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退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盈袖何人,满座少有人知,然而“明烛赌坊”与“百鬼门”两个词一出口,众人却俱是一惊。

此番葬魂宫谋算武林大会,若非百鬼门提前做下部署,恐怕各派门人死伤将更加可怕。武林黑白两道对于中都百鬼门的存在,大多时候讳莫如深,既不能与之对立,又不能与之交好,双方长期保持着微妙的关系,能一时合作,也能转眼反目。

至于明烛赌坊,虽然名声并不远扬,但是武林中该知道的人却无一不晓。它与百鬼门同为中立门派的代表,但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前者以赌局做成情报买卖,后者则更重暗榜交易,泾渭分明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没人会想到这两大灰色势力竟有合作之日。

心思敏感的人在这一刻暗自盘算起来,先前在山林中与楚惜微发生龃龉的罗姓文士忽然开口:“说起来,这次葬魂宫布置如此隐秘,百鬼门是如何发现他们的诡计?明烛赌坊向来只做赌桌生意,怎么这一次竟要亲上战场,还来得如此之巧?”

对这两个问题有疑虑的人不是没有,只是摄于情势没人敢问,眼下有了出头鸟,人群中顿时响起议论声,几乎要将适才同仇敌忾的气氛打回原形。

“爹!”罗梓亭皱着眉开口劝阻,“大敌当前,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罗公子此言差矣,现在大敌将至,若是不先把内里的牛鬼蛇神都揪出来,我等岂不是还要防着背后的刀子?”不知是谁阴阳怪气地接口道,下一刻就被一记石子狠狠打了脸,吐出两颗带血的牙。

“堂堂男儿,敢说就得敢当,有本事编排是非,怎无本事站出来说话?”楚惜微拍去手上几粒尘,嘴角弯弯,笑容却没达到眼底。

他出了手,就像冷水倒进滚油锅,顷刻炸开了油星子,罗姓文士将罗梓亭推开,道:“你到底是何人?适才在林中就见你维护百鬼门那帮藏头露尾之辈,现在竟敢出手伤人,当真是不把群雄放在眼里吗?”

盈袖的眼睛微不可及地一眯。

华月山庄乃武林白道大派之一,成立于高祖时期,世代家训皆急公好义、与人为善,家学文武并重,历任家主虽无登堂拜相之才,也无振臂高呼之能,却都文武双全、眼界开阔,甚至还拿下了南地皇商的肥差,在江湖中混的如鱼得水。可惜到了这一代,家主罗擎山文武虽不弱,却已经满心利欲,眼中所见已趋狭隘。

“能杀敌制胜方称为‘雄’,罗家主又以什么资格自称英豪?”楚惜微冷冷一笑,“在下叶浮生,不过一江湖人,要向罗家主好生请教。”

罗擎山将脖子一挺,负手而立:“自然是以华月山庄的资格。”

“你非创立者,亦非发扬者,不过投了好胎坐享祖荫,有何荣耀可言?”盈袖掩口轻笑,一双勾魂眼眨了眨,染上媚色,却平白多出高傲的讽刺,“当然,若罗家主有办法在一个时辰内将华月山庄人手悉数召集过来,护众人度此难关,的确是‘侠之大者自成英雄’,奴家必斟酒赔罪不敢轻慢。哎呀,小女子直言快语不懂世故,罗家主可要大人有大量。”

她话音未落,人群里又传出几声压抑的喷笑,罗擎山的脸顿时变作了铁青色,若非被罗梓亭死死按住,恐怕就要忍不住动手了。

楚惜微暗自摇头,罗擎山此人气性小眼界低,不过一个跳梁小丑空负了华月山庄数十年基业,倒是他那独子罗梓亭尚有可观之处,好生历练倒不至于后继无人。

只不过盈袖这番话虽然痛快,却也的确得罪人,楚惜微可不相信明烛赌坊的主人会在这个关头逞一时之快,更何况他自己人在此处,对方能跟孙悯风联袂而来,又口称受“百鬼门主楚惜微”之托,他就算是拿后脑勺想也猜得出盈袖是叶浮生替他找来的新合作者。

正因如此,他心中才猝然生出不妙之感。

伽蓝城与问禅山之间虽无百里之遥,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消息互通并不简单。他们两人顶替彼此分头办事之时,就已经将各自部署都悉数安排,叶浮生应该不知道无相寺内变故连连甚至出现异族兵马,自然也就不会冒着暴露行踪的危险给他送援手过来。

扣除掉中途奔波的时间,除非叶浮生得到了可靠情报,确定这边会有变故,否则盈袖等人绝对赶不上这紧要关头。

可是他送来了孙悯风和盈袖他们,自己却不见踪影,说明伽蓝城内也并不安稳,甚至……叶浮生已经抓住了暗流尾巴,却牵扯出底下勾连的猛兽,为免一头栽进去,才要急于将他认为的可用者送到此处。

点滴线索在楚惜微脑中慢慢串联,可惜他人在问禅山,情报来往也因接连巨变而几近断绝,现在唯一能获取消息的就只有盈袖和孙悯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