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对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色空一开口,楚惜微就识趣地往后退了一步。

为人处世需得有些眼色,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用在色空与赵冰蛾之间虽然有些不大贴切,却也的的确确没有外人可以插手的余地。楚惜微想通这一点,便干脆利落地从中脱出,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压阵,既不错过他们一举一动,又能确保赵冰蛾不会趁机从自己掌控范围内抽身而退。

屋顶上虽铺了严密的瓦片,但到底倾斜微滑,盲眼老僧站在上面却稳如磐石,对着赵冰蛾合掌道:“阿弥陀佛。赵施主,事已至此,该住手了。”

“老秃驴,这些个‘阿弥陀佛’的鬼话就莫再对我说了,我赵冰蛾执迷不悟与佛无缘,你讲再多的佛偈也不过是吵得我头疼。”赵冰蛾冷笑一声,身形一转,下一刻逼至色空面前,借着欺近机会轻声问道,“赫连御死了吗?”

说话间,弯刀逆风直斩颈侧,色空眼虽不见耳朵却灵,他右臂被点了大穴止住毒血,便抬起左手拨开她这一刀,手指似虚还实,“黏”住凌厉刀锋顺势一带,同时脚下一错侧身一转,将赵冰蛾甩了开去。

擦肩而过的刹那,老僧嘴唇翕动,传音入耳:“未死,脱逃。”

赵冰蛾的目光顿时便寒了下来。

常言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赵冰蛾打定主意要收拾赫连御,自然是决定了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可她没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部署,还是棋差一招。

“废物!”冷哼一声,赵冰蛾怒从心头起,一刀逼开色空,就要屈指吹哨,然而老僧一拳已经追至,迫使她不得不变掌接下这一拳。

拳掌相抵,刚柔内劲僵持,色空低声道:“赫连御未死,必定还有所后手,你与其留在这里大兴伤亡,不若赶紧抽身退去,免教两头皆失。”

“你说得有理。”赵冰蛾嗤笑一声,“可我向来都是……撞穿南墙不回头,见了棺材不掉泪。”

他们两人在屋顶上你来我往,楚惜微压阵在后一面安静如鸡,一面将目光飞快扫过下方战局。

墙内演武场战况基本上已经被控制下来,里面的白道人士死伤过半,还能喘气的大多都被拿下,剩下几个还在奋战,但也是蹦跶不了多久了。

相比之下,外头就要生龙活虎得多。战火从寺门一路延伸到演武场外,楚惜微站得高看得远,目光所及只见整个无相寺都乱成了一锅粥,不少院落燃起火光,黑白两道在墙下廊前兵戎相见。这次虽然事出突然,但所幸之前布下的手段也一并牵出,白道虽有伤亡但未触及根本,此时力量相轧,一时焦灼。

就在此时,色空蓦地飞身而起,一拳如泰山压顶般击向赵冰蛾天灵。

赵冰蛾与色空交战,自然是半点不敢轻慢,此时倒也不慌不乱,弯刀划过一道诡谲残痕,自下而上挡住色空这一拳,闷哼一声,周遭瓦片碎了不知凡几,连连退步的同时将内劲附于脚下一扫,纷飞碎瓦劈头盖脸地击向色空,她也抓住这个机会聚气在喉,放声喝道:“谁敢再轻举妄动,我便杀光让演武场内一个活口也不留!”

她这一声含了内力,甫一撞进耳朵就像一根冰锥扎了进去,顿时脑子里刺痛嗡鸣,离得近又功力浅的几个当场吐了血,一时间演武场内外都静了下来,无论听从或是愤懑,都先按捺下举动。

楚惜微跟色空离得虽近,两人却都是功力深厚之辈,这一声魔音穿耳并未动摇他们什么,色空侧耳听见了下方从喧闹厮杀到夹杂私语的佯装平静,叹了口气,道:“赵施主,你待如何?”

赵冰蛾阴鸷目光落在他身上:“你自断一臂,然后叫他们退开一条路,让我带人撤离。”

楚惜微皱了皱眉,以他如今阅历,自然能听出赵冰蛾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其中甚至夹带了难以言喻的恼恨。

色空不晓得是不是修成了没脾气的泥菩萨,眼下倒也不生气,只是道:“身体发肤,于佛门弟子而言,不过是具臭皮囊。赵施主想要,自然可以拿去,只是这退路之事,并非老衲一人可以说了算数的。”

“究竟是你说了不算,还是你不愿意担这个责?”嗤笑一声,赵冰蛾将目光投向场外众人,“尔等,如何决定?”

她适才那句话亦是加诸内力,场外离得较近的人都听得真切,片刻间口耳相传,该知道的人大半都已入耳。

此言一出,白道众人纷纷大骂“妖妇猖狂”,恨不能当即抄刀子让她就地伏诛,然而刀锋刚亮出,却有人比他们更快——一条刚被割下的手臂从院墙后扔了出来,猝不及防下砸到了一个人的脑袋。

“我是在威胁你们,不是在跟你们做生意。”赵冰蛾勾起嘴角,目光落在演武场内被控制住的人们身上,语带讥讽,“怎么办?你们那些所谓的前辈同道,把正邪相争的面子看得比你们性命更重要,恨是不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