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血色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玄素一路疾行,骤然强摧的内力已撑得经脉隐隐作痛,可他心系着首尾两端,丝毫不敢停顿放松,好不容易到了塔林入口,只扶着树干喘了口气,就变换步法进入其中。

塔林中,共九十七座石塔,俱都七层高,其中的七座浮屠塔连成北斗七星位,其他石塔则以文殊九宫位分布下来,形成一个匠心独运的阵势,可谓错综复杂。除此以外,每座塔从外表一般无二,只在细微处有所不同,外人难得奥妙,甫一入内怕是要迷路其中。

玄素本也没有这样的本事,然而此时风向正好,他又鼻子灵敏,从扑面而来的风中嗅到了铁锈般的腥味,神色一凛,窜入了阴影中贴塔前行,就像只鬼鬼祟祟的夜猫子。

他很快靠近了血腥气的来源,这座石塔已十分贴近塔林中央,底下青铜门虚掩,上头没点灯,只有月光稀稀拉拉地照在塔身上,无端显出阴森。

玄素没走门,他脚下一蹬,手攀围栏挂在了塔身上,也不急着入内,只屏息听着每层动静,终于听得从第七层传来铿锵之声,像是有人在打斗。

连攀八层高塔,玄素臂力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胳膊隐隐发颤,他心知拖延不得了,随翻过围栏稳稳落在了走廊上,透过八角雕花石窗往里面看。

可惜黑灯瞎火难见形容,只能听见那打斗声愈发激烈,玄素只能估算出起码有三人缠斗,除了兵器交锋之声,还有铁链抖动的簌簌怪响。

血腥味透过窗口扑向玄素面门,他有些恶心,早年刻下的本能却促使手脚都有些发热,控制不住地兴奋了起来,就像睡着的狼被腥气勾醒。

玄素瞳孔一缩,手指摸上冰冷玉箫,紧紧攥住,就像握住了一条缰绳,把自己勒在悬崖边上,总算清明了些。

里头打得越来越狠,终于有一人撑不住,道:“这疯子又不认得人了,咱们得下狠手才行!”

“下了狠手,左护法那边如何交代?”低喝伴随着铿锵声响起,有些气急败坏,“左护法再三有令,要把他毫发无损带回去,谁敢动手?”

“可他杀了老三!”先前那人咬牙切齿,“你我兄弟四人向来不分彼此,如今老三却死在他手里!”

“你要敢动手,叫左护法知道了,回头就下黄泉跟老三再做兄弟吧!”

“……”

玄素拧着眉头,冷不丁黑暗中有一物朝这边打来,他急急向旁退了一步,却是条婴儿腕粗的铁链重重打在石窗上,精细的雕花竟是被这一击之力生生抽断!

“谁?!”

争执的两人得了这喘息之机,也惊觉窗外有人窥伺,不等玄素反应,这二人分别从门窗跳了出来。

走廊狭窄,玄素适才一退又恰好处于门窗之间,这下前后路都被堵住。借着月光,他看清这俩人是一高一矮两个男子,俱都僧人打扮,手中持戒刀,刀刃却染血。

玄素进不得,退无路,眼见戒刀映冷光,两人一前一后步步逼近,他又听得屋内那人还在没头苍蝇般乱窜,铁链不断击打着墙壁,发出沉闷的响动,眉目顿时一冷,抽出了铜萧。

下一刻,两把戒刀一前一后捉隙而来,前者抹咽喉,后者砍腿弯,叫他上下闪避都不得,正是“鸳鸯刀”的路数。危急关头,玄素手腕一转,铜萧稳稳挡开一刀,同时脚下一抬一绞,将刀刃生生踏在了脚下,纹丝不动。

玄素挡下这一击,却一不趁胜二不避开,反而探手入怀摸出火折子,手指拔开快速凑于唇边,吹燃了一点火星。

豆大的火光,在平时着实不起眼,可是在此刻却像毒蝎子的尾巴刺得人眼生疼。他面前的高瘦僧人一惊,伸手就要拍灭火光,玄素却已把火折子凑到了墙边悬挂的经幡上。

经幡悬挂日久,早就干燥泛黄,一点就着,兼有风助火势,顿时便腾起一道火蛇,在原本黑沉的石塔上无比醒目。

屋里动静一顿,继而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猛然扑到了窗边,从口中发出嘶哑的吼叫,此人内力深厚,聚气一吼便在夜空里传了老远。

缠斗玄素的两人俱一惊,趁此机会,玄素一把扯下了烈火燃烧中的经幡,劈头罩向那高瘦僧人。对方下意识地退后,却不料这一下乃是虚晃,玄素身体一转,经幡兜转而回,结结实实地裹住了身后那矮小男子的脑袋!

烈火舔上皮肉,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脑袋都被经幡包了起来,伸手拉扯又被火舌撩上手掌。然而玄素无动于衷,见此抬腿一脚踹上对方胸口,后者当即喷出一口鲜血,连退撞在围栏上,竟是收势不住,翻身坠了下去!

一声重响,骨肉涂地,玄素没回头,一箫架住背后袭来的戒刀,顺势一肘子撞上对方胸膛,听得那人连退三步,这才转身。