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昔年(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昔时年少风华茂,未尝红尘百味道。

三十年前,色空尚未成西佛高僧,端涯仍在人间游历天下,赵冰蛾还是碧玉年华。

葬魂宫彼时在西南立足不久,宫主赫连沉于四年前推翻赫连氏主家夺得大权,但身边可用之人不多,便派人去信找赵冰蛾回迷踪岭。

赵冰蛾跟赫连沉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自幼就跟随母亲在各处行走闯荡,纵母亲逝去后也不停脚步。那个时候赵冰蛾不过二十来岁,却已看过西域黄沙大漠,见识了东海波澜壮阔,眼里容得下千山万水,哪里肯回迷踪岭这囹圄之地跟人勾心斗角?

赫连沉连去十八封信,都被她悉数烧成了灰,只是看在幼时情分与血缘之情上,将母亲留下的心腹死士分出一半去了迷踪岭暂助赫连沉办事,自己为躲清静便索性到了中原。

那个时候先帝执政,虽无倒行逆施之举,却多苛捐杂税、刑罚极重,兼之北侠秦鹤白一案过去不到六年,其中牵扯的党羽不知凡几,朝廷里忙着大刀阔斧斩除异己以固黄泉,军队中重整规矩调遣兵卒,边关严防死守谨防外敌,举国上下的日子过得都提心吊胆。

夏秋时节,她正好来到了云沙河水患流域,近十个州县惨遭水祸,数万百姓流离失所。赵冰蛾一路走来,见到饿殍冻骨,也见到烧杀抢掠,人性善恶在大难当中暴露无遗,她没那么多慈悲心肠,却也最见不得欺辱妇孺的穷凶恶夫,从后方到前沿,且杀且救,不少人对她感激涕零,也有许多人畏惧不已。

那一日她踹翻了抢夺孩童口粮的痞子,一脚差点将其胸骨踏碎,眼看就要手起刀落,不料忽然间肩头一沉、脚下一轻——有人从她刀下拖走了还剩半条命的痞子,还有一人从背后以木棍压住她正欲动作的肩臂。

救人的道长而立之年,气度高华,着一身黑白道袍,只是挽袖折摆还沾了不少泥泞,看起来脏污狼狈,唯有眉清目朗依旧,对着她单手行了个道家礼,笑道:“贫道端涯,这厢有礼。姑娘嫉恶如仇,不过此人罪不至死,还请收刀回鞘吧。”

道长说话和气,赵冰蛾却想起他适才夺人于刀下的一记推手,单看眼力手法和时机把握,就知此人武功至少不在自己之下,更何况背后……

她转过身,背后那人也移开手,将木棍轻轻顿地,右掌竖于胸前,低头不看她,只是轻声道:“阿弥陀佛。”

出手迅如雷霆、下力沉如山岳,赵冰蛾本以为是遇到了内家高手,却没想到是个和尚。

听声音倒还清朗,只是不晓得年岁几何,赵冰蛾有些不服气,挑起眉:“和尚,你抬头来,叫我瞧瞧。”

“阿弥陀佛。”僧人依然低颂佛号,连眼神都没觑来。

那道长见状笑了,劝道:“姑娘,这位师父法号‘色空’,便为‘色即是空’,人间红颜白骨、色相万千他是从不多看的。”

“呵,天底下姹紫嫣红千种风流,为了劳什子佛经道义就要闭目塞听,何必长这一双眼睛?”赵冰蛾气笑了,忽然出手去挑那僧人的下巴。

她毕竟不是中原人,行事大方不觉孟浪轻挑,僧人却如避蛇蝎连退三步,然而赵冰蛾武功高强动作极快,出手又猝不及防,这一下虽然没碰到他的脸,却也逼其在不经意间抬了头。

面如圭璧,目似清潭,虽不苟言笑,却端正得紧,叫她看一眼就想起了西域边城里中原行商带来的佛像,不似金身流光溢彩,更像紫檀古韵沉香,见之便如闻佛偈,安宁静好。

赵冰蛾满心的火气,在他投来的一眼里如遭霖雨,灭了个干干净净。

“阿弥陀佛。”色空念着不变的四个字,只是这回多加了一句,“女施主自重。”

刚灭下的火气“腾”地又窜了起来。

这一回没等赵冰蛾发怒,端涯道长已经笑道:“姑娘莫气,色空法师向来不近女色,你这举动怕是吓着他了。”

赵冰蛾回头看他一眼,只觉得这一僧一道极有意思,僧人年轻却刻板得老气横秋,道长年长却温和开明如俗家父兄,乍一看南辕北辙的性子,相处却默契万分,不晓得是怎样结下的缘法。

她对这和尚没了好脸,对道长却无意见,当下也不使他难做,还刀入鞘,一扬下巴:“既然你们要救这人的命,就连同那他狼心狗肺一同救了吧,否则下次再让我见着他欺侮妇孺,可就没有今天的运气了。”

赵冰蛾说完就转了身,消失在泥泞满地的路上,将一僧一道都远远抛在了身后。

实际上她并没有走。

兴许是余怒未消,又或者上了劲头,赵冰蛾留在了这哀鸿遍野之地,远远落在那一僧一道后头,看着他们四处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