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面桃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早春,扬州,大明寺。

  那正是桃花如粉的时节,满树柔艳之间,静澄法师席地而坐,苦思无常之真谛。

  明月披着一袭轻衣,粉红下压着雪白的长裙,咯咯轻笑着跑在大明寺后园的碧桃丛中,后面两个丫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静澄法师叹息一声:凡夫俗子便是如此,每当这春暖花开的时节就欢欣喜悦,哪里想到那荣华凋尽的悲凉?白马西来,我佛正法也流传了这么多年,可世事无常的真谛又有几个人参得透?他本不喜有人在这禅宗净地大呼小叫,打搅菩提清修,可无奈这明月却是扬州二品都指挥明承烈的独生爱女,纵是主持大憨禅师也无可奈何。何况他只是在此挂单修行呢?

  好在粉色的身影和笑声一起远了,就快要融进那桃花深处,静澄法师又能静下心来苦思了。他本是少林武僧,年轻时一身童子功修为过人,也花了不少工夫,所以在禅定之道上就差一些。倒是弟子相忘年纪轻轻,反而更能澄静心智,静澄心里也甚是欣慰。

  正想到此处,那清亮的笑声竟然断了。静澄也不欲管它,只摒去杂念,继续沉思。一会儿只听见那明月小姐清脆的声音传来:喂小和尚,你怎么不打啦?咯咯的笑声又响在前面的一片桃花间,但却无人回答。

  片刻,又是明月的声音:呆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啊?这回不笑了,有些生气的样子。还是没人回答。好半天,才是一个闷闷的声音:相忘听这声音,就可以想像说话人慌忙跑开的模样。话音没落,明月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小苏,小菊,这和尚真有意思然后是一阵女子的低语浅笑,然后静澄就看见徒弟相忘慌慌张张地抓着光脑袋向这边走来。

  其实,那天明月心里烦得紧,过了这个月十六她也就满十六了。女孩儿家到了这个年纪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何况她爹明承烈掌握着扬州道的兵事,位高权重,断然不能让女儿留在家里,给人说三道四的机会。

  虽说明大小姐的容貌家世都是冠绝扬州的,连瘦西湖的姑娘们都知道明将军的女儿光彩照人,是一等一的佳人。但麻烦的是明大小姐并不想嫁人,而且,明承烈想遍了全扬州的豪门公子,才貌让他满意的竟半个也没有。虽说如此,女孩儿家总要嫁人,求亲的人还在一堆一堆地踏破门槛。明夫人已赶着教明月女红了,明月心里一怕,只好说要去烧香还愿,才跑了出来,她是宁愿躲在和尚堆里也不愿意捻针拿线。

  满树的碧桃开得正灿烂,层层叠叠的花瓣攒在一起,好似堆起一树树锦云,她一跑起来,落花洒了满头,倒像是寿阳妆了。跑了半天,越来越觉得无聊。这时候,那个打拳的清俊小和尚就出现在了桃花里。

  打拳明月也不是没见过,她爹行伍出身,身手不凡,从小看到大的,却没有哪次有这小和尚打得好看。和尚的拳不凶,却带着柔柔的劲道击向落花。拳脚舒展开来,月白色的僧袍带着风声,下摆和衣袂都飘荡起来。尤其是那一套十八连环,衣袖被柔而劲的拳风激得如流水似的,花瓣迎着拳荡起又落下,明月就有点看傻了。

  好在两个丫头也看傻了,明月还是最先明白过来的,然后是那个小和尚。和尚拳路一转,就注意到旁边莺莺燕燕,三个女施主都在看着自己,他先是红了脸,然后低了头,但拳路却还是拉开的。看着那情景,明月一下子就把女红的烦恼事给忘了,笑着喊了声:喂!小和尚,你怎么不打啦?小和尚愣了半天,抓抓脑袋,然后低头擦边走了过去,嘴里不知道嘀咕些什么。走过明月身边的时候,明月忽听见那小和尚嘴里念叨:杀生、偷盗、说谎、饮酒、娶妻杀生、偷盗、说谎、饮酒、娶妻

  明月有点生气,当小和尚作弄她,可看着却又不像。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张口就问他名字。和尚仍是缩着头往前蹿,直到转进一片桃花里,才又挠了挠脑袋,低声说:相忘话音甫落,人就不见了。明月不知道和尚在和她打机锋呢?还是和尚真有这个怪名儿?只得和丫鬟笑着走远了。路上一想到大明寺里竟有这种呆和尚。就不由得要笑,强忍了好些次。

  晚上明月在家睡觉,想着没准什么时候就要给爹娘打发出去嫁人,所以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瞧着朦胧的树影摇晃在碧绿的窗纱上,忽然想起了白天的小和尚,于是脑里浮现出碧树红墙,一个清俊的小和尚正在花园里打拳。想着和尚抓脑门的样子又笑,笑着笑着又想和尚现下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