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戏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叶浮生被人突然擒住手腕,下意识地抬肘撞了过去,对方早有预料,脚下一退避开此击,轻声道:“是我。”

红漆木柱后露出楚惜微的身影,哪怕看不真切,叶浮生也心知无错,扯了扯嘴角:“阿尧啊。”

分别其实不过大半夜,只因为事情一波三折,转眼间面目全非,到现在竟有恍如隔世的错觉。

楚惜微是在山谷下与端清分别不久,就接到了藏经楼着火和浮屠塔惊变的消息,心知无相寺里出了大事,本该调动安插在里头的人手打听情报,自己需得在这个风口浪尖藏好头尾,可是思来想去,依然冒着风险来了。

他来得虽然快,到底也是晚了,只能看见一场大火接近尾声,黑烟伴随刺鼻的糊味直冲天际,眼前看着人来人往,可都留不住性命。

楚惜微摸了摸叶浮生的手,把他紧攥的指头掰开,掌心被指甲嵌出了血印子,后者才后知后觉地舒展了一下手指。

楚惜微皱着眉头:“你自诩聪明,怎么还跟傻子一样不晓得疼吗?”

“怎么说话呢?”叶浮生回神,扯了扯嘴角,“不碍事。你怎么来了?”

楚惜微看他一眼,推开背后的门,这是一间禅房,本来是僧人歇息的地方,现在众人齐聚藏经楼,这里就空置下来。

两人进了屋,关闭门窗,可算是有个能暂时谈谈的地方。楚惜微没提藏经楼大火的事情,而是谈起来之前得到的另一份情报:“我的属下在伽蓝城发现了‘百足’踪迹,他们中有一队人暗杀孙悯风,自己也死于另一股江湖势力之手。”

叶浮生面色一沉。

葬魂宫部署人员暗中围困问禅山之事,他和楚惜微都已有预料,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把“百足”安插在人流来往的伽蓝城,甚至敢明目张胆地下杀手,由此可见赫连御对这次的行动是成竹在胸了。

然而在伽蓝城里,能杀得了“百足”中人,从其手里抢命,还可消失得无影无踪,叫百鬼门都暂时查不出来历的势力……只有一个。

眼中神光悄然闪过,叶浮生很疲累,面上却不显,只是问楚惜微:“你打算如何?”

楚惜微闭了闭眼:“孙悯风现在虽然生死不明,但没找到尸体,想必是为人所救。对方不论是敌是友,既然救了他就必有所图,在那之前他都是安全的。此番他遇险,百鬼门虽然损失了人手又暴露了行踪,但‘百足’也一样。”

叶浮生了然道:“你想在伽蓝城里制造出百鬼门方入此地的假象,把葬魂宫的目光调到伽蓝城,方便问禅山里的桩子趁机动作。同时,‘百足’暴露的事情也可做些文章。”

“不错,但我现在必须留在问禅山,伽蓝城那边也需得有人关注,一是寻觅鬼医下落,二是设法解决‘百足’,否则腹背受敌,我等都难得退路。”楚惜微定定地看着他,“我需要你帮我。”

叶浮生想笑,却忍不住问他:“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阿尧,你还敢信我?”

楚惜微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攥成拳。

叶浮生知道这句话不令人愉悦,牵扯出来的思绪更让人厌恨,但有的事情却不能一直逃避,不摊开出来就只能淤积在伤口下,早晚会化脓腐烂。

“你想让我帮你处理伽蓝城的事情,就是把百鬼门此番行动布局都交到我手中,包括你号令百鬼的令信也要分出一半任我调兵遣将,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不值得信任?”叶浮生敛容,“这一回葬魂宫勾结楚渊,事关皇权大事,朝廷一定不会放过问禅山,恐怕掠影卫也离此地不远了。你把这些交给我,而我离开你的眼线去伽蓝城,但凡心生不轨,就可能再度投身朝廷,把百鬼门当成剿灭葬魂宫的踏脚石,看着你们鹬蚌相争,坐收渔人之利。到时候你也许千刀万剐,而我独善其身。”

顿了顿,叶浮生声音转冷:“阿尧,你还敢吗?”

楚惜微的指节已经捏得发白,而他的面色却更苍白。

他想起端清的话,一直逃避让自己不要去想的事情终究会有退无可退的时候。

讳莫如深,就真能无知无觉吗?

“我不知道。”楚惜微抬头看着他,“常言道‘等闲变却故人心’(注),当年你就会变,谁能想到现在你不会故技重施?”

叶浮生轻轻一笑:“所以,你改个主意吧。”

“我做的决定,无论结果如何,永不后悔。”楚惜微舒展开手指,目光深邃如包容万物的夜空,隐藏起所有蠢蠢欲动和蛰伏待机,“此番选你,一是因为伽蓝城事关重大、危机四伏,除你之外没有更适合的人;二是我若连一次信任都不能给你,何谈今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