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杀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落日崖那边传来的巨响,赵冰蛾自然是听到了。

无相寺内乾坤倒转,赵冰蛾用一支“魔蝎”为代价炸毁演武场,拖了大半“天蛛”陪葬,连同那些曾自诩正义的白道人质,有一个算一个,跟葬魂宫多少杀手的血肉混成一团,再分不清彼此。

今后武林再谈起此事,多少后生晚辈要唾骂她心狠手辣灭绝人性,又要扭捏作态地叹一句受难之人死得其所。然而身后事如何,对赵冰蛾来说并无干系,她要的是一场痛快,到现在已一解心中多年郁愤难平。

在落日崖巨响传来之前,赵冰蛾仍在盘算残局如何收拾,嘴角还带着笑意,下一刻笑意凝固在脸上,她只觉得脚下地面微颤,回首只见群鸟出林喧闹嘈杂。

心里忽然漏了一拍,赵冰蛾收敛了笑意,目光低垂看向跪在自己身边的手下,沉声问道:“蝎子还没回来吗?”

她该做的事情都已做完,除了一部分隐藏极深的桩子和前往落日崖的蝎子等人,剩下的手下都已聚于此处,闻言,其中一人上前答道:“大人,属下一直带人驻守此处,并未见副首领踪迹。”

赵冰蛾的双手骤然间紧握成拳。

蝎子是跟了她多年的老人,向来行事谨慎周到,此番奉命与步雪遥虚以委蛇,不管火油陷阱之事成败与否,都不该错漏情报传递这一要事,除非……他自顾不暇没能做到周全安排,或者派出的人没能活着回到此处。

无论哪一种,都代表有她所不知的变数发生,而赵冰蛾这些年来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节外生枝。

她的神情阴晴不定,那人觑着她的脸色,小心道:“大人,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冰蛾嗤笑一声:“怕什么?我已经毁了‘天蛛’,暴露葬魂宫此番八成暗桩,树敌于武林白道,使散沙之敌聚成一盘,就算赫连御逃出渡厄洞,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她说得狂妄,眼下也确实有狂妄的资本。愠怒之色只在脸上一闪而过,赵冰蛾又收敛了神情,眉梢一挑:“迷踪岭那边,有消息吗?”

另一名手下适时接口道:“回大人,厉锋带‘金蟾’守巢,封锁三途六道有进无出,然而这次策算无相寺之事已经消息走漏,各大门派震怒不已,由太上宫端仪师太亲发诛魔帖,召集群侠齐聚东陵,意在组成联军,先解问禅山之围,再趁机作势进宫迷踪岭,眼下已过中都,不日将抵此处。”

“很好,不枉我先前在伽蓝城留了条活口。”赵冰蛾嘴角一弯,目光也冷下,“事到如今,问禅山已非久留之地,剩下的便让赫连御跟白道狗咬狗……召集人手,我们先回迷踪岭!”

“是!”手下应声,却又迟疑片刻,“大人,眼下东山道被百鬼门虞三娘带人把持,南山道落于萧艳骨之手,我们该走哪条道?”

赵冰蛾眯了眯眼。

她今夜做了这场血腥大戏,虽然与先前目标相去无几,但也将自己暴露出来,萧艳骨心思比步雪遥更缜密,一定会怀疑她别有用心。

两条山道都占地势之利易守难攻,她虽然有下属可用,但是要跟萧艳骨再拼一次,不过是徒增无谓伤亡,从表面看来的确是继续跟百鬼门交涉为上策。

然而她今晚所为,除却事先与百鬼门合谋的部分,还做下不少手脚,不仅违背约定狠狠将其利用一番,还触及了百鬼门行事底线,后更为一消心头旧恨跟武林白道结下大仇。楚惜微既然有心要与白道结好,那就不可能在这敏感时机放她安然过关,而且一旦真正撕破脸,对她才是大不利,眼下暂避其锋好歹还能稳住面上的和平。

赵冰蛾不算大度,自然也以己推人。眼下既然左右为难,倒不如择一荆棘明路,总好过阴沟翻船被反咬一口。

一念及此,赵冰蛾睁开眼,眸中掠过杀气:“走南山道,招子放亮些,萧艳骨若是发现了什么,也不必顾及,跟他们做过一场便是!”

“遵命!”属下得令,正要变换队形有所行动,忽然听到有仓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立刻戒备起来。

赵冰蛾眯了眯眼,挥手阻止属下妄动,看着那个黑影奔出草丛来到近前,袖口的蝎子袖纹已是血迹斑斑。

她记得这个人,跟在蝎子身边多年的心腹。

“大、大人,落日崖……落日崖出事了!”来人见到她和一众属下,硬撑的那口气一松,脚下顿时失了力,一头栽在她脚边。

这一趴下,所有人都看到他背后斑驳的伤口,像是被刀剑之类的利器削去数片血肉,好几处洞穿身体,只勉强避开要害。

一路提气狂奔,几乎要耗干他身上最后一滴血。

这人的眼神已经接近涣散,气息越来越弱,喃喃道:“西、西岭惊现异族‘狩猎军’,副首领派我三人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