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画 海上燃犀图(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蹲身到这只死雉的旁边,他的对面是朱浩文、邵陵和秦赐,他们三人也蹲在这里仔细地观察着这只雉。

柯寻用手推了推雉的尸体,“那边”的朱浩文邵陵和秦赐乍见尸体突然晃动起来,齐齐惊得跳起身,警戒地退后几步盯着它。

——有效!

柯寻看到了希望,顿时精神百倍,一把拎起雉的尸身,两手一掰雉的两腿,就给它摆了个大劈叉的姿势墩在了甲板上。

牧怿然:“……”

朱浩文:“……”

秦赐:“……”

邵陵:“……”

罗勏远远的:“……”

“……好像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摆弄它。”邵陵犹疑着道。

“……会是海里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么?”秦赐不大确定地猜测。

“那些东西会有这么二么?”朱浩文用下巴指着那只死雉姿势标准的一字马。

秦赐和他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难以置信和希冀的光。

三个人盯着这只死雉,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柯寻却不想耗时间,用手指蘸着雉脑袋上流出的血,在甲板上写字。

然而甲板颜色偏深,他写了几个字,发现这三人并没有注意到,只好停下,想了想,将雉那几根很长的尾羽拔了下来,各在自己的耳后别了一根。

朱浩文看着这两根羽毛的高度和它们之间的距离,忽然开口:“柯寻,是你吗?”

柯寻连忙点头,两根羽毛随着他的脑袋而前后摆动。

“真的是你,小柯?!”一向沉稳的秦赐也罕见地喜形于色,“小牧呢?”

柯寻从自己耳后摘下一根羽毛,用尖尖的羽毛根指向牧怿然站的位置。

“发生了什么事?”邵陵问,“你们能说话么?”

柯寻摇头。

“那么,写字呢?我去拿竹简和笔墨?”邵陵说。

柯寻摇头,用羽毛指向地上的死雉,然后就捏着这根羽毛,蘸着雉的血,在甲板上划拉了几下。

朱浩文将手机的光对准甲板,看到上面似乎有些血印子,就道:“看不清,你等一下。”

说着撕下身上穿着的白袍的大半幅下摆,铺在了甲板上:“在这儿写。”

柯寻用羽毛蘸着血,带血的羽毛尖落在白袍上时,白袍不再化为水波,于是写道:“燃犀。”

“是让我们点燃犀角?”朱浩文问。

柯寻在布上画了个“√”。

邵陵立刻转身去中厅取犀角,秦赐则去把晕过去的卫东弄醒,罗勏一步一步地蹭过来,盯着虚空问:“哥,你隐身啦?”

“……”柯寻在布上写:。

朱浩文:“……”

罗勏:“啥时候了还玩儿表情包,东哥都哭死了,你和我姐夫是怎么了?为什么看不到你们?你们没事吧?找到钤印了吗?你们,你们不会从此以后就成隐形人了吧?”

“这货话真多。”柯寻郁闷,在布上写:shatup!

罗勏:“哥你‘shut’拼错了。”

柯寻:“……”

朱浩文:“……”

邵陵将所有的犀角全都拿到了甲板上来,卫东也肿着一双眼睛跟着秦赐回来,邵陵就问柯寻:“用手机点燃还是我们自己点?”

“手机。”柯寻写,“先点一支,试验。”

大家看懂了他的意思,是要先点一支做个试验,至于要试什么,目前还不清楚。

邵陵就要掏自己的手机出来,却被朱浩文快了一步,几乎是急不可待地用他自己的手机引燃了犀角。

明亮的光照亮了身周的小片范围,小心谨慎地站在光线外的众人,齐齐望向那两根羽毛漂浮着的位置,就见光影交错处,慢慢地显现出两道修长挺拔的身形,正是柯寻和牧怿然。

“柯儿!”卫东大吼一声,扑上去拥住自己失而复得的兄弟。

柯寻紧紧拥了他一下,然后把他推开:“你丫鼻涕都蹭我脸上了!赶紧先说正事——等等。”说着大步过去,先用手碰了碰邵陵怀里没有被点燃的犀角,发现终于可以触到人和实物了,为了再证实一下,又去拿了拿扔在地上的竹简,“好了,回来了!”

“是怎么回事,跟杀死雉有关么?”邵陵问向牧怿然。

牧怿然快速并简略地对几人讲述了一下原委,而后道:“抓紧时间,天亮之前争取找到钤印。”

大家对此话中的含义心知肚明——今夜没有人死亡,天亮前如果还找不到钤印,就要票选了。

邵陵问向牧怿然和柯寻:“这么说,刚才你们两个并没有看到幻象?”

牧怿然道:“我推测,只有被犀角的光照到的人,才不受幻象影响并能看到雉。”

邵陵道:“那么第一晚死去的李亿,和第三晚死去的雪格、第四晚死去的方菲,其实也没有看到幻象,那又是因为什么死亡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