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傲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色空道:“百姓?”

“不错,看衣着打扮都是原本住在附近村镇的百姓,足有近千人,而且……”

楚惜微不悦道:“三娘,百鬼门什么时候有了吞吞吐吐的规矩?”

虞三娘晓得这位“叶公子”究竟皮下何人,顿时心头一凛,赶紧道:“远哨情报上书,这些人神情异常,露在体外的皮肉都有出疹、溃烂的痕迹,怀疑他们都染了疫病。”

众人脸色剧变,“疫病”两字很多时候远比刀剑更骇人,尤其这些人不是魔道死士,只是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他们就算为了自保,也不能杀人求全。

然而身患疫病者本就容易传染,更别说为数众多,倘若进了问禅山,恐怕……

“不是疫病,是蛊毒。”

孙悯风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地响起,众人回头一看,只见山路上匆匆行来两人,盈袖拎着孙悯风急速奔来。

“我检查了那几具毒人的尸体,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皮肉溃烂,舌苔发白、面色发青,双目无神、举止疯狂,虽还保留一线神智,却只受人操控。”孙悯风示意众人退开,掀起那尸体的衣服,只见对方双足至大腿都已溃烂了皮肉,背后还有大片红疹,看起来极是骇人。

“我以银针探入肺腑,发现其中还有活物异动,于是以刀入肉切开胃部……”孙悯风将尸体翻过来,露出那个被他切开的刀口,众人虽觉惊惧,还是看了过去。

“我在他的胃里,找到了一只蛊虫。”孙悯风身负“鬼医”之名,多年来不知道做了多少回离经叛道的事情,眼下毫不在意地伸手入内,再掏出时摊开掌心,里面有一条半指长、筷子细的蛇样虫子,通体透明,若非被血染透,恐怕眼力不好的人还瞧不见它!

赵冰蛾双手紧握,不可置信地看向昏死的赫连御。

楚惜微瞳孔一缩:“这是……”

“我曾听闻,葬魂宫原身乃关外赫连氏,世代传承一种蛊术……”孙悯风抬头看向赵冰蛾,“赵护法,你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赵冰蛾道:“它的模样极像离恨蛊,不过又有差异……近年来赫连御经常背着我做些勾当,他应该清楚才是。”

楚惜微皱着眉,走到赫连御身边,一指点在大穴上,内力透入在经脉间炸开,活活把昏死过去的人疼醒过来,睁眼刹那差点喷了他一脸血。

色空道:“赫连施主,你可识得这只蛊虫?”

赫连御重伤醒转,只觉得全身粉碎了一样疼,但要提气,丹田内便针刺一半痛不欲生,叫他出了一头冷汗。

他恨恨看了端清一眼,似乎要将人剥皮拆骨吞吃腹中,却只换来楚惜微第二指,不再有内力护住的身体蜷缩了一下,平日有多么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现在就有多么狼狈不堪。

赫连御向来不吃亏,故抬眼看了下孙悯风手中蛊虫,冷笑一声:“怎么会不认得?”

顿了顿,他勾起嘴角:“这是步雪遥拿‘离恨蛊’养出来的宝贝,叫‘牵丝蛊’。入水则隐,一旦被人吞入腹中,就会在体内繁衍生长,其毒也越来越深,不仅毁人肌体,更能夺人心智……这样的好东西,你们有幸得见,应当欢喜才是。”

话音刚落,赫连御就挨了一脚,重重撞上树干,用左手撑着地勉强直起身,冷冷看向楚惜微:“坏我大事,一刀一踢,我都记着。”

“任你恨我入骨,恐怕也没机会讨还!”楚惜微冷哼一声,“不必将一切推到步雪遥头上,若无你命令,他敢做这些事情?”

赫连御反问:“那你又怎能确定我不是受人所逼?”

罗家主正要唾骂,色空却开了口:“异族?”

“西佛眼盲心不盲,的确比这些蠢货聪明多了。”赫连御嗤笑一声,“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这次我图谋武林大会想把你们一网打尽,找上我合作的异族却不止于此……他们要借道,更要借刀。”

这话说得隐晦,该明白的人却立刻听懂了弦外之音——

问禅山位于边关之后、伽蓝七城之前,又有西岭险途暗通关外,乃是一处要道,当年无相寺祖师迁寺至此也是受高祖所托,倾全寺武僧之力世代把守此地。此番数千异族奇兵从西岭潜入,虽在落日崖下被阻,到底是有漏网之鱼,全军突入也只是早晚,到时候面临火器军阵,谁都没把握全身而退,然而一旦被其占领问禅山,就如扼咽喉要道,一来可与关外异族大军里应外合,二来能奇军偷袭为祸腹地,这便是“借道”;

先以毒人混入白道人群中,伤及武林人士使其自顾不暇,又将中了蛊毒的村民引向问禅山封堵前路,白道爱惜羽毛也好、心慈手软也罢,免不得束手束脚,到时候受毒伤者必然增多,待撤离后各散四方,便是将这毒物也带往各地,谁都不知道会造成怎样危害、殃及多少无辜,倘若有人去了重城要塞,更会为不轨之徒造成可乘之机,这便是“借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