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画 海上燃犀图(1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牧怿然略想了想,道:“罗勏的手表是金属和机械的,打火机也算得上是一种小型的简单的机械组合,但在画里,无法识别复杂的机械性质,所以被直接抹去。

“于是手表只保留了环状外形和金属质地,被‘画’加工还原成了金属手镯——毕竟手表也可以算是一种饰品;打火机只保留了能打火的属性,所以还原成了打火石和火绒。

“由此可见,‘画’会通过其内容所展现的年代和通关需要,来改变我们身上所携带的‘不合时宜’的物品的性状,在让它们基本符合年代的前提下,又能尽量保持它们原有的功能——除非因为通关的需要而必须抹去的功能。

“但其中,手机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组成它的都是电子元件和非常科技化的物质和功能,‘画’无法识别,亦或是无法进行退化处理,就像我们经历过的《人学》那幅画,手机在画里就成了一种BUG般的存在。

“在手机所有的功能里,照明大概是最好识别的一种功能,所以在这幅画里,仅这个功能还能应用,并被允许在白天使用,而手机的外形和内部元件,大概因为无法识别,就只好全部保留,但因为其它功能都无法使用,在我们手上其实和一块废铁也没什么两样了。”

“有道理,”柯寻点头,忽然一挑唇角,“我有个想法。”

牧怿然看着他,也浅浅一笑,道了声:“可以一试。”

罗勏在旁边看得一脸懵比,吐出嘴里被强塞的一把狗粮,问卫东:“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卫东也吐出自己嘴里的狗粮:“问那么多干什么,学学我,安安静静地在一边嗑狗粮就是了。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尽在不言中。真正的狗男男的爱情是不需要用嘴来秀的,一个眼神过去,要说的话就全在对方脑子里了,比复制粘贴还快。”

罗勏了悟,叹了一声:“这才叫爱情,我一个直男都羡慕了。”

卫东伸臂一搭他肩:“你也可以了,特爱你那小女朋友吧?”

“一般爱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找个人一起玩儿呗。”罗勏做出一副“不在意并且想想还有点儿烦”的样子。

卫东一巴掌乎他脑袋上:“少踏马得了便宜还卖乖,本单身狗打不过那俩大佬还打不过你!跟特么柯某人小时候一样,贱歪歪的!”

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个不着调的富二代其实有多爱他的女友。

同是昨晚经历的一段幻象,有的情侣陷入猜忌,有的情侣果断决裂,有的人真情流露,有的,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尽在不言中”。

绿沉沉的海水翻涌着苍白的浪,站在船舷向下看,很难看清浪底的情形,那水下混浊得很,像是堆涌满了浓稠粘腻的,死气沉沉的脏东西。

众人很佩服方菲这个女孩子的勇气,这样的海水之下,不知道隐藏着怎样恐怖或是恶心的东西,但她仍然毫不犹豫地腰缚长绳跳了下去。

于隆绷着脸,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潜入了浓绿的海水中。

秦赐、牧怿然、柯寻和罗勏守在船舷边,随时准备情况不妙时把这两人从海里拽上来并施救,其余人仍旧去检查船舱各处。

罗勏瞅着下面的海水,忍不住问柯寻:“哥你说,那个李亿的尸体会不会还在海里头?他俩在海里会不会看见他?”

“说不准,”柯寻也望着海水,“如果这海水只是普通的海水的话。”

“普通海水的话,李亿的尸体大概十几个小时后就能浮出海面。”秦赐在旁边说道,“但我并不觉得它普通。像方菲和于隆这样水性好的人,即便半夜掉进海里,坚持到天亮等我们搭救也应该没问题,然而在画里如果被不可反抗的死亡选中,是不可能有存活的机会的,所以我认为,一旦落海,等着我们的很可能不仅仅只是溺水的恐怖。”

“叔你别吓我了,当我没问好吧。”罗勏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远离开船舷。

秦赐:“……”为什么柯寻是哥我就是叔……

好在方菲和于隆在海里并没有遇到什么可怕的事,两个人几次下潜,又几次浮上海面换气,将近中午的时候被柯寻几人用绳子拽回了船上。

“没有查完,”于隆喘着粗气接过秦赐递的巾子擦头上和脸上的水,“水下可视性太差,查起来相当费劲,就算有手机照着亮,还是很难看清船底有没有疑似钤印的东西。”

“辛苦了,先换衣服吧。”秦赐知道这种事是急不来的,宽慰这两个勇气可嘉的新人。

“下午继续。”方菲话不多,但却是个极有恒心和个人信念的人。

于隆对她的决定很有些无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