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茧自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直到深夜,相忘还在想着慕容真一的话。然后又发了一阵呆,最后竟又不由自主、轻手轻脚地来到师父的门外,瞧瞧师父是否入睡了。如果没有,便去问候一下。

  静澄静静地坐在床上。窗外的布谷叫得令他心乱,他不由在心底叹息一声:花香鸟语,锦绣春光,这一时一世都只是生而复灭的东西。唉,傻徒儿,难道你真的参不透么?九年了,九年前,静澄还是少林十八罗汉中的人物,墙上一口戒刀,袖中一双铁拳,曾令江湖黑道人物人人敬畏,避之不及。刀锋罗汉的名号得来不虚。塞北大漠那一战,至今还在眼前:

  那一夜风如鬼哭,黑压压漫天疾云下,一百二十六名马贼尽数死在了马背上。血泉冲天而起,静澄的戒刀寒芒未退,马贼的头目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骏马驮着死去的主人,唏律律一声长嘶,漫无目的地跑向黑暗深处。

  静澄敛衣下马,踏在鲜血浸透的黄沙上,那些再无神采的眼睛木然地看着自己。生命一旦干枯,无恶不作的马贼也就不再那样不可饶恕,毕竟人死万事空。看着这些眼睛,静澄似乎嗅见了自己手上的血腥。风好像在头顶旋转着,把方才地狱般的惨叫带了回来。人称罗汉,罗汉向佛,静澄却觉得这一刻自己竟是修罗!难道这就是二十年禅思的结果?一身济世的武功,到头却将这世间济得鲜血淋漓,难道这才是正法么?

  静澄疑惑地看向远处的影子,少年书生提剑执鞘,剑鞘上的青绸在风间猎猎飞舞。那是与自己携手退敌的人,这样的少年为何执剑呢?那个身影在风中竟是如此寂寞,静澄忽然明白,自己从未真正明白这个少年。即使是性命之交,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心事。我们为何而战?又为何而生?那是静澄平生第一次有了这个疑惑。

  忽然间,他听见了一个低低的呼吸声,静澄戒刀一闪,将地下的一具尸体劈成两半,尸体下压着的一个孩子正瞪大清亮的眼睛看着自己。还有一个未除!静澄大惊,自己竟如此疏忽。多少年江湖历练,静澄也知道除恶务尽的道理,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拔刀,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啊。孩子惊慌地站了起来,木然地看着静澄,那双大眼中的懵懂神情让静澄锐利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

  静澄终于抱起了孩子,青衣书生有些诧异,他第一次看见刀锋罗汉的脸上现出这样的微笑。他这才相信此人不带刀,也确是个罗汉。

  静澄平静地说道:连云七坞的恶霸萧旗就拜托施主代为劝化了,贫僧恐怕不能奉陪。书生皱着眉头道:和尚,不是说好了么,难道又不去了?我不懂什么劝化,我心中无佛,手中有剑,不是什么善类,和尚,你不是第一次听说吧?

  贫僧何尝不是?今夜一战,杀孽太重,贫僧自觉以往之非,除恶务尽并非我佛正法。世间大智慧,大慈悲,不在除恶,而在人人向善,除去心魔。

  人人向善?除去心魔?书生愕然,哈哈地长笑几声,忽然冷冷道,和尚,你不是疯了吧?静澄摇头道:贫僧却是要试试,天一亮,我就带这个孩子回少林,他便是我的弟子。我将毕生所研的佛法尽数传给他,十年之后,他武功佛法俱成之时,你我便可知道,到底武功能救天下,还是佛法能救天下。书生冷笑道:你是作茧自缚!静澄道:贫僧愿意承担。贫僧倒要看看,能不能教出个弟子,学武而兼修佛,更从武功中领悟我佛慈悲的真意。这是贫僧此后半生所愿。

  书生冷笑,挥剑指向了孩子道:你也是为他作茧!静澄奇道:怎么说?书生道:你怎么知道他就愿意随你出家当和尚?你又怎能将你所想的强加在他身上?人各有缘,随他所欲,与其让你带他出家,还不如让他当马贼,我十年以后回来杀了他!

  这静澄大惊。人各有缘,世间哪可能都是菩萨?你逼他做佛,便如同逼他做鬼,也不知你是悟了,还是昏了?书生长叹一声提剑上马,幽幽地道,和尚,你佛家人,不懂人间事,好自为之,不要好心害人。纵马驰出几步,书生忽地转身,大声道,和尚后会有期,倘若下次你来度我出家,我一剑砍了你的秃瓢!

  静澄的心意终是不改,天明的时候,带孩子回了中原:从今以后,你就叫相忘,尘世的一切,还是忘了吧

  呼的一声风响,静澄面前的烛火熄灭了。四周一片死寂,静澄没有动。许久,他摸索着身边的火石打亮了蜡烛,道:故人远来!请进请进。随着一阵长笑,青衣书生长驱直入,转瞬就端坐在静澄对面。慕容真一懒洋洋地说道:和尚,四年不见,小和尚长大了,你却已经老了。静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说道:贫僧老,施主未必不老。慕容真一促狭一笑:不要叫我施主,我可没银子施舍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