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隐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回去之后,跟兄长大闹了一场,最终赫连御出面说愿担此事,认下那孩子。”

赵冰蛾回忆往事的时候,就像一棵枯木焕发生机,然而没等抽枝散叶就被狂风摧折,最终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尖锐地刺破空气,不肯轰然倒下。

恒远浑身俱震,脸上神色几度变换,嘴唇颤抖:“不、不可能,我爹是正道大侠,他不会……”

“在你爹看来,在白道多少人眼里,他做得的确没错。”赵冰蛾勾起嘴唇,“正邪之间,立场相对,打不破顽冥自然就得墨守成规,他要杀我是名正言顺,我要报复也是理所应当,现在真相揭晓,你满意了吗?”

恒远忽然激动起来:“就算我爹结仇于你,可是黄山派上百条人命,总不会每一个都得罪了你!你纵子行凶,血洗黄山,难道这也是理所应当?”

父母败亡,同门惨死,昨日还伴随身边的活人转眼成了死不瞑目的尸体,青山秀水化作焦土满地,他一夕之间从骄子变成孤儿,背负千钧,举目无亲……这一切归根究底,是郭飞舟结仇在先,赵冰蛾报复在后,然而牵连其中的诸多无辜又该如何论处?

色空按住恒远的肩膀,年轻僧人在他手下不得妄动,眼眶一片血红,陡然间双膝跪了地,十指深深抠进土里,泪如雨下。

“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我爹报仇,为什么要灭黄山满门……那些新入门的弟子什么也不知,他们有什么错?又跟你有什么怨?”

玄素看着伏地痛哭的恒远,全然不见他平时冷静谋算的模样,分寸全无,情绪激动。

哪怕完美到极致的画皮伪装,终究也抵不过真情实感的直扣心扉。

“你说得对,可惜我乃邪魔外道睚眦必报,从来都不讲道理。”顿了顿,赵冰蛾笑了起来,“况且,你说错了一句话……我没有纵子行凶,我的擎儿跟你们黄山派血案没有半点关系。”

此言一出,楚惜微眼色一沉,下意识地看了眼玄素。

恒远猛然抬头:“不可能,我亲眼看到……”

“那个‘赵擎’,不是我的儿子。”赵冰蛾冷冷道,“我的擎儿,早在二十年前就离开我了。”

玄素瞳孔一缩,他双拳紧握,张口想说什么,却被端清抓住了手。侧目看去,白发道长面沉如水望着赵冰蛾,玄素从来窥不出他的情绪,此时却蓦然觉得恐惧,下意识想挣脱,却纹丝难动。

赵冰蛾嘴角的笑带上深沉恨意,眼中浮现出冰冷杀机——

当年赫连御愿娶她,情真意切是假,权益相助为虚,赵冰蛾心里跟明镜一样,知道他是为了借自己往上爬。若在以往,赵冰蛾决不答应,然而她自己能不顾世俗偏见,那尚未出世的无辜孩儿却不行。

那是她亲生的孩子,流着爱恨难言之人的骨血,系着半生肆意落寞的情丝,赵冰蛾曾也厌极生恶,最终还是舍不得。然而若是孩子身世披露,必然为魔道不容、白道不齿,哪怕赵冰蛾能全力护他,谁又能算得尽旦夕祸福、不测风云?

赫连御跟赵冰蛾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遮掩了这段难言之事,他借此博得赫连沉的信任,一步步往上爬,赵冰蛾却安分了下来。

她功法极寒,并不适合孕育子嗣,这回十月怀胎拼命生下赵擎,损了根底,以药物调理了三年也不见多大起色。赵冰蛾不想走火入魔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只能在过完赵擎三岁生辰之后,将他托付给赫连沉、赫连御,并让心腹手下暗中看顾,自己离开了迷踪岭,回母亲昔日族地闭关。

本以为只消数月光阴,未料留守在那里的旧部与关外势力发生了冲突,赵冰蛾不能不顾长辈心血,也得对这些属下负责,她只好去信迷踪岭延迟归期,却没料到这么一耽搁就是五载匆匆,等她回来的时候什么都变了。

“我回来的时候,见到一个半脸烧伤、疯疯癫癫的擎儿。”赵冰蛾的手指慢慢捏紧,“兄长说,月前有魔道不服葬魂宫的散流之辈集合起来,跟宫中叛徒里应外合,趁夜偷袭,擎儿不幸受创……合情合理,但我不信。”

她亲自为那孩子把脉,察觉到他体内有不同寻常的气劲乱走,是葬魂宫不传之秘《千劫功》。

《千劫功》是天下难求的武功,也是万人惊惧的魔功,虽能得无匹强力,却也无异于置身千劫百难中。纵观整个葬魂宫里练习此功的唯有赫连御、赫连沉两人,赵冰蛾怒不可遏传来下属,才知道教赵擎《千劫功》的人正是赫连沉。

“我去质问兄长,他说‘这孩子根骨上佳但被寒功损了命基,所有寿数不长,与其费尽心思去给他续命,还不如将他教成一把利刃杀敌得利,也算对得起葬魂宫这些年的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