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事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无为铮然出鞘,玄素没有丝毫犹豫,抬手一剑直刺而出。然而那刀就像一把钩子在剑刺上一绕,顺势滑下,但闻一声锐响,冷锋已经切上玄素持剑的手指。

没有丝毫犹豫,玄素手腕翻转,无为抖开剑花,瞬时三转,那月牙似的弯刀就被甩飞出去,恰恰落回了主人手里。

这番交手兔起鹘落,玄素身边两个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玄素反手一掌推出战圈。但见他脚下一蹬,便似飞燕踏上擂台,眼神一凛,未及立定,一剑就劈了出去。

两个弟子这才惊觉,适才在擂台下的死角处竟然藏了个人,被玄素发现后对方抬手掷出兵刃,身形却是一转,直向那高架扑去,玄素若是动作再慢上一拍,赵擎的人头就要被其得手了。

这一剑来势汹汹,对方身在半空无处借力,自然也不好硬接他这招。但见其抬足在木架上一点,高大的木架子都晃了两晃,身体也随之卸力,左手抓住根竹竿一绕,避开玄素一剑,持刀的右手却逆势一转,弯刀就像月牙轮转,劈向了玄素手臂!

间不容发之际,玄素撤手而回,左手箫管一抬横挡,刀刃便勾住了箫管。两边用力一格,却没僵持,玄素一剑收势却不收招,手肘划过半圆,剑锋又斗转而回,这一次从箫管之下刺过去,若非那人将头一偏,恐怕就要被戳进眼窝。

一剑落空,玄素抽身而退,手掌在架子上一拍,猛然翻身而上,落在了更高处,俯视着下面那个不速之客。

那是个蓝衣女人,年纪不小,打扮有些异族之风,抬头看来时掀起眼皮,哪怕身处下位,也流露出一线桀骜。

玄素沉声问道:“阁下是何人?深夜擅闯擂台意取赵擎之首,与大会规矩不合,还请三思慎行!”

女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转,最终上移落在那颗面目全非的人头上,嘴唇一勾:“做娘的要给我儿收尸,还管你们什么破规矩?”

玄素瞳孔一缩——她是赵冰蛾!

赵冰蛾话音未落便一刀砍下,玄素着力的那根竹竿被一刀两断,虽然他身法灵活及时闪开,却也错失了对方身影。

背后忽生寒意,玄素将身一侧,刀锋几乎擦着他颈边皮肉过去,见其避过,赵冰蛾手腕一转,弯刀也扭了方向,如一道月牙勾向了玄素脖颈,咫尺之间避无可避!

身法如鬼魅飘零,刀法更神出鬼没,玄素在这电光火石间根本无从避开。无为自下而上插入刀锋与脖颈之间挡了一挡,他右手曲肘向后一撞,正好与赵冰蛾一掌相抵,两股内劲相撞,玄素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肘部透骨而入,丝毫不敢大意,无为剑用力一震荡开刀锋,脚下踩了个错步从中脱出。

木架上场地有限,玄素知道自己比不得赵冰蛾身法诡谲,索性翻身下落。见其已伸手去摘悬挂人头的木笼子,玄素顾不得自己尚未落定,双腿倒挂夹住了构建木架主干的那根木桩子,合握无为反手插入其中,配合内力一摧一绞。

下一刻,但闻一声裂响,木屑纷飞,木桩被他生生破开!

木架失衡,赵冰蛾身形一晃,手下也失了准头,玄素却将手中剑向下嵌入稳住倒挂的身体,内力凝于双腿,竟是把断裂的上半截木架生生甩开!

这木架上虽然只悬了一颗人头,但为了方便武林人士夺魁之争,特用了一根碗口粗的木桩做主干,另有数根竹竿纵横搭建,虽无千钧之重,却也分量不轻,更何况现在上头还有个大活人。

赵冰蛾在这刹那竟是一咬牙,飞身抓住了那只木笼子,不顾翻倒的竹竿重重砸在背上,回手一刀劈开乱木,眼前被寒光刺痛——玄素又提剑而来了。

二十年少有出迷踪岭,世间换了不晓得多少次日月,故人音信断了八九,江湖后浪已经要把前辈拍死在沙滩上了。

赵冰蛾嘴角笑意更深,眼神也更冷。

无为剑即将当头落下,玄素却忽然眼前一花——天上月未明,面前却突然有寒月飞落。

那道月影,弯弯如钩,既寒又冷,在临近刹那陡然分裂成十二轮月牙,劲风铺面,切肤之痛。

这根本不是月影,是刀光,十二道刀光明灭如月色阴晴,却只有一把刀是虚中藏实。

然而这瞬息之间,谁能窥破虚实?

一刀实,十一刀虚,这逼命一招突破了无为攻防,毫无花巧地砍在了玄素身上。

刀锋入肉,尖端嵌入右肩,差点勾出条血淋淋的筋来。玄素脸色一白,一口气混着血哽在喉咙里,左手却倏然抬起,屈指成爪几如幻影,扣进了赵冰蛾握刀的手臂。

没错,正是扣进。

手指刺入血肉就像穿进了豆腐,轻松得不见丝毫阻碍,赵冰蛾脸色剧变,刀锋一转逼向他面门,同时屈膝一抬与玄素膝盖相撞,两人终于在半空中失了后力,双双坠下,砸在了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