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画 海上燃犀图(2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带着罗勏最后一个跳,并和牧怿然默契十足,事前也未商量,下潜后就一个在最前带路,一个在最后负责照看,一行人排成一排迅速向下游。

众人口中犀角的光在海水中连成了一道光带,果然没有在海水中熄灭。

甚至因为口中衔着犀角,在海中潜游也能从犀角中汲取到微薄的空气,这大概就是《本草》里所说的,“能出气通天”的神效。

牧怿然和朱浩文由于共用一支犀角,只能不断地在彼此之间传递,好在两个人都冷静且有条理,即便需要边游边递换犀角,也配合得默契,没有手忙脚乱。

一路不断向着海的深处下潜,犀角的光能照到的范围并不大,在这一圈的范围之外,依然是漆黑如墨的海水,铺天盖地,四面八方地向着几个渺小的人类挤压而来,让人禁不住觉得胸闷气短,甚至几乎要生出幽闭恐惧症来。

众人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下潜的速度,黑暗是产生恐惧的根源,而当意识里清楚地知道,这黑暗是和汪洋深海一样的广阔辽远深不可测之后,内心深处生出的恐惧感就是成倍、成百倍千倍地充斥了全部的神经的。

罗勏胆儿小,他觉得自己的神经能撑够五天没有崩溃,已经是超越了极限和对自己的认知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他向来对自己就没什么自信,所以他现在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可能撑不住了。

在危机和艰难面前,有些人会想“我还撑得住”,但有些人却会想,“我撑不住了”。

罗勏就是后者。

所以现在,在这可怕的无穷黑暗的包挟之下,他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绝望,越来越……失去了撑下去的信念。

我撑不住了……我真的撑不住了……我要死在这儿了……我可能……真的要死在这儿了……

罗勏流不出眼泪,因为海水正在冰凉地挤压着他的眼球。

他想他爸了,想他妈妈,想他女朋友,想张叔,想刘姨,想他养的流浪猫和被原主人遗弃的狗,他想念画外的蓝天白云甚至雾霾,想念入画之前的他自己。

他真的不想死啊。

他好害怕,可没人能救他,没人帮得了他,他会死在这片冰冷的汪洋里,成为一具孤独的浮尸。

没人帮得了他……

——忽然腰上一紧,一只手牢而有力地攥住了他身上仅剩的那条短裤,而后就这么扯着他的短裤,带着他加快了速度往下游去。

是柯寻,是这个在跳海前揽着他的肩,告诉他“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别怕”的人。

罗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加快了速度,甚至追上了游在前面的秦医生卫东和邵陵他们。

然后他就带着他,同这三个人一起向下游,似乎就是为了要凑上来和他们就个伴儿。

罗勏想了想,然后明白了。

柯寻怕他害怕,更怕他放弃,所以让更多的人陪在他身边,让他从大家共同努力活下去的氛围中,重新看到希望。

罗勏在柯寻的手上抓了一把,柯寻转过头来,在犀角的光里冲他挑了挑唇角。

好邪魅狂拽霸的笑啊,罗勏心想,但此时此刻他特别想诚恳地对他说:哥你手松松劲儿,裤|裆勒我蛋了……

游在罗勏旁边的邵陵,此刻的心情也非常崩溃——因为他一直在注意犀角的光,每支犀角能燃烧的时间是有限的,而眼下,大家的犀角都已经燃到了尾声,甚至可能用不了三分钟,就会彻底熄灭,到时大家将被阻断在通往另一个空间的路上,紧接着等待他们的,就是葬身在无限幽深的海底……

邵陵认为必须要提醒一下这些人,他挥手拍了离他最近的卫东一把,卫东转头看他,邵陵指指自己嘴里的犀角,示意卫东看这犀角燃烧的程度。

卫东冲他竖了竖大拇指,然后转回头去,没事儿人似的继续游。

邵陵:?

是没理解意思吗?邵陵想了想,这个卫东好像脑子是比其他几人差点儿。

于是游到秦赐旁边,拍了他一把,冲他指了指自己嘴里的犀角。

秦赐转头看他,然后一手拿下了自己嘴里的犀角,一手拿下了邵陵的犀角,把两人的犀角换了换,再帮他插回嘴里,自己则衔了邵陵的犀角,转回头继续游。

邵陵:??

……不,我不是说觉得我的犀角不好用要和你换!——现在的医生都这么乐于助人的吗?!

邵陵只好把头转向另一边,伸手正想拍离他较近的罗勏,想了一下又收回来——这小子比别人更不靠谱,于是加把力气划了几下,拍了拍柯寻。

柯寻扭头看他,邵陵指指自己嘴上的犀角,然后做了个“越来越小”的手势。

柯寻用手势回复他“别担心”,然后拍了下罗勏,指了指邵陵,罗勏比了个“OK”,伸手拽住邵陵的短裤,就像柯寻拽他一样,用力一提,然后在柯寻的带领下,拽着邵陵继续向下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