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逼问(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赫连御面上笑意愈深,他迎着楚惜微的目光,无声地勾唇。

这厢花想容心下一震,想起年轻时听到的风言风语,又不敢在这个时候冒然出口,只能模棱打着圆场,道:“大师,葬魂宫里的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何况妖妇此番犯下累累血债,陷我等于危难之中,纵然是佛家慈悲心肠,面对这渡不了的罗刹,也要化身金刚伏魔才是。”

她口出此言,算是暂且将色空维护赵冰蛾之事巧妙化小,既不拂色空的面子,也顾全了当下局势,毕竟色空现在隐为此地白道之首,少不得他镇场引导,倘若在这节骨眼上出了差错,怕是正中有心人下怀。

花想容算盘打得精明,可惜现在这个情形之下,色空如果让开,赵冰蛾与玄素必遭到白道最致命的围杀,随即魔蝎就成了无主之刃,或跟在场诸人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或为报仇蛰伏待机卷土重来,甚至……被赫连御趁虚而入整合势力。

于公于私,色空都让不得半步,因此面对花想容一番苦心,他只是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事虽危急,却不可鲁莽定论,恐伤及无辜。”

“什么无辜?”罗家主冷哼一声,抻着手指道,“赵冰蛾这妖妇设局残杀上百同道,演武场内诸多残骸历历在目,算什么无辜?再说萧艳骨,她伪装成玄素道长的模样先害落日崖失守,又引毒人入寺诓骗我们,又哪里无辜?”

楚惜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粗话,一开始他跟赵冰蛾也曾合计过当对方为白道所困该如何脱险,觉得若真到了那时便干脆揭露赵冰蛾跟赫连御反目,与百鬼门合作之事,纵然不为白道所喜,好歹也事急从权,之后慢慢处理首尾也来得及。

可是计划里没有赵冰蛾炸毁演武场、亲手造下血债这一环,此时若是再为其开脱,先前种种苦心都将付诸流水,不仅解不了赵冰蛾的围,还要把百鬼门也扔进浑水里,届时怕正中赫连御下怀。

哪怕心里对赫连御厌恨至极,楚惜微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心思缜密毒辣的魔教之主,深谙人心善恶之道,懂得拿捏软肋,也会利用群情。

罗家主这番斥责一处,众人纷纷附和,色空轻声道:“各位仔细看看,这并不是萧艳骨,是真正的玄素少宫主。”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赵冰蛾怒极喝问:“老秃驴,你在说什么鬼话?”

“不错,大师您双目……这分明就是萧艳骨那贱人!”

“我们一路追至此处,怎会有错?”

“倘若那不是萧艳骨,赵冰蛾这婆娘怎会护其至此?”

“等等,那人手里拿的是无为剑?!”

“……”

七嘴八舌,议论掺杂,魔蝎趁此机会重新组合,由战圈分化为八道长蛇,分别向八方而去,以刀柄血肉强行割裂了白道众人,战局一时间从打压变成了相互僵持。

然而赵冰蛾心里明白,此时众目睽睽下,百鬼门不会再开放东山道与她方便,南山道必因赫连御的归来展开埋伏,她又身受重伤,再想走也插翅难飞了。

花想容的目光在他们三人身上来回打量,女人本来就细致谨慎,自然也能看到许多常人关注不到的细节。她突然在这一刻发现,若是不看玄素被毁的左半张脸,他之面目其实与赵冰蛾是有六分相似的。

一个猜想在她心头浮现,花想容脸色一白,肩膀正好落入一个人手里——那位被百鬼门奉为上宾的门主至交叶公子,不知何时到了她身后,猝不及防下四目相接,她在其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冷沉。

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楚惜微状似无意地将她向后一推,正好推到玄晓身边,同时抽出了腰间惊鸿刀。

刀出刹那,满目皆白,靠近他的那圈人下意识地闭了闭眼,唯有赵冰蛾脸色一变,弯刀从色空掌中脱出,带着血珠划过一道冰冷弧线,稳稳挡住楚惜微这石破天惊的一刀。

楚惜微欲先发制人,赵冰蛾则后发先至,双刀在半空相接一霎就旋即错开。一击不成,楚惜微志不在此,在众人回神之前他已曲肘推开色空,顺手抓住玄素肩膀,将人向自己这边一带,脚下连动退出战圈。

交手太快,等到大家反应过来,楚惜微已经带着玄素飞上枝头,竖掌切在其后颈将之打昏,居高临下道:“大家肉眼为假面所惑,禅师心目自有清明,他要保护的不是赵冰蛾,是玄素少宫主。”

刀锋在玄素下颚轻轻一划,割开浅浅伤口,血珠渗透出来,外皮却未翻卷,根本就是天生地养的一张皮肉面孔,而非巧手易容的面具伪装。

白道众人脸色大变,罗家主更是惊呼出声:“不可能!若那是玄素少宫主,赵冰蛾怎么会……”

楚惜微打好了腹稿,正要应对,冷不丁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因为,母子连心,天下哪有做娘的不护着自己的儿?”

赵冰蛾霍然抬头,看到两道人影像被风卷来的树叶由远至近,转眼就落在与楚惜微相对的一棵树上,同样低头看着下面众人。

赫连御喜欢看戏,可从来不喜欢戏剧超出他所写的话本,眼看楚惜微找到了破局之法,就干脆在缜密谎言出口之前,果断把炸雷似的真相猝然抛出。

白道众人都看清他身边那个同样着青色道袍的人,打扮跟玄素一般无二,却有女子娇艳面孔,曼声一笑。

真与假不攻自破,悬于头顶的疑云却没有消散,而是凝结成雨,即将落下满头雾水。

打破寂静的人是恒远,他看了眼赵冰蛾,又看了看玄素,目光最终落在赫连御身上,声音发颤:“你刚才……说什么?”

赫连御一路潜行,看了不知多少好戏,自然也晓得这是当年黄山派的漏网之鱼,故微微一笑,道:“黄山派遗孤,你蹉跎这些年,费尽苦心与葬魂宫虚以委蛇,自以为大仇得报,可惜真正的仇人之子在眼前晃了这么久,你却认不出来,不知道郭飞舟泉下有知,会不会死不瞑目?”

恒远脸色大变,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你……你说什么?他……他是赵擎?”

赫连御笑道:“玄素杀了赵擎,赵冰蛾不仅没杀他还要护其性命,若不是骨肉情深,谁愿意做到这个地步?”

众人一惊,思前想后俱觉端倪,太上宫弟子则怒不可遏,玄诚听他信口污蔑,更是当即怒极,拔剑直指赫连御,咬牙切齿恨不能撕下他一块肉,下一刻却浑身一震。

赫连御居高临下看着赵冰蛾,语气玩味:“阿姊啊,这些年你为了圣宫大计,不惜将亲儿送入白道早作筹谋,还找了个疯癫养在身侧悉心照顾,蒙骗这些蠢人至深,也委屈自己良多……如今真相大白,东道已死,群雄入瓮,你们母子居功至伟,是该团聚了。”

东道纪清晏五年前因旧伤复发病逝,堪称武林一大憾事,不知多少人叹过天妒英豪,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文章。

罗家主厉声道:“魔头不可信口开河!”

赫连御道:“西佛作为东道至交,又是出家人不打诳语,尔等不信,大可问问色空禅师——端涯道长纪清晏,是否被玄素累及身故?”

他话音刚落,几乎所有人都看向色空,哪怕老僧目不能视,也能感受到这目光如芒刺在背。

僧人入佛门,断妄言绝诳语,色空哪怕知道这是赫连御的套,也只能应是。

赫连御话刚起头,一记指风就点在了玄素大穴上,将陷入昏睡的人活活疼醒过来,他脑中浑噩因药效消退和楚惜微内功之助已消失,徒留头疼欲裂,冷不丁就听到这诛心之问,接着就看到色空点头。

楚惜微只觉得怀里的人一震,差点从树杈上掉了下去,顺手将玄素扶住,也觉得其浑身颤抖。

心里一沉,楚惜微面上不动声色,脑中飞快盘算,负在背后的手打了个指诀,人群里的几名属下趁着混乱悄然离开,分往东山道和无相寺而去。

太上宫弟子因为色空的回答神情骤变,他们尊纪清晏为师长,更敬他如天,向来把玄素当成纪清晏的传承,却没想到会有今日一遭。

花想容惊道:“休得胡言!端涯道长文武双全,为人处世周全谨慎,怎么会信任一个来历不明之人?若玄素真乃赵冰蛾之子,他凭何受端涯道长所重,甚至交托掌门之位?”

“赵冰蛾之子当然是不行,但他若是另一个人的儿子,就另当别论。”赫连御看着赵冰蛾,“阿姊,今日到了这般地步,你还不肯告诉你的儿,他亲爹姓甚名谁吗?”

赵冰蛾突然色变,她死死盯着玄素,年轻道长也正紧紧看着她,握剑的手已经不稳,唯有目光紧迫如电。

“能让端涯道长信任,并悉心教导的故人之子可不多啊。”赫连御的目光落在色空身上,“大师,你说……那个人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