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画 海上燃犀图(1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是我幻听了吗?”率先打破沉寂的竟然是罗勏,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红耳赤的刘彦磊,“8012年了居然还有人认为同性恋是变态?”

他这边说着话,那边卫东早见势不妙,一个猛子扑过来把柯寻箍住——他怕他铁子小暴脾气上来,一脚把刘彦磊踹成高位截瘫。

结果没等柯寻这儿说话或是动作,牧大佬那边却突然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根据已知的邵陵、罗勏以及我自己昨晚经历的幻象来看,幻象所模拟的,是我们最亲近,亦或是最爱的人,只有这类人才能攻陷我们的心壁,让我们很难做到冷酷绝情。那么看来,这位刘先生昨晚经历的幻象,应该是模拟的这位陈小姐了,不如下面就请刘先生为我们讲述一下,昨晚是如何克服自己对恋人深厚的感情,从而免于遇害的吧。”

这话一说完,房间里又一次陷入了一片沉寂,然而这次的沉寂却不是尴尬,而是十分地微妙了。

刘彦磊的脸上闪过了一瞬肉眼可见的僵滞,陈歆艾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疑心地落向他。

这是一道送命题。

刘彦磊幻象中的人如果不是陈歆艾,那证明他最爱最亲密的人不是她。

如果是陈歆艾,刘彦磊如今还能安然坐在这里,也可能会被理解为不够深爱她,所以没有被“她”在幻象里制造的苦情牌打动。

当然,不排除刘彦磊对自己的女朋友充分了解,所以睿智地没有上幻象的当的这种可能,但刘彦磊脸上刚才表现出的那一瞬间的僵滞,就连不着调的罗勏都看出了问题,此刻正一脸若有所悟地瞧着他,说他不心虚,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无论刘彦磊怎么处理牧怿然抛出的这个问题,恐怕都没有办法在他女朋友那里全身而退。

秦赐和朱浩文,一个半垂着头,一个半耷着眼皮儿,尽量有素质地掩饰着想发笑的情绪,卫东索性直接形于色地咧了咧嘴,心想这是一个黑芝麻馅儿的大佬,这回击喷子的手段相当腹黑并且给力了,真是蛇打七寸一击致命啊!

刘彦磊飞快地遮掩去脸上难堪的神色,有意做出一副高冷并坦然的样子,冷冷回应牧怿然的话:“我昨晚经历的幻象和邵陵罗勏的都是同样的套路,我认为不需要再详细地讲述一遍了,我们十二个人,人人都讲一遍的话,实在太耽误时间。既然已经了解了幻象的套路,那么接下来就该研究一下犀角究竟需不需要点燃了。”

邵陵适时出声打圆场:“如果诸位昨夜经历的幻象没有更多线索或是不同之处的话,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个问题——犀角的作用究竟是什么。目前来看,点燃它的后果很可能是引怪,并因此而产生幻象,不知诸位还有没有不同的意见?”

众人彼此看了几眼,表示暂时没有。

“既然这样,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是,”邵陵沉目望着众人,“剩下的犀角,我们还需不需要点燃,如果需要,今晚由谁来点燃,点燃之后,要怎么应对随之而来的幻象,甚至升级版的幻象?”

“不点燃犀角的话,也许无法找到钤印的线索。”秦赐说道,“这幅画剥夺了除燃犀外一切的照明手段,显然燃犀是一个我们必须进行的步骤,无可避免。”

“我同意秦哥的说法。”柯寻说,神色淡定,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牧怿然的漂亮反击,让他已经不去在意刘彦磊的智障言行。

“我也同意。”朱浩文紧跟着道。

卫东:“同意。”

罗勏:“我同意我哥。”

“我虽然也认为燃犀跟钤印的线索有关,但我也认为我们不能放弃其它的地方,只要我们肉眼所能看见、身体所能接触到的地方,我觉得我们都应该仔细查找,不放过任何角落。”刘彦磊忽然异常积极地发表意见,似是急于把刚才那一篇儿给翻过去。

“是的,但凡有一丝可能的地方,我们都不能放过。”邵陵对刘彦磊的说法也表示了肯定,“那不如这样,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分头再对整艘船展开检查,尽量把细致程度保持在以厘米计。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中午截止,中午我们边吃些东西边开个会,除交流收获之外,也想一想燃犀和钤印的关系,以及怎么应付今晚的危险。”

众人对这一安排都没有异议,于是自发结组,有负责再次检查上层舱的,有负责检查下层舱的,有负责检查桅帆的。

正要付诸行动,却听刘彦磊又来了一句:“你们好像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地方——船底,谁去检查?”

众人停下来陷入思考。

检查船底听来有些不切实际,但也确实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不是么,万一呢?

可……由谁去检查船底呢?那可是需要跳入海中,并且潜水下去的,先不说要求得有非常好的水性了,单说这艘船这样大,船底的面积也不小,如果出现意外憋不住气,连往外跑都来不及——有船底挡在头顶,人要怎么短时间内绕到船底外的范围并浮到海面上去?

更别说——那可怕的不知是鬼怪还是什么难以想象的力量,是来自海里,谁能保证他们这些人一旦入海,不会被那东西当场弄死?

这是一个让人为难且严峻的问题。

众人正在各自心中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忽然听得那位叫做方菲的女孩子淡淡地开口:“我去检查海底。”

方菲是于隆的女朋友,染着和他一样的闷青亚麻色的头发,从入画以来就很少开口说话,一直都相当沉默。

“真的假的?”罗勏惊讶地看向她,“美女,你可别小看……”

“我有潜水执照。”方菲淡淡地打断他,一指自己的男朋友于隆,“他也有,我们是潜水俱乐部的成员。”

于隆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们潜水执照是什么等级的?”邵陵忽问。

“AOW。”方菲神色平静。

“AOW是?”罗勏问。

“ADVANCEDOPENWATERDIVER,开放水域进阶潜水员。”为他解释的是邵陵,“可以潜入30米水深,能做深潜、船潜、水中导航,以及夜潜。”

“牛逼,”罗勏竖了竖大拇指,“但是这船上没有潜水装备啊。”

“我们可以自由潜水。”方菲道。

“自由潜水就是不携带氧气瓶,仅靠自身屏气进行的潜水。”邵陵说着,望住方菲,“你们可以考虑清楚再决定要不要下海,毕竟我们不知道海里会有什么不可预料的状况。”

“他们说,画里的白天通常不会有人死亡。”方菲指了指老成员们,“那就赌一次。”

邵陵的目光就挪向了于隆。

看得出来,于隆其实并不想下海,所以在方菲开口前,他根本没有提到自己会潜水的事。

于隆感受到了来自众人投注的目光的压力,皱了皱眉,看向方菲:“万一赌输了呢?”

“我们玩儿极限运动的,哪一次不是在赌命?”方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自由潜是世界第二危险运动,我们的一只脚本来就踏在鬼门关里。”

“我愿意死在潜水上,不代表我愿意死在这个鬼地方的海里!”于隆有些烦躁。

“那你随便,我自己下。”方菲说着就要起身往外走,却被于隆一把拽住胳膊。

“你怎么回事?!”于隆焦急又恼火地瞪她,“故意气我,让我着急是吗?!我又怎么你了,别又任性行不行,别逼我行不行!”

方菲冷漠地看他一眼:“你已经没资格让我对你任性了。于隆,从这儿出去后,咱们就分手。”

说着甩开于隆的手,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

于隆一脸难以置信和莫名其妙,大喝了一声:“你有病吧!”却紧跟着追了出去。

卫东悄悄拿肘子撞了柯寻的胳膊一下,低声道:“看样子,昨晚那幻象试出好几对儿塑料情侣来……我说,你的幻象是谁?是大佬不是?”

“无脑问题我拒绝回答。跟我来。”柯寻一手牵了男友的手,一手拎着卫东也出了门。

“干嘛去?”卫东忙问。

“那姑娘执意要下海,得给她弄个安全措施。”柯寻说,“去把麻绳找来,拴她腰上,能起一点儿作用是一点儿。”

拿了麻绳来到甲板上时,于隆似乎已经决定了要陪方菲下海,两个人好像在闹冷战,谁也不理谁,但也没妨碍要下海的决定,正各自认真做着下海前的热身准备。

“海里的能见度不高,想要查看船底不太容易,”柯寻走上前,对方菲说道,“我手机防水等级是IP68的,两个小时内水下照明没问题,你拿着用。”

“哎,我手机也是,给你男票用吧。”不知什么时候跟过来的罗勏也十分大方地掏出自己的手机。

“谢了。”方菲接过来,用东西把手机固定住后挂在了脖子上。

柯寻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牧怿然:“这事儿挺怪,为什么手表和打火机在这幅画里都退化成了很古早的状态,手机却还保持原状,虽然只能在白天使用照明功能,别的功能一概用不了之外。这难道不违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