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陷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赵冰蛾爱子如命,葬魂宫人尽皆知。

不管他们心里多么讥讽那个疯子,在其面前却都会装模作样,因为赵擎不算什么东西,赵冰蛾却是不好惹的,便是连赫连御都要给她三分薄面,避其锋芒。

可是现在,赵擎死了。

赵冰蛾倚靠着石壁,双手环臂,面无表情。

没有疯狂怒意,也没有杀机纵横,她在听完传信后脚下一个踉跄,下一刻就站稳了,一言不发。

步雪遥心惊,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连“节哀”这样假惺惺的安慰也说不出口,只能仓皇入了渡厄洞。

他依照赵冰蛾的吩咐,准备派人把那些人牲一个个抓出来,打算拿一场血祭抚平心里的惶急,却没想到那帮子废物进了密室,竟然很快就被逼了出来,横七竖八地倒在他脚边,就像扶不起的烂泥。

步雪遥带在身边的自然不是什么滥竽充数的废物,那些已经被药物所控的人牲当然没本事把他们赶出来。一念及此,他冷下眉目,推门进了密室。

色空还盘膝坐在那岩洞中,手指轻抚琴弦,一抹一压,琴音震颤。

他是个瞎子,步雪遥又轻功高强,若没有这些见人就发癫的人牲,本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

一个人牲扑来,步雪遥反手一刀就要捅穿对方咽喉,眼看血光将现,琴音忽然一转,但闻铮然一声,便似惊雷在耳边炸开,步雪遥浑身筋脉俱震,胸口一闷,血腥涌上咽喉,被他勉强吞了回去。

手下失了准头,这一刀擦过脖颈,步雪遥却陡然将腕一抖,刀刃顺势下滑,没入这个人牲的胸膛。

血腥味在密室里弥漫开来,色空皱了眉,手下动作却放得更慢,《问水》琴曲穿耳入脑,抚下人心狂躁,让人牲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他还没死。”步雪遥知道自己暴露了行迹,索性开口,脚下踢了踢刚才倒地的人牲,后者发出一声极细的呻吟,“不过,我若不救他,也就快了。”

色空的手掌按住琴弦,不言不语。

“西佛当真是好手段,奴家这药从未失过效用,你一曲琴音却能安抚下他们的躁意,防止药性随着放纵而恣意蔓延。”步雪遥勾起唇,“以西佛之能,会被奴家困在这小小渡厄洞,无非是一颗悲天悯人之心,而您这一番好意也的确让这些人还有被救回的机会,只不过他们的命还在奴家手里,我想要的话,别说佛祖,阎王爷也留不住。”

色空终于开口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步雪遥曼声而笑,语气微讽:“奴家这辈子啊,做不了什么好人,规规矩矩太多,端得麻烦。既然做了坏人,就当然要坏到底,哪怕死后十八层地狱一一走过,也不枉此时生杀予夺。大师可切莫渡我了,佛渡有缘人,可奴家的一颗心就早烂透了。”

色空摇摇头,道:“这些人,你要如何才肯放过?”

“明人不说暗话,我便是道了能放他们,想必大师也是不信的。”步雪遥一笑,“不若做个交易,我把他们留在这里,此后再不插手,生死都各安天命,看他们能否等到获救那一天……作为条件,大师随我走一趟,见见我们宫主,如何?”

“赫连宫主亲至问禅山,贫僧是该远迎,不过……”顿了顿,色空道,“施主虽非出家人,也应以诚相待。”

步雪遥挑眉:“大师何出此言?”

“你并没打算放过这些人,话锋隐含杀意恶念,贫僧虽眼盲,却还没耳聋。”

若是色空真的走了,这洞里的人绝计一个都活不下来。

步雪遥面色一寒。

这老秃驴说什么出家人四大皆空、明镜无尘,实际上心眼儿不少,比之步雪遥见过的许多人都要不好糊弄,着实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了。

按理说软的不行就该来硬的,可步雪遥深知自己的斤两,他武功不错、身法鬼魅,还有毒术傍身,坐稳朱雀殿主之位是名至实归。

然而,他不是色空的对手。

此番能困住色空,还是多亏了对方眼瞎信错人,被自己的弟子背后捅了一刀落于下乘,他又趁机布下人牲为局,利用佛者一颗慈悲心把人困在这里。

可是再多的,步雪遥便做不了了。

他的手指摩挲着腰间一个小瓶子,那里头是步雪遥精养的毒蛛,也是他最得意的毒物,只是摩挲片刻,终究放开了。

色空有玄心琴在手,一弦一调暗藏机锋,步雪遥难以接近,而寻常毒物不能奈何内功高手,加大剂量又恐坏了赫连御的事。这样一来反而是他也被牵制,着实恼火。

他正在犯难,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冷笑。

步雪遥还没回头,一道寒光已经掠过眼前,仿佛天上一弯月牙轮转而下,刹那间横过穹空,只余飞星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