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画 逆旅(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楼城下方的天井非常巨大,就像是现代的某个中型广场,有宽敞空地,有亭台假山,还有类似卖场集市之类的热闹之地。

但所有的一切总像是蒙着尘,仿佛若干年前曾被大漠风沙侵蚀过,即使努力重建也难以新鲜清洁。

“像个遗迹。”邵陵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眼前的一切既壮观又令人心生恐惧,“这地方简直像个刚出土的地下城,说不定埋藏着什么故事等待我们去挖掘。”

牧怿然听着邵陵的形容,心有所感,但并没有说话。

“这片地方太大了,如果没有线索就这么直接找签名儿的话,估计十年也找不到。”卫东望着这一片雄伟的楼城,居然有些怀念起上一幅画的那艘船和那片海,虽然广袤,但却单纯,“再说,NPC也太多了吧……”

罗勏抱着狗瑟瑟发抖:“我可不想在这地方呆上十年……”

“你想的美呢,咱们也就七天。”卫东毫不留情地提醒罗勏。

罗勏没吭声,心春呜的一声哭了。

大家望着这壮观而复杂的楼城,都有些欲哭无泪。

明明看到的那幅画里只有一座简单的房子,谁知道房子里的结构能这么复杂,能住这么多活灵活现的NPC,简直可谓人山人海。

“你们看,二楼的平台聚集了好多人。”杜灵雨指着二楼的一片篮球场大小的平台,那里的确聚满了人,各个楼层的人似乎也都在向那个方向涌去。

“那里大概就是事发地点,”秦赐放慢了脚步,“点灯人所说的死者瑕玉,应该就在那里。”

“这是画给我们的第1条明显的线索。”朱浩文也停下脚步,并不打算向人群里挤。

“如果这是线索,那签名难道在玉霞的身上?我们要在一具尸体上找签名吗?”曹友宁感觉自己的声音都不大像自己了,今天的一切太过虚幻,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境。

“是瑕玉,”奚盛楠纠正他,“不是玉霞。”

“这只是画里的一个人,而且已经死了,跟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曹友宁的心情不太好,压根儿不去想什么瑕玉还是玉霞,感觉这个所谓的画中死者就像是小时候姐姐拿来吓唬自己的白衣娃娃,披散着头发脸朝下被拖在地板上爬行。

“瑕玉,我怎么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瑕字应该是无瑕的瑕。”杜灵雨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了奚盛楠:“奚姐,我记得你写的小说里……”

奚盛楠望着大家投过来的目光:“也许只是个巧合,我的小说里有一个女主角就叫瑕玉,那是我的第一部小说。”

没想到奚盛楠不仅是个摄影师,还是个小说家。

“业余爱好而已。”奚盛楠淡淡说道。

此时正有几个人从成员们身边经过,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瑕玉姑娘真是可怜,要我说,这名字起得就不吉利,美玉有瑕。”

“偏你有的说,还一套一套的,你要是会测字,还要那些巫大人做什么呢。”另一个人说。

“咱们还是听听巫大人怎么说吧,凶手逃不出巫的眼睛。”

几人边说边走向了二楼人群汇聚的平台。

“美玉无瑕,奚姐,这和你写的那个女主的名字完全一样。”杜灵雨声音微微颤抖,不明白画是怎样获取大家信息的,居然能够捕捉到成员所写的文字作品。

奚盛楠脸色也不大好看,即使这只是个巧合,那也是个不吉利的巧合。

“奚姐,小说里的瑕玉是怎么死的?”卫东问。

奚盛楠抽了抽嘴角:“没死,瑕玉在小说里没有死,最后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卫东觉得瑕玉没有死更加可悲,坏心眼子的画推仿佛就想把幸福美好的东西弄死了给人看。

“说不定这就是个巧合呢,咱们先去打听一下这里的瑕玉姓什么吧。”陆恒在尝试安慰奚盛楠。

奚盛楠似乎有些望而却步,眼睛在人群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牧怿然的脸上。

牧怿然:“我们留在画里的时间越短越好,我建议现在分成三组,一组回我们住的房间找线索;第二组在周边走一走,即使没有线索,能够了解这地方的规矩也行;最后一组去楼下的事发现场。”

“我下去看看。”方菲干脆说道,此刻她已经把衣饰做了简单改变,将包头用的宽纱紧紧束在腰间,整个人就显得十分利索。

“我也去!”卫东紧随其后。

卫东难得一遇的英勇慷慨,把一旁的罗勏看得目瞪口呆,罗勏小声说:“我就不去了……尸体什么的我还不太习惯……”

陆恒的话是对着奚盛楠说的:“你先别想太多,我们先少去几个人探探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