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成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此时在山林中,留守的白道众人突遭围杀,内中更有暗桩反戈相斗,若非他们之中不乏能人,恐怕情况还要更糟。

这次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除了每个世家门派负责带队的前辈,大部分都还是少年英雄,平素多少意气风发心比天高,事到临头就有多么六神无主进退两难。眼见大难临头,身边人骤然间面目全非,一直照顾他们的长辈要么不在场,要么身陷杀机遭难受创,他们连准备都没做好,就要拿起刀兵去争一回你死我活,心跳如擂鼓,可谁都不敢做懦夫。

很多人都会想着等到日后如何怎般,可天底下哪有这么多日后能让人徐徐图之?

之前出言提醒大家的青衫公子一手折扇舞如翻飞蝴蝶,开合进退皆出手迅疾。见得一名少年反应不及,他一扇铺开挡下即将劈在他脸上的刀刃,随即手一转,折扇收拢如齐眉短棍打在杀手腕部,震得其虎口一麻钢刀脱手。

还没来得及斥少年对敌分心,便见对方脸色惊变,青衫公子顿觉脑后生风,奈何已来不及抽身回挡。只闻一声铿锵,三尺青锋斜插而入,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住向他后颈落下的峨眉刺。

玄通一拧眉,腕一震、剑一抖,将这只峨眉刺生生挑起,却也使得自己胸前空门大露。好在青衫公子已反应过来,一扇自玄通腋下穿出,重重点在杀手膻中穴,劲力一震,便是七窍流血。

“多谢。”来不及松口气,玄通一边回剑对敌,一边抽空对青衫公子道。

青衫公子将那终于回过神来的少年护在自己身侧,折扇舞得密不透风,笑道:“是我要多谢道长刚才那一剑。在下华月山庄罗梓亭,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太上宫,玄通。”

背脊靠在一处,两人都松了半口气,被他俩合力护着的少年眼见刀光剑影,握剑的手松了又紧,喃喃道:“我们……会死吗?”

“不拼命,当然会死。”玄通看了一眼在不远处为两名少侠压阵的玄晓,他向来沉默寡言,此时开口也没什么壮志豪情可附着,平平淡淡地叙述最沉重的现实。

无论你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又有没有准备周全,世故总不等人,不管去留取舍,都得靠拼搏。

罗梓亭看得出来,这少年恐怕在家里是被娇养着,就算学了好武艺,也没真正受过磨砺,眼下劈头盖脸被砸了十面埋伏的杀机,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他不似玄通那样说话耿直,只是捉隙大力握了握少年的手,笑道:“小兄弟莫要怕,不过是些狼心狗肺的两脚畜牲,待我等齐心协力宰了他们下酒。过了这一茬,今后莫说一个问禅山,五湖四海你都仗剑去得!”

少年呆呆地看着他们,眼泪差点滚出来,手中剑不知何时已经出了鞘。离他们近些的年长者侧来一眼,脸上神情风云变幻,也不知道在这三言两语间想起了什么。

就在这时,无相寺所在的方向突然出现火光,远远就听见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众人俱是心头一震,他们被渡厄洞的动静所惊,几乎都带出了各自精锐,留守在寺里的人不说无还手之力,却也不及他们武功高强,何况若无相寺内出事,那些人怕是都成了瓮中鳖,想跑都无路可逃。

有人心里焦急,手下自然就失了分寸,眨眼间就成了披面流血的尸体。一面担忧后路,一面被僵持难逃,更有暗藏林中的杀手开始放箭,不时有人倒下,场面一度陷入危局。

玄通大腿中了一箭,所幸被那少年扶住挡在身后,罗梓亭在他们身边寸步不敢离,玄晓本有心先带人脱离战圈解决弓箭手,奈何抽身不得,心焦如焚。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陡然传来,脚下地面微颤了一下,仿佛平底落惊雷,劈在了弓箭手最多的那片丛林。只见火光乍现,数道人影或囫囵或残缺地摔砸在地,血腥气伴随着浓浓的焦糊味道直窜鼻翼,吸入肺腑里就像吞了块火炭。

巨响震得人耳鸣头昏,无论杀手还是白道众人,都被这变故惊住,好在一名剑法犀利的女侠率先反应过来,当机立断道:“好机会,大家别愣着!”

在场群龙无首,现在有人出了这个头,众人都立刻反应过来,趁机向身边的杀手动招,原本的一盘散沙就像被水调和成粘稠难分的泥巴,揉成一堵墙的模样共抗风刀霜剑。

玄晓本就为突围处于战局边缘,此刻终于找到脱身机会,带了五六人杀出重围,瞅见一个“泥蛋子”在那片焦黑的丛林里翻滚,压灭了身上火星,顺手将其捞起来,才发现是谢离。

“谢少庄主?”玄晓一怔,脑子转得飞快,“你怎么在这里?刚才的雷火弹是你打出来的?”

这个胆大心细的孩子竟然趁着他们交战坚持的时候悄然摸入战局外围,仗着叶浮生所授的“沾衣步”把自己变成了一只鬼祟的壁虎,藏在树上默默观察战况,趁大家都被无相寺动静吸引之时,变刀招“挽狂澜”为手法将那颗雷火弹打向弓箭手所在之地,为受困众人开辟了一条路。

要做到这些,轻功、招式、眼力、心气无一可缺,玄晓心道就算换了自己也不能做得比他更好,然而这位灰头土脸的谢少庄主还是个孩子。

玄晓在这一刻冒出一个念头——待经年之后,此子必成大器。

他并不知道,必成大器的谢少庄主其实很怕。他来的路上怕自己被暗桩发现,靠近战圈的时候怕被弓箭手察觉,看到血腥厮杀的场面怕自己叫出声,甚至在打出雷火弹的前一刻担心自己会被波及丢掉半条小命。

可他想起那个太上宫弟子抱着他亡命而奔,想起还在寺里的众人,多少顾虑和害怕最终都落在当日谢珉在望海潮下对他说的那句话——

“我死之前,你只需要学着如何成长起来,至于我死之后……我所背负的这些东西,就都属于你了,那个时候不要逃,也不能避。”

那时他把自己的不忿和怨气都压在故作成熟的乖顺下,却不知道这拙劣的伪装归根究底依然是自欺欺人的表象,就像刺猬无论多么扎手,剥开后还是柔软脆弱的内里。

只有经过世事的打磨,他才终于明白成长从来不是纵情肆意的前提,而是背负未来的根本。

磨砺是长大的开始,挫折是成功的基石,长辈的荣光终成过去,少年的未来便始于足下如今。

想到这里,谢离一拍脑门上的焦土,反手拔出背上的刀,插进了玄晓的队伍里,快速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无相寺里有杀手入侵,现在里面都乱成一锅粥了。我这一路过来没看到游走在外的敌人,可能都进了寺门或者埋伏在各处要道了。”

玄晓心惊:“除了你,寺里还有人跑出来吗?”

谢离摇摇头:“我从险路绕过来,没见到其他人。”

玄晓深吸一口气,回头见玄通众人已稳住战局,目光冷厉下来,对自己身边人寒声道:“各位随我料理剩下弓箭手,叫他们一个都走不出这片林子!”

他话音刚落,自己就当先跃上树去,还不忘带着最弱势的谢离。小少年懂事得很,晓得自己功力不如,便将气力凝于足下,“沾衣步”施展开来,竟不逊色玄晓身法多少,没做成累赘。

林中·共计十八名弓箭手,被谢离一记雷火弹炸死炸伤半数,剩下的被他们分了人头各自作战。谢少庄主从小到大砍过最多的就是木头桩子,直到适才不久才拿血开了锋,当时下手果断决绝,事后也没有余悸的时间,到现在面对厮杀,反而不再害怕,只有冰冷手脚在热血流淌中回温。

这一番生死之争,又持续了近一个时辰才落幕。当玄通的长剑抹过最后一名杀手的咽喉,他因为脱力没站稳,差点直接五体投地面朝死尸,好在一直护在他左右的少年又撑了他一下,才让他勉强站住。

罗梓亭汗湿衣衫,他脚步晃了两下,问道:“现在,回援?”

人群中一名中年美妇拭去嘴角血迹,道:“尚有余力、伤势较轻的各位随我等回援寺内,功力耗损的留下照顾伤者,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免遭杀难。”

这安排合情合理,玄晓一剑削断插在玄通腿上的箭头,从怀里摸出金疮药敷上去,撕开布帛草草包扎,然后将身上的药物都交给他,道:“你留下,我回去找少宫主。”

玄通点点头,一手拽住还想跟着玄晓等人离开的谢离,道:“少庄主,你跟我们一路。”

谢离刚抬起的脚生生顿住,他记挂薛蝉衣,有心回寺里瞧个究竟,却也知道那里面的情形必然比这里更加危险,自己到底还是有心无力,跟上去恐怕真要拖后腿了。

他深吸一口气,应道:“好。”

玄通想摸摸他的脑袋,手伸到一半又想起刚才的事情,觉得这个还不到自己腰杆高的孩子实际上已经不逊色风华少年郎,便收敛了这对待孩子的态度,郑重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轻功不错,刀法也好,等会跟几个机灵的断后。”扫视了一眼身边伤残,玄通心里忧虑,面上却仍对谢离笑了笑,“少庄主,我们的背后交给你了。”

一掌落于肩头,便似泰山负于风骨,此一承已是千钧之重。

谢离握紧刀,绷着一张小脸,用同样郑重的口气回应他,依然是那一个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