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这个光线阴暗的房间里,雪白色的面具因突兀而令人心生恐怖。

这个包裹里面,除了面具之外,居然并无他物。

“这个可能是我的。”方菲说。

众人惊讶之间,便见方菲将自己的镯子取下来给牧怿然看。

大家都不讲话,不知道这个诡异的面具将给这个女孩子带来怎样的命运。

牧怿然仔细看了镯子,从外圈到内圈,每一处都不落下。

“咱们队伍里也有个巫大人,还挺让人放心的。”卫东的声音飘进了方菲的耳朵。

“这个镯子是光明旅的,或许你在踏进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被赋予了‘巫’的身份,”牧怿然将镯子还给方菲,将雪白面具重新包裹起来,“你先收好,这个面具或许对咱们有用。”

方菲点头,拿起了自己的包裹。

“为什么她的包裹里没有自己的东西,只有一个面具呢?”曹友宁看着自己包裹里大大小小的糖块儿,正是因为这些糖,才让曹友宁第一时间认出了它,“我们的包裹里都会有代表自己属性的东西,还有好多杂七杂八的……”曹友宁翻到两件粗布大短裤之后就赶紧把自己的包裹收起来了。

曹友宁随口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很多老成员的注意:大家的包裹里都有很多生活用品,还会有一两件与自己那个世界相关的东西,而方菲那里却只有孤零零的一个面具。

几幅画里趟下来的经验,让老成员们不敢去深想。

卫东拿起自己包里的炭笔,已经在本子上简单勾勒出了这个房间的格局,此刻抬起头来:“巫大人跟咱们普通商旅不一样,肯定不能带那么多庸俗的东西,得心无挂碍。”

“哎呦东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哲儿了~”罗勏凑过来看卫东画画,还把狗端到卫东面前,“给我们心春来个特写吧。”

卫东望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狗脸:“你汪汪两声儿,响亮点儿,要不不给画。”

“呜呜呜——”心春努力了,但还是没能发出标准的叫声,急得眼里都含了泪花。

一只手轻轻抚了抚心春的脑袋,是方菲,她的动作很轻柔,简直不似她平日性格。

“我们刚才也讨论了关于这只狗的事情,”说话的是邵陵,“首先,为什么体感车会变成一只狗;其次,这只狗为什么不会叫。”

此时大家都已经认出了属于自己的包裹,并将包裹里的东西一一查看。

“当初萝卜把体感车带进来的目的,就是指望着它能变成一个代步工具,最好能还原成一辆车。”柯寻看着自己包裹里的一只木鸭子,晃了晃,鸭嘴就发出木头的咔哒声,这是自己童年的一件玩具,而且是爸爸留下来的,据说是当年爷爷给爸爸做的。

罗勏拼命点头:“对对,最好是一辆汽车,或者是一辆马车,哪怕是一匹马也行……”

“呜呜……”心春无辜地望着主人,仿佛在痛恨自己不是一匹马。

“……狗也行……”罗勏安慰自己的狗子,“有些地方不也用狗做交通工具的吗!”

众人的目光一起射向罗勏,不敢相信这家伙打算把小狗当坐骑。

“对,我们也是这么分析的。”邵陵说。

“嗯??”好多人一起‘嗯?’的时候显得特别壮观。

“体感车不会无缘无故变成狗,无论是之前的入画经验,还是这幅画里的经历,我们在外面世界的物品往往不会失去其根本属性,比如食品会变成干面饼,比如手表变成手镯,比如照相机从现代化变得复古,还有手机,就算只剩下照明功能,却依然保留着手机的基本模样。”邵陵细细分析着,“但是,体感车变成狗,从理论上讲不通。”

麦芃皱着眉头:“你们的意思是,在这个世界上,狗就是交通工具?”

这个说法十分离谱,但曹友宁还是认真说道:“我之前看过一个视频,主人带着金毛去打针,金毛非常害怕,主人就整个儿压在金毛身上,但是在打针的时候,金毛爆发了巨力,直接一跃而起背着主人跑路了,主人就以骑狗的姿势被狗驮走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罗勏也跟着笑起来。

曹友宁笑着笑着才发现有些不合时宜,闭了嘴把自己包裹放进了柜子。

过了一会儿,邵陵才说:“所以我们推测,在逆旅之外的世界应该是极其寒冷的,说不定是冰天雪地,而且有很多高低不平的山坡路以及树林。”

秦赐恍然大悟:“难道像爱斯基摩人那样,利用狗来拉雪橇?”

杜灵雨:“我听说用狗拉雪橇是非常残忍的。”

秦赐:“马的重心比较高,在雪地里走森林道路或是上山下坡都不够灵活,如果所运货物不太重的话,有些人会选择用狗来运货,而且雪橇犬也比较耐寒——爱斯基摩人的一个叫马拉谬特的部落里,狗能够忍耐零下70度的严寒拉雪橇来运送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