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取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郑太守连夜写了十二封信,分别送往西川六城,先后各派两批人马,一为他自己的心腹,一为叶浮生手中的百鬼门人。

第一批心腹乘快马混入巡逻军趁夜出城,第二批人得信后却分散于城中等待宵禁后大开城门混迹出去,前后两批人互不相通,至少要保证每一城都能顺利接到一封书信,剩下的也要及时毁尸灭迹不漏风声。

等到最后一个执信人也离开视线,叶浮生才算松了半口气。

身上还是那套仆从的粗布衣,叶浮生站在屋檐下就像个灰不溜秋的影子,半点也不起眼,他伸手向还留在院子里的人手打了个手势,然后转身回屋。

郑太守写完了信,却还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只可惜当叶浮生回到屋子里时,他人已经趴在桌上沉沉睡去,像是之前被压下的酒意再度上涌,又似乎是困意席卷支撑不住了。

叶浮生的目光却落在了地上,郑太守脚边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珍珠,在昏暗烛火映照下泛着莹润微光。

眼睛一眯,叶浮生抬步走向床榻,刚伸手撩开锦绣床帐,背后就忽然有劲风袭来。这一手快捷迅猛,直取叶浮生背心,后者顺势俯下,左手在床榻上一撑,将身一侧避过这击,右手反掌扣住对方手臂,用力一折一拽。人被他带得往床上倒去,却是屈膝顶向叶浮生腹部,同时空出一手执凶器刺向他眼睛,却在分毫之差时顿住。

一股内力顺着她被攥住的左手窜入经脉,顿时在关节穴道间炸开,若非她忍耐力过人,这一下都能叫出声来!

叶浮生缓缓起身,顺手夺了她手中兵刃把玩,那是一支尖锐的牡丹金簪,再一扫对方身上,腰带处果然少了一颗珍珠,扯拽时的线头还残留在绣纹上。

“郑夫人已经忍了这么久,现在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叶浮生看也不看地将金簪向后一掷,恰好插入柜上翡翠把件的空隙中,一眼望去仿佛玉石上开出了一朵金花。

打昏郑太守、袭击叶浮生的这个人,赫然是本该不省人事的郑夫人黄氏。

黄氏目光阴鸷地看着他:“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醒着,刚才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叶浮生微微一笑:“秘密的确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但有的事情并非只手便可挽狂澜。”

黄氏闺名湘月,本来是行商之女,四年前随父母经商路过此处,因为容色淑丽气度温婉被郑太守看中,家里人也在城里落户。从这些情报看来,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妇人,哪怕是盈袖那边也没有关于她更多的消息。

可是叶浮生在更早之前,就见过她。

那个时候她还不叫黄湘月,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掠影,身负“乾十二”这样冷冰冰的称号,在他手下做一把藏锋内敛的刀。

她是掠影卫乾字营里唯三的女人,也是最擅长伪装潜伏的一个,能在上一时柔情似水推杯换盏,也能在下一刻窃信取物封喉夺命。

静王旧部虽然被打压至此,但是毕竟还镇守西川重地,楚子玉除非是心眼比天大,否则怎么也不能放心他们逃脱自己的掌握。于是这十年来,楚子玉受阮非誉指点,明里暗里往西川打了不少桩子,掠影卫更是在叶浮生授意下从八营挑选了十来人,各自带领手下分散于西川七城,做了潜伏最深的棋子,只等有一天成为变局的筹码。

乾十二,是叶浮生亲自从乾字营挑出来的手下,也是他一手安排了她的身份,送她离开天京奔赴西川,自此四年不再相见,唯有每月一封密信从暗路直达天京,汇报郑太守一举一动和伽蓝城的情况。

四年后再见,叶浮生看到一身利落的冰冷女子现在成了端庄秀丽的官家夫人,看得出来郑太守虽然薄情,也并没亏待她什么,将本来就掩藏甚好的锋芒收得更深,直到此刻才出鞘,显露出经久不见的锐利来。

心里还算欣慰,叶浮生伸手撩开她右边衣袖,手指在光洁臂膀上一抹,扯下张薄如蝉翼的皮,露出底下的鸿雁刺青。

他仿着楚惜微那厌恶地口气,寒声道:“果然是……天家的爪牙。”

说话间,叶浮生松开手退后三步,顺手一指点在郑太守睡穴上,确保他睡得更沉之后,学着楚惜微的模样负手而立,嘴角一勾,眉梢一挑,眼里满满都是讽刺和冷傲:“你们掠影卫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自诩为国为民出生入死,那么现在大敌当前,怎么能不叫你们知道?”

黄氏一手撑床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他,手里虽无寸铁,依然让叶浮生不敢轻慢。

他眼皮一抬,模棱两可地道:“身为掠影卫安插在此的暗桩,我的事情你不可能没从天京那边得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