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昔年(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赵冰蛾在中原行走一年多,望过北疆铁血,见过东海壮阔,曾赞赏中都人杰地灵,也叹过南地山明水秀,最终还是在苍莽古俗的西川停下脚步,于青灯古佛前焚香三炷。

年轻僧人依然如她离开时所见那般平心静气,一手敲着木鱼,一手拨动佛珠喃喃念经,赵冰蛾只手托腮在旁边看他。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注)”

赵冰蛾笑着打断了他:“每次来找你,都听见这一篇,我都会背了。”

色空轻轻将铜磬放好,睁眼看过来:“回来了?”

“啊,出去两个月,有些累。”赵冰蛾从袖袋里摸出一串沉香佛珠抛给他,“去东陵见了端涯道长,跟他一起到古阳城拜访了断水庄主,临走时他托我将此物交你,贺你受过菩萨戒。”

“你必是请教了断水刀。”色空接住佛珠,面上无喜也无悲,平淡得就像一杯没滋没味的水。

“抽刀断水,名不虚传。”赵冰蛾一边说,一边觑着他的脸色,“三坛大戒受过,听说你还在上月万佛会论法扬名,恐怕再过几年,方丈就要立你作无相寺首座和尚,以后传住持之位呢。”

她说话时就像有只手揪住了心,把一副冷硬心肠揉成了皱巴巴的帕子,色空垂眼不说话,赵冰蛾又忍不住道:“看起来倒是前途无量,可你还不到而立的年华,大千世界姹紫嫣红还没看遍,怎么就死了心眼要做清心寡欲的和尚了?”

“佛门之地,何施主慎言。”色空低声道,合掌轻颂佛号。

赵冰蛾听到“阿弥陀佛”就头疼,可又舍不得对他发脾气,只好故作洒脱道:“我走了这么久,刚回来便要被你责成闷嘴葫芦,早知道就留在太上宫,好歹能跟人打两架。”

色空抬起头,有些疑惑:“太上宫门规所示,不得滋事好斗。”

赵冰蛾大笑:“太上宫的弟子跟你一样顶没意思,不过近日来了个有趣的女人,脾气爽利,刀更痛快,可惜我与她都来去匆匆,只有一战点到即止。”

色空在心里转了转:“是端清道长那位顾姓友人?”

赵冰蛾对“友人”两字撇了撇嘴,她心思机巧眼光毒辣,自然比这些读经都读傻了的出家人敏锐,更何苦那叫“顾欺芳”的女子从头到尾都没从执卷翻阅的端清身上挪开眼。

本以为她是跟自己一般的剃头挑子一头热,没想到战至兴起失了方寸的时候,端清跟端涯同时出手,一人握住她的刀,另一人却拨开顾欺芳的手挡在了她面前。

赵冰蛾心里猝然涌上了难以抑制的嫉妒和不甘。

同是恋慕红尘方外之人,为何顾欺芳能使高山之雪化冰动心,她却只能缘木求鱼?

“和尚,这一番去古阳城,倒是让我好生开了眼界。”赵冰蛾盯着色空,轻声细语,“无双派冯若谷少侠赠我桃枝,欲与我慕艾结好,你说我该不该答应?”

拨动佛珠的手指微微一顿,色空道:“阿弥陀佛,随心随缘。”

“我不喜欢他。”赵冰蛾走到他面前,“和尚,我有喜欢的人了。”

四百六十七天,她有三百日都在色空和端涯左右打转,一僧一道,后者宽厚温和更胜父兄,前者平淡无奇却能让她恍觉岁月静好。

赵冰蛾认识色空之前,一直觉得如自己这般骄矜的女人就该鲜衣怒马刀口舔血,认识他之后才在似水光阴里慢慢生出落叶归根般的宁静。

此心安处是吾乡(注2),她安了心就像飘萍扎了根,想就这样生根发芽,于平凡厚土中长出参天大树,自此风雨与共,两心安稳。

她紧紧盯着色空,年轻僧人默然片刻,忽而抬手拿起铜磬,再度闭眼轻敲木鱼,念着刚才没诵完的经:“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

念到此处,忽然听到背后发出一声巨响,禅房的门被大力合上又反震回来,灯光摇曳却只投出了一人盘膝端坐的影子。

铜磬一顿,继而又敲在木鱼上,僧人缓缓睁开眼,喃喃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赵冰蛾这一走本是意气之举,却没想到再见面便物是人非。

她性子倔强又有些天生的不择手段,自小看上的东西便是跟赫连沉抢得头破血流也要得到,分毫不肯让,更别说让她知难而退。

赵冰蛾气冲冲下了问禅山,知道她与色空交情深厚的佛门弟子都不敢去拦,她就一路到了野林子里想砍会儿木桩冷静冷静,却不料在这时见到了赫连御。

自从一年前魔道大比过后,替赫连沉联络她的人就变成了赫连御,平心而论,赵冰蛾并不讨厌他,只是现在正在气头上,说话也没好声气:“魔教中人来到问禅山,是想找死还是要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