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腥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还没亮,陆巍就大动肝火,一剑劈在桌案上,坚硬的木桌向两边倒下,连带上面的沙盘也一分为二,落地成一滩散沙,犹如现在的情形。

身边的人都噤若寒蝉,将领们双拳握紧,个个眼中皆有血丝密布,一见便知是怒气攻心。

“邢达究竟想干什么?!”陆巍余怒未消,手掌落于剑柄,长剑直直插入青石地砖,“大敌当前,他却煽动旧部跟我对着干,口口声声心念旧主,谁不晓得他那鬼心思?”

“将军,那‘楚尧’到底是……”这将领没能说完就被同僚用力一拽,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昨夜异族来袭,双方于护城河两岸交战,说是战斗,到底试探居多,谁也不肯先露颓势。眼看着城内齐心协力以投石机和弓弩压住异族攻势,又有水军奋勇作战将敌人拒于长河对岸,异族军队却突然分开一条路来,“狼首”赛瑞丹纵马疾驰至阵前,还带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已故静王之子,永乐侯楚尧。

这本该是一个死人,却活生生出现在两军面前,陆巍那一刻瞳孔紧缩,冷汗淋漓而下。

有的东西藏起来时心照不宣,暴露之后却天地不容。

镇守雁鸣城这几年,陆巍太清楚静王旧部在西川的力量,也太明白“楚尧”这个人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于忠心之人,此乃旧主之后威仪更甚天子;于不轨之徒,此乃可乘之机能利用其翻云覆雨。

若非对方携掠影密令前来,又在此紧要关头协助统筹暗卫、重整旧部势力,恐怕陆巍在见其第一眼就要冒大不韪将人控制住,免得横生枝节。

楚尧对家国丹心不改是好事,可他落于敌手现身阵前,就是大大的坏事了。

赛瑞丹箭术超群,凝神一箭离弦而出,直冲城楼上的陆巍,也不小的如此遥远的距离,他是如何瞄准的。箭矢灌注内力破空而至,尽管陆巍一剑将其拨开,第二箭已经瞬息到来,射在了旗杆上。

帅旗受损,全场俱惊,趁着这个机会,萨罗炎将“楚尧”推在面前,声音裹挟内力远远传开,直达对岸——

“十五年前西域大旱,静王奉命出使四大国,协助我们开渠蓄水、救死扶伤,代表大楚与我等结下兄弟之盟,约定年年上贡个、岁岁来朝,此乃国谊,也是交情,可惜祸福难料、好景不长,十年前……”

原本被楚子玉压下的皇室秘辛,就这样被大喇喇地揭开,其人巧言令色颠倒黑白,将静王谋逆硬生生说成是新帝图谋不轨弑亲夺位,把一番野心昭昭的来犯强披上恩义外衣,就如给妓子穿了件遮羞布,瞧着好看,却把掩藏。

这借口的确苍白,却对雁鸣城里的静王旧部影响巨大。

他们大部分都曾是静王楚琰的亲兵,不少人被识于贫寒起于苦难,对于旧主败亡、己身受牵连之事难道真能抛之脑后?

十年边陲守关,朝廷却冷待漠视,地方官员刻意刁难,他们真能无动于衷?

“……幸上神庇护,苍天有眼,永乐侯大难不死远遁关外,向我等求助,念及昔年交情,王上不忍大楚为奸人所窃,特令我等护永乐侯回国,助其讨回公道以慰德昭帝(先帝谥号)和静王在天之灵,重掌皇位以安军事百姓之心。上神见证,我等入关之后定不主动侵扰贵国子民,一切从公,绝无不轨……”

这话鬼都不信,可陆巍已经额头见汗。

他身边除了自己的亲信将领,更有六城静王旧部的来使和邢达为首的雁鸣城另一股军政大头。

这些人到底是怎般心思,他到现在还只是初窥,如今猝不及防遭遇惊变,更猜不准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他若是应声,便说明楚尧是真,静王旧部不管如何作想都不会善罢甘休,就连他自己也骑虎难下;他若是否认,只推辞楚尧是假,必然会寒了知情人的心,就算一时不动,事后也必生祸端,倘被人揭露自己提前便与楚尧接头合作,那便成了翻脸无情之人,不仅难以服众,更会有辱天子,坐实异族口中胡言……

一时之间,陆巍陷入两难,城楼上神情各异,军队中人心浮动。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取舍两难也须有舍有得。

“兀那贼子,休得满口胡言!”陆巍拿定主意发出一声断喝,声音锐利震动三军,“十年前静王因病暴毙,王妃悲恸之下自尽相随,永乐侯年幼体弱又骤失双亲也生大病而去,此事由先帝亲书子孙祭文,天子缓称王先发丧,天京城哀悼三月,大楚人人皆知!若真如你所言,此乃新帝谋逆弑亲夺位,先帝难道会不惜子嗣?满朝文武皆是豺狼之辈?又为何不斩草除根,还要留下把柄落人口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