为伸手不见五指,大家无法通过麦芃的表情来判断成果。

麦芃的呼吸是重感冒的呼吸,有些粗重:“有,应该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有粉包,好多粉包。”

卫东发散的思维又开始脑补桶装方便面了……有酱料包吗……

“你是说,显影粉和定影粉的粉包?”牧怿然的声音响起来。

“我感觉应该是,而且还有一些冲洗胶卷必备的东西。”麦芃那里又是一阵动静,似乎在将里面的东西摸索着逐个儿确认。

秦赐一时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低声说:“既然已经确定是显影罐,为什么要在黑暗里确认里面的东西,如果是危险的东西,在黑暗里不是更危险了?”

牧怿然回答:“显影罐是用来冲洗胶卷的,万一这个罐子里本身就装着胶卷,擅自打开就会令胶卷完全曝光,导致报废。”

“哦,原来是这样。”秦赐的声音低下来,很难想象,假如这个罐子里本身有胶卷的话,上面会记载着什么……

“有胶卷!真的有!”麦芃浓重的感冒音响起来。

秦赐瞬间感觉自己“一念成谶”。

“有多少胶卷?”陆恒小心翼翼问。

“装在一个小的纸信封里,是剪开的,应该只有几张。”麦芃说。

牧怿然的声音响起来:“这些胶卷目前是无法判断是否曝光的,是吗?”

麦芃:“理论上是这样,如果不拿出来看的话,仅靠摸是摸不出来的。可是,现在这些胶卷已经被剪开了,我认为只有冲洗过后的胶卷才会被剪开。”

想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但经验归经验,万一信封里面的胶卷是未经冲洗过的,拿出来见光就报废,那就等于破坏了珍贵的资料。

“怎么办啊?姐夫。”罗勏的声音响起来。

“两个方案:一是仅拿出一小张底片来,万一曝光也只毁掉这一小张;二是立即去找红色玻璃灯罩,将房间设置为暗房的效果,对照片曝光的危害最小。”牧怿然给出了两个方案。

“我这里有红色灯罩。”突然有一个纤细的声音响起,是杜灵雨。

大家一怔,看来画这是把冲洗胶卷的家伙事儿给大家准备齐全了。

杜灵雨喃喃自语:“难怪我包裹里会有个红色的灯罩,用布裹着,我刚才觉得太过诡异都没敢说,原来是暗房的红灯啊。”

麦芃的声音:“我已经把暗袋封好了,大家现在可以点灯了。”

一盏灯很快亮了起来,是朱浩文身边的纱罩灯,杜灵雨走过去,将一个圆圆的红色玻璃罩递过去……

红灯亮起来,令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张红色的脸,格外诡异。

麦芃这次从暗袋里拿出了一张小小的底片,先是冲着红灯的地方照了照:“是已经洗好了的,技术真不错,这里的室内温度只有10度左右,在这么冷的条件下能够手工洗出这种等级的胶卷,应该是一个经验非常老道的师傅。”

柯寻和卫东已经凑在了麦芃的身边,现在谁也不关心这个胶卷的技术怎样,大家更关心的是,胶卷上面拍的是什么内容。

卫东眯缝着眼睛冲着红灯看了半天:“我看这就是白底上面有几个大黑点儿啊!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朱浩文离红灯最近,也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我认为这上面应该是白点,而不是黑点。”

“浩文儿你眼坏了?”卫东还没说完,就听麦芃说:“他说的没错,胶卷底片就是这样的,颜色和真正照片的颜色是相反的,如果是黑白胶卷的话,那胶卷上的黑色就是现实中的白色,胶卷上的白色则是黑色——因为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显影加工后的胶卷又被称为负片。”

“哦,对对,”卫东点了点头,“这有点儿像处理图片时的反色效果。”

柯寻一直盯着胶卷上的那些黑色的点:“麦芃,你确定这张照片照得很清楚,并且冲洗的效果也很好吗?”

麦芃点头:“我认为是这样,可惜底片太小,但我们又没有专业的仪器来洗印照片,把它放大。”

“这四个黑点上,有一些灰蒙蒙的东西,实在看不清楚是什么,”柯寻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胶卷,“但我觉得这四个黑点,其实都是鱼的形状,是一种形状类似平鱼的鱼。”

或许是柯寻的提醒,令麦芃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将底片反复看着,又把另外几个摄影师叫过来一起看:“陆恒,你觉不觉得这些灰色的东西像是水?”

陆恒看了半天,声音有些发沉:“看纹理形态,应该就是水,但如果这些是水的话,那底片的白色底色应该也是水,这就意味着……”

杜灵雨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幅画好可怕啊。”

其他成员虽然没有摄影专业知识,但是通过刚才麦芃关于负片的讲解,多少也脑补出了这张照片原本的样子。

黑色的水里,游着四条雪白的菱形的鱼。

这个世界的摄影条件有限,应该不可能去水下完成摄影,更不可能拍出四条鱼完整的侧面身形。

也就是说,这四条鱼是平铺在水面上的。

这是四条雪白的死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