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风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夜风起云涌,转眼间人事无常。

楚惜微离开不久,端衡就眼观鼻、鼻观心地盘坐原地,看似不动如山,实则关注着周遭动静。

布阵者,一草一木、一土一石俱可为陷阱。他把这片林子当成了棋盘,执黑先行布局,那些葬魂宫的桩子就成了被紧缠的白子。一方在明,一方在暗,这些桩子成了没头苍蝇,怎么都找不到出路,好几次从端衡身周走过,杀气凛然,却没发现这个近在咫尺的老道士。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人越来越按耐不住,端衡额头也见了汗。

随机应变,这四个字向来说得轻巧做起来难。端衡心知自己一人之力要困住这些亡命之徒整整一夜无异于天方夜谭,一咬牙,正准备变阵,突然听到断崖下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土地发颤,林中飞鸟纷纷惊起,从口中发出接连不断的锐鸣。

那是……渡厄洞!

端衡心头一跳,紧接着又是两声巨响炸开,狂风席卷山林,差点把他掀了个趔趄。

就这么慌乱了一刹,阵法出现了漏洞,本就与他相距不远的部分葬魂宫杀手见得人影,顿时散开包围,各自摸出了暗器朝他投掷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端衡一扯身上道袍,就势轮转,将一件布衣舞得密不透风,把暗器尽数扫落。然而没等端衡松口气,四名杀手已欺身而近,两人砍头,一人断后,一人矮身砍腿,势要封死他所有退路!

端衡脚下一勾一踩,稳稳踏住刀刃,身子一倾,三刀都压在背上。他将身体顺势一转,双掌疾出,把持住一人持刀手臂,借力打力,转眼间四攻八守,立定时脚下已扑倒三具死尸,被他把住手臂的那人也喉间见血。

这四个人都死于他们彼此的夺命杀招之下。

端衡松开手,他心急如焚,想要冲去渡厄洞一睹究竟,然而剩下八名杀手步步紧逼。

论武功,端衡不如自己两位师兄,甚至比不上坐镇忘尘峰的端仪师姐。他的内力不弱,但招式不够活,脑筋都拿来钻研奇门遁甲,容不得太多刀枪拳掌。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葬魂宫此次带来的都非庸碌之辈,除了眼前这八个,还有其他人也在林子里,现在阵法破开,很快就将到此。他要杀光这些人难,要走也不容易,较量到最后,恐怕不是两败俱伤,就是同归于尽。

一名杀手屈指在唇前发出一声哨向,端衡暗道不好,片刻后数道鬼魅人影闪现林中,个个身法奇诡,眨眼间插入战局。

额头见汗,端衡攥指成拳,却见面前八个杀手脸色大变——来的,并不是他们的人。

这些人影共计十数,打头的人十分矮小,像个跟谢离差不多身量的孩子。惨白月光透过树叶缝隙漏下来,却照出了一张橘子皮似的老脸——这根本不是孩童,而是个侏儒老者。

杀手眼中一寒,但见刀锋闪过,那矮小的老者身形一晃,却是出现在端衡身边,手里拖着一条血淋淋的长物。

端衡闻到了血腥味,他低头看着侏儒老者,对方冲他笑了笑。端衡这才看清,这人双手都齐腕而断,装上了两只精铁钩子,其中一只就正勾着一段肠。

一声闷响,刀刃落地,那杀手脚下踉跄,手掌后知后觉地抚上腹部,那里多了一条皮肉翻卷的口子,里面的肠被扯出一截。

然而这只发生在三步之间。

一时间众皆惊惧,端衡目光中闪过惊色:“你是萧……”

“老鬼是洞冥谷的‘勾魂使’。”侏儒老者声音沙哑,他瞥了一眼身后,吩咐手下人,“情况有变,全都杀了!”

顿了顿,他看向端衡,道:“老鬼奉门主之命相助道长,还请随我等暂避!”

端衡眉头一拧,还没来得及开口,眼角突然瞥见了一线冷光,立刻示警:“当心!”

那冷光是一记飞刀,穿风而来,锐响破空。眼见飞刀直扑端衡,一名“幽魂”当机立断,抽出软鞭顺势一打,却没将飞刀打落,而是打散了。

受外力冲击,刀刃顿时被打飞出去,刀柄断口处却爆射数枚细如牛毛的银针,顺势在半空中一转,不分敌我地射向在场诸人!

比起飞刀,细软的银针在黑夜里几乎无迹可寻,侏儒老者当机立断地将端衡一推,两人齐齐扑倒在地,听到了身后传来人体倒地的沉闷响动。

针上有毒,见血封喉!

转眼之间,场中只剩他们两个活人,不对……

侏儒老者像个矮冬瓜似地在地上一滚起身,两颗比王八眼大不了多少的眼珠子盯向飞刀来处。

山风肃然带杀,适才被击飞的刀刃却没有落地,而是被人探手接住,在纤细指间一转,如银翅的蝴蝶落于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