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聚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烟花炸响,聚散流光,随后响起的喧闹声伴随钟鼓响在夜幕下远远传开,几乎震醒山林众生,狂风平地起,摧折草木折腰、火光摇摆,人也化成了一个个随波逐流的影子。

葬魂宫就像在沼泽里蛰伏已久的水蛭,早就饿得狠了,此刻赵冰蛾烟花令出,他们就仿佛闻到了血腥味,几乎是倾巢出动,向各自定准的猎物伸出爪牙。

无相寺中的里应外合,山林内的敌我难分,还有断崖上的绝路逼杀……从山脚到山顶,自前山至后山,无不笼罩在腥风之中,场面顿时陷入混乱中。

玄诚三人好不容易爬上来,就见崖上已经展开殊死之战,甚至来不及多问半句,便不得不提剑加入战局。

他一边打一边心惊,从山林到此处只有一条路,这些杀手能追到这里,恐怕林中留守的同道也遭了埋伏。眼下算是腹背受敌,玄诚纵然还有对敌之力,也无破局之能,一时间心急火燎,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作难间,他眼光一瞥,不经意间瞅见了一个小小的影子——黑风高,山林幽暗,那人又身量矮小,像个黑不溜秋的影子,若非玄诚所站的位置恰到好处,还真发现不了他。

整个问禅山除了寺内收养修行的小沙弥,就只有谢离一个孩子。玄诚本疑心是这人小鬼大的孩儿跑来送死,却瞅见了一道隐约的寒光。

那是……

玄诚一怔,却见那矮小的黑影微微抬手,腕部以下竟是条锋利的钩子,朝他轻轻勾了勾。

情势危急,容不得太多考量,玄诚一咬牙,率先带着身边的人杀向来路,同时大喝一声:“前路断绝,当回援才是!”

走跳江湖的人除了功夫要过得去,还得会察言观色辨明局势,何况跟他同路来到断崖的大多是成名已久的武林前辈。最初的猝不及防过后,他们很快开始了反击,单以武学之能稳压这批杀手不止一头,奈何对方身备暗器毒刃,彼此合作无间,叫众人投鼠忌器,不得不在混乱中僵持。

有了玄诚这一声呼喝,哪怕平日自视再高的人也没心思端前辈架子,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头将双掌一抡,稳稳荡开一刀一剑,大声呼唤起来。原本各自为战的众人立刻向他聚拢,这下很快杀出一条血路来,紧随玄诚脚步冲向林中。

玄诚第一个冲进去,就见到那对他比划的黑影几个起落跳得远了,林中暗影幢幢,显然还有人埋伏。他心中犹豫,脚下没守住劲,忽觉前方又是冷光一闪,有无形的寒意透骨而来,下意识地抽剑一挡,架住了一根极细的软钢丝。

下一刻,剑上阻力一卸,钢丝松垮落地,从旁边树后又露出一只手,冲他做了个手势。

身后杀声和奔跑声已近,玄诚再不迟疑,带着众人冲向前路。这么短短的距离间,背后忽然传来数声古怪连响,大部分人忍不住回头顾望,却见当先数名杀手的人头忽然飞起,无头之躯竟然还向前追赶了几步才扑倒在地,人头滚落砸出闷声,仿佛只是秋天树上落下的瓜果。

流淌的血色暴露了冷光,他们这才发现林中有无数柔韧钢丝纵横密布,或缠绕于树木石块,或持于暗中埋伏之人的手中,当葬魂宫杀手一如其中,便齐齐动手,展开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绞杀。

落后的几名杀手被这情形惊骇,不等他们吹哨示警,隐藏在此的黑影已然出动,转眼间战成一团,兵刃带血而过,短短几息后地上便又多了几具尸体,个个封喉绝命,没来得及发出半点声响。

这些黑影共计二十余人,杀人之后将腕一抖,还沾着血的软钢丝被他们收回手中,飞快盘在了箭袖上,仿佛只是束袖的细丝绳。

山羊胡老者在江湖上行走多年,目光在这些黑影身上一扫:“阎王线、森罗裳,各位是从洞冥谷来的?”

黑影无人应答,反而是分作两边让开了一条路来,众人同时目光一凝,只见从断崖方向又走来三人,步伐似慢实快,上一刻还很远,下一霎已到近前。

当先一人灰头土脸,僧袍破烂,光秃秃的脑袋上还残留血迹,一双眼紧闭着,手里倘若捧个钵盂,简直能把化缘当成要饭。这叫花子似的老僧目不能视,却准确地朝他们这边侧了侧头,轻声问道:“各位施主,无恙否?”

此言一出,玄诚众人脸色齐变,一人更是惊道:“色、色空禅师!”

见到色空,众人就像找到一根主心骨,想要靠近细说危情,却又被黑影所阻不得近前。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将折扇一合,竖臂就想逼开路来,他手法奇诡,折扇自那名黑影抬手缝隙间探入,手腕一抖,扇面“哗”地铺展开来,立刻扫向对方面门。本以为这下手到擒来,却不料对手内功虽不及他,却难缠得紧,仰头避开这一扇的同时,双手一格,眼看就要夺下他的扇来。

两人交手毫无预兆,山羊胡老者眉头一皱,就要出手阻止,却不想还有人比他更快。

一把连鞘长刀自下而上插入两人之间,一拍一震,同时将他二人逼开,随即手臂一动,刀也随之一转,恰好压住中年文士将出的一扇,劲力透过扇面压在他胸膛上,直教人气血翻滚,当即便脸色一白。

清朗之声在色空身后响起,戏谑中隐含微讽:“前辈火气可大,不如留着劲力共抗外敌,先别急着打杀自己人。”

劲力一吐,文士连退三步,心头火气,咬牙道:“来历不明、藏头露尾之辈,也敢说是自己人?”

“罗家主,慎言!”山羊胡老者开口喝止,他的眉头已经皱成“川”字,显然对眼下的情况十分忧虑。

中原武林这些年来势微,并非江湖之大俱是无能之辈,除却葬魂宫统帅魔门入侵中土的外力原因,更多还是这些世家门派都各怀心思,大事也好,小情也罢,必先安内才肯攘外。平时风平浪静的时候尚且明争暗斗,现在遇到大事,更各自打算,简直如一盘散沙。

他活了这把年纪,知道私心是人欲之本万难根除,但倘若人人都只晓得打算自己一亩三分地,早晚有一天被各个击破。

心里叹了口气,老者抬起头,看到适才出刀止战之人从色空身后走了出来。

楚惜微顶着叶浮生那张眉眼风流的面容,嘴角笑意也是如出一辙的玩世不恭,他将长刀倒提负于身后,看似轻浮的目光飞快扫过在场每一张脸,在脑子里飞快将它们与情报信息对上号,先对那山羊胡老者抬手施了一礼,正色道:“晚辈叶浮生,见过曲前辈。”

这看起来像个山羊成精的老者,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能人,武学虽算不得绝顶,也能跻身一流之辈;才华未富五车,却有奇思妙策。他姓曲名谨,是已故南儒阮非誉的友人,无托心深交,却有意气相投,早年阮非誉受命剿杀绿林悍匪之时曾慨然相助,后来在三昧书院里做了一名院师,为人豪爽通透,虽不似八大高手在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之名,也算得上一号人物。

他听到楚惜微自报家门,又打量一番,笑道:“老朽还道是楚门主慨然相助,未料想是叶公子。秦姑娘随我那陆师侄远在南地,事务缠身,不知公子此番前来,否则定是要跟上的。”

百鬼门素来情报通达,何况此时关乎大小姐秦兰裳。楚惜微当然知道陆鸣渊忙于整顿三昧书院抽不开身,秦兰裳也隐藏身份暗中相助,眼下不可能到问禅山来,只能请曲谨带人出面参会,以表三昧书院在武林白道的立场,却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变。

色空适时开口道:“阿弥陀佛。此番无相寺遭劫,武林白道皆面临葬魂宫逼杀之难,老衲身为伽蓝中人,自当回寺率领我佛门子弟渡厄脱险。至于各位千般顾虑,皆应此番大难过后从长计议,切莫因小失大,损人伤己。”

他双目已盲,抬头对着众人的时候,却叫人生出一种被看穿的错觉。不等他们迟疑,又是一道目光冷冷扫来,全身血尘斑驳的道长站在色空身后看向他们,缓缓开口:“唇亡则齿寒,覆巢无完卵。”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平淡无起伏,此时恰到好处地应和了色空的话,便似雷霆落于心头。就连楚惜微都慢慢松开紧握的拳,抬起眼,开口道:“葬魂宫此番蓄谋已久,早早安插了大量暗桩,如今一声令下,里应外合。无相寺内已成修罗场,问禅山上下俱是刀山火海,我等局中之人都进退两难,诸位是想此夜之后黄土盖脸,还是明朝之前杀出重围,联合同道众人反戈一击?”

他开门见山,话说的不好听,却立足实际直切要害,语气态度也不卑不亢,却在这种平淡的态度里将所有人赶在一条船上。

船下是波涛汹涌,四面风雨呼啸。

无论何种心思,但凡要求一个以后,就得先保住现在。然而万事开头难,只要这些所谓的武林前辈松了口,就像冥顽不灵的石头裂开一条缝,早晚会有被完全打开的那一天。

曲谨老眼一眯,将目光从端清身上移开,重新落回他身上,用一种郑重的语气问他:“叶公子,有何打算?”

楚惜微的脚尖轻轻踢了踢一具杀手的死尸,学着叶浮生的样子歪头一笑:“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