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疾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街市上行人来来去去,叫卖喧哗不绝于耳,隐约可以嗅见酒坊茶肆传来的馥郁与清香,仿佛整座城市都平和繁华得毫无阴霾。

可惜深秋近冬,日头渐西,黑夜很快就要降临。

听见被刻意放重的脚步声在木质地板上响起,盈袖收回目光,往桌上小火炉里添了些热水。

片刻后,有人推门而入,一个落后两步,先到的那位则一撩下摆落座于她对面,顺手捞过炉上酒壶,倒出一盏烫好的酒液。

盈袖抬起眼,目光先是在孙悯风身上打了个转——这个与她谈笑机锋的鬼医此时正立于人后,面上还是懒洋洋的,只是收敛了那股子浪荡气,增了几分稳重。

孙悯风此人,看起来和气,实际上城府深心眼多,一身骨头不说宁折不弯,也是跟绞丝蒲苇似的很有几分韧性,难得见他心甘情愿退在一个人后面。

坐在他身前的那个人,必是百鬼门的主人了。

百鬼门盘踞中都多年,其根基底蕴丝毫不逊色于暗羽,两者皆做着见不得光的夜里生意,私底下不晓得明争暗斗了多少回,按理说该是“老朋友”。只是暗羽立场特殊,需得分化势力以慎行潜踪,退让了几次,才没让百鬼门抓住把柄。

然而避一时不可避一世,何况盈袖较之作风保守的江暮雪,更有去争夺的心思。六年前大权初掌,她就有意想把明烛赌坊的势力往中都扎根,从那块四通八达的利益之地分一杯羹,却没想到原本隐有分裂之势的百鬼门内部发生了一场血洗,以守宫断尾的气魄拔除内部沉疴,将那些大大小小的隐患一个个碾碎抹灭。

那一年百鬼门元气大伤,不得不收缩势力在中都范围内休养生息。当时还气盛的盈袖觉得机不可失应趁虚而入,却被江暮雪牢牢压制住,对其他入主中都的势力冷眼旁观。

半年不到的时间里,那些势力来一个算一个,都被各个击破,依次吞并,本该苟延残喘的百鬼门竟然还有余力,像黄泉恶鬼般对擅闯地狱的人伸出爪牙,最终大胜而归,而一败涂地的人则像扔进江湖的石子,连大点的浪花都没激起。

从那个时候开始,盈袖清清楚楚地知道,百鬼门头顶的天变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百鬼门不同于制度严苛又牵扯深沉的暗羽,门中人多为五湖四海聚集而来的异类,大部分性格乖张,不遵命不听调是常有的事情,自初代门主以来,都以镇压为主,但这一切都堵不如疏。

长久的压抑使得百鬼门已经开始腐朽,若继续放任这些隐患滋生,最终必定自取灭亡。

这些铁血手段的背后自然少不了老门主沈无端的支持,但那位站在风口浪尖冷笑对刀锋的新任楚门主,更让盈袖在意。

可惜她常年坐镇明烛赌坊,楚惜微又行踪成谜,两人到现在才是第一次见面。

楚惜微比她预料之中更年轻,看起来二十出头,玉簪束发,披散下来的部分像倾倒的墨砚。他脸色有些苍白,细眉杏眼,好看得暗含了一分妖气,却不见阴柔,而是增出咄咄逼人的凌厉感。

男子慢吞吞地开了口:“姑娘大费周章请楚某过来,就为了开开眼吗?”

他一身深蓝暗纹轻袍,右手戴了只成色喜人的翠玉扳指,摩挲白瓷酒杯时发出轻响,就像拨了瑶琴上一根弦,不缓也不急。然而这一下应和着他的说话声,落在盈袖耳朵里就像刀刃破风,生出撕裂锐响,叫她立时收敛了目光,沉下心来。

她勾起红唇:“奴家与楚门主神交已久,难得此番相见,一时贪看了。”

美人如玉笑靥如花,然而男子唇角一翘,并不给她面子:“你大可以多看几眼,把要说的话都不用嘴,至于我能不能如你的愿就另当别论。”

盈袖只手掩口,目光流连:“楚门主好生不解风情。”

男子放下酒杯:“风情是逢场作戏的虚情假意,而你我之间需要这种东西吗?”

真是个让人不痛快的男人。

盈袖垂下眼睑,寥寥三两句交谈,她便晓得眼前是个冷硬又犀利的男人,这种人不说不近人情,也像块石头一样难啃。

不过这样的男人越是如此,该越不动声色静观其变,眼下却连逢场作戏的工夫都吝啬,只能说明对方已经对自己的来意有所洞悉,也因一些事情心急如焚。

盈袖这厢心中盘算,转眼间已经把楚惜微的个性摸了个三五成,只是她算漏了一点——

来者是叶浮生,而非楚惜微。

在医馆中,二娘带着情报入内交谈时,叶浮生已经察觉了门外有人,只是那人身上没有杀气,也没逃离的意思。

思量片刻后叶浮生便不动声色,一边八分实两分虚地说了,一边留意着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