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身世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武功不错,可惜太嫩。”

轻笑一声,赫连御将头一偏,无为剑几乎擦着他的脖子刺了过去,左手顺势上抬,恰恰捏住玄素的右手腕,看似轻飘飘,却像被锁链禁锢般叫人脱手不得。但闻“咔嚓”一声,玄素的右手腕顿时脱臼,他脸色一白,却不为所动,右手肘屈起撞向赫连御,后者现在只存一手,不得不避他这一击,却不料肘击只是虚晃,下一刻便是一爪迎面而来。

在旁观战的萧艳骨当即脸色一变,赫连御目光沉下,左手也屈指成爪迎了上去,后发先至,兔起鹘落,十指骤然相交又刹那分开,彼此手背上都多出五道血痕,不同的是玄素伤口微黑,赫连御伤口流出的血仍是鲜红。

“修罗手……”赫连御舒展着左手五指,面上神情有些遗憾,“招式熟稔,却少杀气,指上功夫练得深,可惜未曾淬毒。”

“贫道……不知赫连宫主在说什么。”玄素借机将右手腕复了位,额头冷汗涔涔,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揣测赫连御言下之意,一双眼锁定对方全身,意图找到可以利用的破绽。

——赫连御此人,武功高强,出手狠辣,其身法鬼魅,招式更诡谲,与他交手不在于先发制人,而重于寻隙而入,以变制变,方有生机。

叶浮生临走前对他说过的话再度浮现耳畔,玄素此番下山遭了数次凶险劫难,前后交手不知数次,又亲身去试了赵冰蛾的挽月刀,本以为自己算是见识了天下高手,到现在跟赫连御数个回合缠斗,方觉惊心动魄。

交手之后,玄素更惊疑一件事。

赫连御右手已然半残,单凭双足一手占据方寸之地,与叶浮生口中提过的迅疾狠辣有所出入,颇有“以不变应万变”的稳重之风,硬是将战局牵扯在他身周三尺之内,见招拆招,后发制人。

玄素的目光落在他脚下,此地土壤松软,两人交战时难免脚力加重,然而除了自己留下的凌乱脚印,赫连御身边竟然只有八个印子,深浅相同,距离相等,恰好是八卦的排列。

“你……怎么会我太上宫的‘八卦两仪阵’?”玄素惊疑不定,这并不是步法,而是阵法,乃太上宫不传绝学,习者不仅要有上好的轻功底子,还需得深谙两仪四象、八卦九宫之变,一旦学成便能以阵为战,化招为局,不但能在乱攻之中控场,还能攻守兼备、出奇制胜。纵然放眼太上宫,如今在此道有所造诣者寥寥无几,连玄素自己也是初窥门道不敢妄用。

他惊疑不定,赫连御低头看了眼脚印,微微一笑:“何必大惊小怪?勉强算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句师兄。”

玄素当即冷下面目:“家师生前未曾提过有宫主这样的弟子。”

赫连御笑意不改,却问了他另一个问题:“教你修罗手的人……是谁?”

玄素瞳孔一缩,就连旁观的萧艳骨都能看出他眼中掩饰不住的茫然,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修罗手?”

“你已经把‘修罗手’练到了第四重,却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功?”赫连御抬起手露出被玄素抓伤的痕迹,“看来教你的人是无意告知,否则也不会只教武经未授毒经,平白减了杀力。”

玄素看了看自己右手背上的伤口,的确与他在赫连御手上所留如出一辙。

他心里顿时一沉,赫连御仿佛能知他心中所想,笑道:“想来想去,天底下除我之外还能教你这门武功的人,也只有纪清晏和慕清商了。不过以慕清商那样的性子,恨不能把他自己连我一起毁了,怎么会教你?那么,就应该是纪清晏了……他为了治好你的病,当真是用心良苦,这样异想天开的事情,倒真的成功了。”

明知道现在情势逼人,容不得分心,玄素依然忍不住为赫连御的话所动,不可置信地看了过去。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武学与其他同门所修行的有所差异,因为他除了太上宫武学和心法《无极功》,还被暗中传授了另一套武功。

那套武功的招式与太上宫的灵变玄妙南辕北辙,走的是暴戾狠辣之风,招招不留情,式式皆夺命,只要出手便无余地,正是他带艺入山的武学,也是他身上唯一能追溯前尘的东西。

然而因为他年少疯傻背不下心法,这套武功学得不全,导致气血逆行、经脉受阻,疯病也日渐严重,初入太上宫时伤了不少人,若不是端涯带他出门云游求医,恐怕世上根本就没有玄素这个人了。

云游在外的两年,玄素疯傻不知详细,唯有端涯一手操办知根知底,却从未透露自己到底用了怎样的法子治好了他,哪怕同门都只能在暗地里揣测东道是否得了什么灵丹妙药,否则哪能治好这么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